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世民朝漢武帝眨了眨眼,昨晚那頓酒自己總不會白陪吧?

當了皇帝後,這可是朕第一次給人作陪!

漢武帝靠在沙發上,想起李世民昨晚的陪酒之誼,把麵前的白開水端在嘴邊,說道:“倒也不是不行。”

“但應該讓朕的大漢鐵軍打糙米,其他的,太宗皇帝可任意挑。”

“這可不行,先祖應該把機會讓給後世!”

李世民忽然以小賣小,差點把漢武帝給整嗆著。

“後世怎麼可能召集那麼多人,等他有這個能力了再說!”

漢武帝打起了幌子:“到時候,朕不介意抓鬮。”

“嗬嗬,朕介意!朕分明是三人之中最小的,你們得讓朕!”

李世民傲嬌地瞅著漢武帝。

“如此說來,豈不是朱皇帝最為優先?不要忘了,之後還有永樂大帝。”

漢武帝把李世民拿捏的死死。

“那就隻能抓鬮了,誰讓僧多粥少!”

李世民歎了口氣,隨後看向江逸,責問道:“這世界怎麼這麼小?”

江逸:怪我咯?

“太宗先祖並非無事可做……”

江逸把人皇帝之爭告訴了李世民。

李世民猛然起身道:“好!”

“這種爭鬥才叫痛快,朕早就看不慣天子這個稱號了!”

“憑什麼人一定要被天壓在頭上,憑什麼帝辛之後,我們華夏隻有天子,再無人皇!”

李世民激動地看向漢武帝,說道:

“帝辛時期的人皇和天子之爭,不過是天子像武德九年的突厥一樣趁火打劫罷了,在那場戰役之中,人皇輸得太過冤枉!”

“我等作為後世之君,理應再證人皇之名,再加上由始皇帝首創皇帝,我們也當更進一步,為人皇帝!”

“人皇帝當在天之上,天意當為朕和百姓效勞,這纔是天地人之間該有的秩序!”

李世民胸中忽然有了一個宏圖。

他預感到,這對華夏的封建時代來說,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大變革!

人定……勝天!

漢武帝說道:“朕和你想的一樣,如今始皇帝和朱皇帝都已回到各自朝代,等後世對話完下一位之後,我們也當暫時離開!”

“哈哈哈,等我們走後,江逸一定要把始皇帝給叫過來,可不能讓他拚命變革,遠超我們!”

李世民大笑道。

這些先祖,又開始內捲了。

江逸暗想道。

“諸位先祖,晚輩先去準備一下今晚的對話事宜。”

江逸朝漢武帝等人告彆道。

“等等!”

漢武帝十分嚴肅地把桌麵上,一直蓋著的盤子掀開,裡麵是香噴噴的米粥和菜,還冒著熱氣。

“用過早膳之後,再去!”

漢武帝把米粥往江逸這邊推了推。

“多謝先祖。”

江逸心頭一暖,坐在了漢武帝邊上,吃了起來。

李世民見狀,也把菜往江逸這邊推了推,心想和後世的好感度可得培養好,以後他有好東西,纔會記得朕!

這點,朕得向漢武帝學習!

“找夫人的事情可得抓緊,又一年過去,你可老大不小了。”

漢武帝提醒道。

漢武帝為什麼突然問江逸夫人的事情?!

李世民頓時警惕起來,之前都是曹孟德纔會問這些,怎麼現在連漢武帝都催起來了?

難道漢武帝已經在大漢找到了合適的人選?

不會是個公主吧?

危機感!

一股極其濃烈的危機感,湧上李世民心頭!

他要真娶了漢朝的女子,朕豈不是得叫他先祖?!

這要是再生幾個孩子,豈不是各個的輩分都得在朕頭上?

若是誤打誤撞再娶上李氏本家的祖宗,那朕該如何稱呼他們?

這可如何使得!

李世民趕緊說道:“武帝莫要擔心,此事朕去操辦!”

“朕回到大唐之後,就遍尋大唐美豔女子!”

漢武帝意外地看了李世民一眼,點頭道:“那就辛苦太宗皇帝了,朕在現代看了些孟德的事蹟,他的確不適合給後世找媳婦。”

“否則,朕是萬萬不能放心。”

李世民點頭,長舒了一口氣。

總算,不會多一窩祖宗出來了……

江逸默默地喝著粥,冇想到這一世作為孤兒的自己,逃得過父母的催婚,居然逃不過祖宗的……

華夏時間,晚九點。

距離典藏華夏的開播還有一個小時,開播新聞在華夏台的助力下已經遍佈世界。

糙米台裡。

史密遜因功再次坐上了總檯長的位置,可還冇來得及重溫,就又碰上了江逸給的一棒槌。

“他纔剛在我們糙米殺完人啊,這才第二天,他就敢繼續播典藏華夏?”

會議室裡的史密遜氣得麵紅耳赤,他的第一拳還冇打出去呢,江逸的第二拳就砸了過來!

“江逸實在太猖狂了,我們必須把他切片!”

糙米所有台長都怒不可遏,這是扇他們所有人巴掌!

史密遜走出會議室,給碧瞳打了個電話。

“幫我找到江逸,乾掉他,我給你十億米金!”

史密遜感覺自己的容忍度到達了極限。

已經從各國台裡賺得流油,身價過百億米金的碧瞳,正在糙米機場外,最後欣賞著糙米的景色。

“我收手了,江逸的事情和我冇有關係。”

碧瞳笑道:“這燙手山芋,你們誰愛接誰接吧!”

把電話掛斷之後,碧瞳冷笑著往機場內部走去。

“這場鬥爭,我纔是最大的勝利者,我不僅坑了江逸,還把真正的李世民和劉徹,全都耍了!”

“是麼?”一陣年輕的聲音響起。

“當然!”

碧瞳順口回道,可忽然察覺到了不對勁,扭頭看到既陌生又好像有些熟悉的麵孔,罵道:“關你屁事!”

“等等,你是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