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國公?

隻一夜之間,就有了大唐三千戶食邑,四千畝地?

江逸內心震撼無比,這可比單純的係統獎勵更加吸引人!

這是先祖,乃至於一個時代對他的認可!

貞觀時期的三千戶、四千畝,再到高宗、玄宗的巔峰時期,得升值多少?

三千戶的稅錢要是帶到現代的話,那些古董錢幣得值成多少錢?

江逸知道,自己這一刻,纔算是真正再不用為錢發愁。

至於可能會出現的古代通貨問題嘛,到時再仔細琢磨下怎麼解決就是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他終於可以全心全意地弘揚華夏文明!

“恭喜華國公!”

“恭喜華國公!”

霍去病和封狼騎們笑著起鬨道:“華國公何日大擺宴席,讓我們也沾沾喜氣啊?”

“就是,我們可許多冇有喝過酒了!”

坐在沙發上的漢武帝也站了起來,從腰間拿出了一塊玉佩,走到江逸麵前:“後生都受封國公了,做先祖的怎能冇點賀禮?”

“這玉佩就是朕給你的賀禮,願你以後多帶些寶貝回到華夏。”

漢武帝微笑道:“若是能奪幾件大漢的寶貝回去,朕也會給你封侯。”

“多謝先祖。”

江逸朝漢武帝躬身道,也聽懂了他話裡話外的暗示。

畢竟哪個先祖不希望自己留給後世的東西,能待在華夏呢?

那些垃圾強盜根本就不配欣賞好吧。

李世民拿出玉璽,在詔書上蓋了下去,並伸手拿到了江逸麵前。

“記住不要向朕稱臣,你是後世,永遠隻需自稱晚輩。”

李世民著重提醒道,但是又感覺怪怪的,想起了武則天說的話。

可千萬彆哪一天,改口自稱小婿啊……

李世民狐疑地撇了江逸一眼,不行不行,這可不行!

按時間來算,麗質可比他大了一千多歲!

江逸莊嚴接過:“晚輩,多謝先祖!”

“回到大唐之後,朕會讓人為你製作一套國公服,到時也會為你大擺宴席,絕不會委屈了你。”

李世民問道:“現如今,雙馬圖已迴歸華夏,你打算如何做?”

“我打算明天就開始下一期。”

江逸斬釘截鐵。

李世民詫異道:“剛打完一場大戰,不需要休息麼?”

江逸回道:

“李靖先祖他們最近肯定會在牛約掀起一場狂浪,奧莉西絲剛死,我若是讓華夏台今晚宣佈,明天就播出典藏華夏的話,必然會讓糙米高層坐立難安。”

“這樣就可以幫他們吸引許多注意力,讓浪更大一些!”

李世民、漢武帝等人默默地聽著,時不時點頭。

“再就是,今夜的事情必然震驚整個世界,矛頭很有可能會針對華夏,在這個時候,被懷疑是這件事情主導人的我,居然還敢播典藏華夏,必將吸引更多人關注節目!”

江逸玩味一笑:“這樣,我們就可以一石二鳥。”

嶽爺欣慰道:“後生可真是啥都敢做,你能走到今天不是冇有道理。”

漢武帝點頭:“這纔是大漢後世該有的模樣,畏畏縮縮的如何成事?”

霍去病把手搭在了江逸的肩膀:“剛殺了那麼多糙米人,第二天就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播他們極其厭惡的節目,此舉可謂殺人誅心,甚妙!”

李世民:“就該這樣乾,不愧是我大唐的華國公!”

漢武帝意味深長的撇了李世民一眼,心想你這後世之君,搶人倒是挺快!

項羽:“反正出了事情,有我們這些先祖在此,怕甚?!”

“哈哈哈哈……”

彆墅內,所有的先祖都忍不住大笑起來。

這兩天,他們可謂格外解氣!

現在,就看李靖這些滅國天團,能在現代做出什麼事情來了!

……

“長官,雙馬圖被拿走了。”

中年人打電話給名為‘解救人質’,實則已經回到家看電視的白髮長官彙報道。

白髮長官早做最好了最壞的打算,開始瘋狂甩鍋:“讓你做點事都做不好!”

“我就那麼一會抽不開身,居然就出了這麼大的事故,這件事情你要承擔全部的責任!”

說完,白髮長官掛斷了電話,心想還好自己冇有露麵。

但這件事情,多少得給糙米台的人說一下!

白髮長官撥打了糙米台最上級人的電話。

十分鐘後……

“奧莉西絲到底去哪了?!”

糙米上級的電話打到了副台長史密遜的手機。

史密遜拉著一張苦瓜臉,欲哭無淚道的:“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我就送你去見上帝!”

“……”史密遜。

“都是那臭女人的餿主意,雙馬圖本來在彆的博物館待得好好的,現在好了,到了咱牛約來,就被搶走了!”

“我的臉都被你們這群豬丟儘了!”

史密遜看了看外麵下著的雷暴雨,想著上帝乾脆來道雷把自己劈死算了。

奧莉西絲在的時候,自己就要被她打壓。

奧莉西絲不在的時候,上級就直接罵自己……

他也有苦啊,找誰說去?

“一定要把雙馬圖被奪走的事情給壓下來,這件事你們要是做不好,明天我就把你們全給撤了!”

電話那邊傳來‘嘟嘟嘟’的聲音,史密遜猛抓著自己的頭,走到了落地窗前。

真想,跳下去啊……

史密遜長歎了一口氣,隨即,目色變得凶狠。

“去見上帝前,總得找個墊背的。”

史密遜的腦海浮現出了江逸的輪廓,如果不是這個年輕人,現在他還坐在總檯長的位置上,又怎會淪落到想死的地步?

“可是,我該怎麼對付他呢……”

史密遜撓著頭,燈光照在他的頭上,顯得越發明亮。

就在這時。

一個電話打到了他手機。

“你好,我是奧莉西絲請的殺手碧瞳。”

“我手裡現有一份博物館裡的監控視頻,相信你一定很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