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震驚!某知名主持人居然有超凡能力,他是否會被當代科學家切片?”

“各位,我們從典藏華夏中看到的華夏先祖很有可能是真的,華夏人已經掌握了對話先祖的能力,將很有可能與我們糙米為敵!”

“他們那若是在我們糙米殺了人可以回到古代,豈不是意味著可以在我們的國家為所欲為?”

李世民和漢武帝還在交流之時,關於江逸能夠從古代召喚人來的新聞已經遍佈世界各地,糙米人的反應尤其激烈。

一個長相猥瑣的糙米白鬍子科學家,連夜站在了由史密遜安排的全球記者會上。

台上,是一個巨大的PPT熒幕和講台。

台下,則是各國駐紮在糙米的記者以及發言代表。

“尊敬的拉恩教授,您認為江逸獲得這種神奇的力量,對世界而言是福還是禍?”

拉恩站在講台上,推了推金邊眼鏡,脖子上的十字架格外亮眼。

“如果江逸願意把他的能力分享給全世界的話,自然是一件好事情,上帝會保佑他。”

“但如果他不願意,就意味著華夏人將獨享這股神奇的力量,對世界而言,將是一場極大的災難。”

拉恩拿起身後的大熒幕控製器,按下切換鍵,上麵出現了江逸對話過的所有先祖的相貌,以及曆史上的資料。

“在座的各位應當明白,華夏目前是除了我們糙米之外的世界第二大文明,他們雖然現在屈居於我們糙米之下,但他們古代的先祖,可各個都是世界一流的強者。”

“始皇帝,一個麾下擁有數十萬乃至於百萬可滅六國銳士的千古一帝,若是江逸有朝一日利用這種能力,讓這位皇帝帶兵直達糙米,誰能擋?”

拉恩麵色沉重:“畢竟,我們不可能在自己國家的領土上投放毀滅性武器!”

糙米女記者提問道:“教授的意思是,在不出動毀滅性武器的情況下,即便我們的士兵全副武裝,也不會是秦銳士的對手嗎?”

“要知道,我們還有火箭彈等各類武器,它們同樣具備足夠的殺傷力,而秦銳士再強,也不過是些拿冷兵器的莽夫罷了。”

拉恩眼睛眯起,趾高氣揚道:“難道博物館裡發生的事情還不足以讓你們警醒麼?”

“項羽、霍去病、封狼十八騎,他們都具備躲避子彈的能力,火箭炮的確很強,但目標同樣很大,他們可以有充足的時間做出反應。”

“還有就是他們的箭術,華夏自古出英雄,秦有白起、王翦、蒙恬等,楚漢時更有項羽、韓信等,到了大漢,還有霍去病、衛青……”

拉恩停頓片刻,說道:“要是這些人有朝一日全部到了,試問當今,誰能匹敵?”

“難道光靠我們兩百多年的腦子,就能鬥得過他們五千年的華夏文明麼?”

記者席上,所有的記者和工作人員都陷入了沉默。

是啊,要論兵法,華夏人是全世界的祖宗。

而且拿火箭炮在自己家炸來炸去,終究是傷敵八百,自損一千。

“那……我們應該如何管控這樣的危險人物?”

一個男記者起身道。

拉恩再次按動切換鍵,上麵出現了江逸的詳細資料。

“現在全世界的科學家都應該聯合起來,讓華夏交出江逸,由我們糙米人管控並保護江逸的生命安全。”

“江逸現在必然還在糙米,若是華夏不交的話,那為了世界和平,我們就隻能自己取了。”

拉恩高聲呼籲道:“各位,這是事關世界格局的大事,尤其是廢鳥、泡菜、夕陽、浪漫等國,就更不用我多說了吧?”

“一旦等江逸完全成長起來,到時讓始皇帝率領秦銳士打糙米、漢武帝率領大漢鐵軍打廢鳥、唐太宗率領大唐雄兵攻夕陽、明太祖和永樂大帝率明軍打浪漫,帝辛再打泡菜,在座的諸位,哪國可敵?”

“還有成吉思汗那個變態,雖說世界一直在爭議他到底是不是華夏先祖,但若是讓他知道世界上居然有這麼多的國家,他會如何做?”

“說到底,他們都是東方的人,若是知道我們在東方土地上所做的一切,必然會眾誌成城一致對外,是絕不會放過我們西方的!”

拉恩話音落下,直播間熒幕之前,所有得罪過華夏的外域人都陷入了恐慌。

“可是,江逸真的能有這樣的能力嗎?”

“他要是有的話,應該很早就用了纔對,又怎麼可能讓我們在這商討怎麼製裁他?”

夕陽台的記者提問道。

拉恩拉出了典藏華夏各期的節選視頻。

“各位可以仔細看一下,江逸的能力並非是固定不變,而是……在以十分可怕的速度成長。”

“他前幾期,還不能讓華夏先祖和其他幾位先祖對話,可後麵幾期,武則天可以怒罵慈禧,康熙可以對話乾隆,而且所謂的特效覆蓋率也越來越大。”

拉恩到底是糙米最有權威和才華的科學家之一,這些細節自然瞞不住他。

“我之前還以為這隻是江逸最開始冇有想到,後麵慢慢在完善這個節目而已,可現在看來,產生這一切的原因就是,他的能力越來越強!”

ppt上的畫麵再度變化,出現了漢朝的封狼十八騎和現代的封狼十八騎。

“從漢朝開始,江逸就擁有了帶人來的力量,這十八人幫助江逸躲過了無數次暗殺,而且慣用的都是華夏人的箭,難道都是巧合麼?”

拉恩格外沉重地歎了口氣,雙手搭在了講台上,肅然道:

“所以,各位,我們一定要趁著江逸還冇有召集大軍來的力量之前,讓華夏把他交出來!”

“現在,我號召全世界各國製裁江逸,要麼江逸接受我們糙米的研究,要麼,江逸當著我們的麵以死謝罪!”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江逸必須死!”

“冇錯,這樣的人若是不死,全世界都不會太平!”

“我的上帝,不會真的如拉恩教授所說,有一天華夏先祖兵臨城下,為他們的後輩複仇吧,那實在太可怕了!”

江逸威脅論很快在所有外域人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

“啪!!!”

就在這時,一陣猛烈的敲桌聲響起!

糙米記者會上,華夏發言人劉明穿著西裝,戴著眼睛冷不伶仃地站了起來!

“諸位,華夏……什麼輪得到你們製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