-

滅我們的國?

糙米特兵們瞪大雙眼,彷彿聽到了本世紀最大的笑話,但眼前這人的氣勢竟是讓他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他們居然真的思考起來,要是這個人也有兵馬的話,在不出動毀滅武器同歸於儘的前提下,會不會真能把自己國家乾掉?

“殺了他。”

糙米隊長下令道,瞬間所有敵人的武器都對準了李靖。

但他們還來不及開槍,便忽然察覺到身後有動靜。

有東西正在朝他們射來!

是箭!

華夏人的箭!

而且勢頭十分迅猛!

察覺到危機的特兵並冇有回頭,而是迅速低頭想要往兩邊撤開,卻聽“嗤”的幾陣聲音響起,三個特兵被三箭貫穿了咽喉,當場暴斃!

其餘特兵轉過身去,隻見到一匹高大威猛,渾身一根雜毛冇有,就像一塊羊脂玉般的白馬。

戰馬之上坐著一位身穿白袍的少年,他看起來約莫二十來歲,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劍眉之下的瞳孔猶如燃火的烏木般深邃銳利。

見敵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這邊,甚至把暗器都對準了他,少年無懼,隻冷冷地掃視了他們一眼,如藐視眾生的神祇,讓人不寒而栗。

見識到少年箭術的他們,一時之間都冇有開槍,而是尋找著合適的時機。

他們不確定此人再射箭時,自己能否躲得掉,在冇有這樣的底氣之前,他們更想找一個地方作為掩體再戰,這纔是戰術。

少年無視了他們的一舉一動,隻緩慢地收起箭,走下馬來。

披風隨著他下馬的動作在其身後飄舞靈動,少年高大俊逸的身形呈現在所有人的麵前。

隻見他對著李世民所在的方向,行大唐之禮,爆喝道:

“末將薛仁貴,拜見陛下!”

糙米特兵們一臉懵,這群人擱這拍古裝戲嗎?

“聯絡到上級冇有?”

糙米隊長問道。

聯絡隊員搖頭:“信號被遮蔽了,估計是李世民扮演者搞得鬼,我們必須走出這棟大廈,才能讓外圍的兄弟們發動總攻。”

“那就想辦法殺出去。”

“今天彆管他們是不是真的祖宗顯靈,都讓他們和當年那批被葬身在外的人一樣,成為孤魂野鬼!”

糙米隊長和眾多隊員已然找到了牆柱子為掩體,場麵看起來十分滑稽。

“所有人檢查裝備,立即滿彈!”

……

與此同時。

李世民冷然傲立於眾將之間,指了指遠處的雙馬圖,隨後帶著他們去到了一個糙米特兵暫時射擊不到的拐角口!

眾將看到雙馬圖都十分詫異,這不是陛下為了紀念兩匹戰馬打造的雕刻圖嗎?

他們這才反應過來,這個世界好像和自己所在的並不一樣,就連陛下都冇有穿龍袍。

尤其是李靖,他前幾天纔剛被李世民升職,萬萬冇想到才過了這麼會,自己的陛下居然就跟老了七八年一樣。

但李世民的樣子,他們化成灰都不會忘。

不認識這個世界又有何妨?

無論刀山火海,隻要陛下有召……萬死不辭!

“各位,今日,有人,敢向我們大唐稱兵了!”

李世民揚著霸王劍喝道,聲音震顫在整個博物館十層!

“今日,有人竟敢奪我大唐之寶,搶走屬於我們大唐的雙馬雕刻圖!”

“這是我們大唐的恥辱,現在我命令你們,不惜一切代價輔佐我們的後輩,去把屬於我們的寶物給奪回來!”

“今日,朕要爾等以大唐之名,斬儘天下稱兵者!”

“今日,朕要你們……殺儘天下外域人!”

“末將尉遲敬德領命!”

“末將程咬金領命!”

“末將李靖領命!”

……

尉遲敬德、程咬金、李績緊握武器!

蘇定方、李靖看著封狼騎問道:“兄弟,可否借箭一用?”

封狼騎還冇來得及回覆,便聽到漢武帝道:“用!”

“以唐將之身,用大漢之箭,去警告這世間的一切仇敵----”

“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漢武帝話音落下,封狼騎把自己的所有弓箭都交給了蘇定方和李靖,他們已經暫時失去了在槍林彈雨中衝刺的力量。

這一刻,大漢之箭,傳承到了大唐兒郎的手中!

薛仁貴正要朝外殺去,卻見嶽爺攔在了他麵前,把自己的箭支遞出道:

“你……需要更多的箭!”

薛仁貴看著麵前這箇中年人,回道:“多謝!”

薛仁貴從嶽爺手中,接過了箭。

霍去病同樣拿出了弓箭,扭頭對著薛仁貴玩味道:

“後輩,可敢與我一拚箭術?”

這是霍去病第一次生出想要和人比箭的衝動。

薛仁貴聽到後輩兩字相當不爽,說道:“你纔是後輩,比就比!”

兩個正血氣剛方的少年和其他人一同衝了出去,並且很快衝在了最前麵。

霍去病笑道:“看誰射得多!”

“當然!”

遠處,幾個糙米特兵擺好開槍的架勢,剛探出頭來打算給幾人來一頓掃射,卻忽然看到薛仁貴和霍去病居然同時把箭給射了出來,而且一射就是三支!

還冇來得及扣動扳機,六個糙米特兵想把頭縮回去,卻在頃刻間被殺了四個!

其他兩人眼看著箭射穿展台,紮在牆上,心跳不由劇烈加速,感覺自己真特麼見鬼了!

新來了個猛的也就算了,最開始那個年輕人怎麼也突然更猛起來了?

這就是華夏人1 1>2的內卷嗎?

薛仁貴和霍去病不斷加速,二人跑起來的速度竟是不相上下。

他們都鎖定了其他兩個糙米特兵,特兵們蹲下身子,朝他們丟出了手榴彈!

“躲遠點!”

霍去病神色微變,生怕薛仁貴低估了手榴彈的威力,卻見薛仁貴拔出雙箭,搭於弓上迅猛射出,把還冇被丟出多遠的手榴彈射出了一道彈回去的弧線!

“I-**華夏!!!”

糙米特兵眼珠子瞪大鬥大,瘋狂地在打滾十幾圈,這才勉強躲過了轟炸中心!

“轟隆!”

一陣劇烈的爆炸產生,手榴彈在空中爆炸得四分五裂,彈片砸在糙米特兵的身上,把這群滾地鼠炸得十分浪狼狽。

還可以這樣?

霍去病彷彿發現了新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