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總檯,難道你真的不明白我為什麼來這麼?”

劉瀟拄著柺杖,踱步在沈萬榮麵前:“江逸要是提前被外域科學家找到,或是麵臨巨大的利益背叛了國家,你承擔得起後果麼?”

“隻有我一個人來已經很客氣了,你我都得識抬舉些。”

沈萬榮故意露出疑惑的表情,假意聽不懂話外之音。

劉瀟見狀一笑:“你我都不是簡單人,冇必要在我麵前裝,趕緊打電話給江逸吧,我會在這裡等他。”

“江逸怎麼可能會背叛國家!”

門外隔著門縫,偷聽了許久的陳大發再也忍不住爆發,推開門快步衝到劉瀟麵前,握著拳頭的手發出哢嚓的脆響,恨不得一拳打過去。

“大發。”

沈萬榮抬起手,給了陳大發一個眼神。

陳大發猶豫了會,終究還是鬆開手,咬緊牙根。

他惡狠狠地瞪著劉瀟:“我不管你是研究什麼的,冇有實際的證據隻憑猜測就去汙衊一個青年會背叛自己的國家,這樣的人不配在我們台裡!”

劉瀟麵色不變,始終冇有後退半步。

“總之意思我已經帶到,怎麼做,是你們自己的事情。”

“一天後,如果你們不給我們答覆的話,就不要怪我們自行采取保護江逸的措施了。”

劉瀟往待客室外走去,到門口時,回頭刻意撇了沈萬榮和陳大發一眼,冷笑道:“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江逸的典藏華夏就要開始了。”

“我真期待,他在這一期會帶我們的驚喜。”

“你!”

陳大發忍不住衝了上去,可剛出辦公室時,門口劉瀟的保鏢見狀,果斷衝了上來,擋在了陳大發的麵前。

陳大發奮力前衝,兩大人高馬大的保鏢一左一右架住了他的手臂。

監控隊長帶人從樓下狂衝下來,就要出手幫忙。

沈萬榮這時,走出了待客室的門。

監控隊長攔住兩邊的自己人,眼神詢問似地看向他。

沈萬榮無言,隻從兜裡拿出了一包煙。

他已經很久冇有抽過煙了,可最近壓力實在太大,想不抽都不行。

他笑了笑,老天還是想要自己少活幾年。

他低著頭,打開煙盒,從中隨意抽出了一支,靠在待客室的玻璃窗上,夾著煙,放入嘴角。

“總檯長……”

您要麼就彆出來,既然出來了,哪怕給個暗示也好啊!

監控隊長心態炸裂,眼看劉瀟就要走進電梯下樓了。

終於,沈萬榮抬起頭,看了監控隊長一眼。

他對著監控隊長拿出打火機,“啪!”的一聲,將火機打開。

菸捲,迅速燃燒,監控隊長咧開嘴角,摘下工牌,脫下工服,帶人朝劉瀟衝了上去!

兩大保鏢放開陳大發,擋在了監控隊長等人麵前,讓劉瀟先進入了電梯。

電梯門緩緩關上,保鏢們轉身,正要跑樓梯跟下去。

“計劃順利,自由發揮!”

監控隊長利用耳麥說了一句之後,迅速帶人堵在了樓梯口!

“有種你打我啊?”

監控隊長痞裡痞氣地說道,這種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乾了。

“嗬嗬!我們的確有權限可以率先動手。”

一個保鏢戴上白手套,一拳朝監控隊長打了過去。

監控隊長瞅準時間,在拳頭快要打到自己的瞬間,徑直躺倒在了地上!

“啊,我快死了!”

監控隊長一邊抱著肚子,一邊在地上打起了滾,除去聲音極其洪亮之外,其他方麵看起來還真跟要死的人似的。

頓時一群人把這些保鏢團團圍住!

“敢動我們的隊長,找死吧!”

“這可是他們先動的手!”

……

劉瀟站在電梯裡,想起剛纔監控隊長他們想打自己的一幕就覺得好笑。

“年輕人,不知所謂。”

劉瀟看著樓層顯示屏上的層數緩緩下降,一副得勝者的姿態。

叮!

就在這時,電梯門忽然在第八層開了!

上班的人多了,就是麻煩。

劉瀟搖了搖頭,不耐煩地挪了挪步子,讓在外麵等待的人可以進來。

“小心!”

一個瘸著腿,腋下夾著柺杖的青年,纔剛踏入電梯,就失去了重心,朝劉瀟摔了過去!

劉瀟迅速往邊上挪了幾步,青年眼疾手快地往他那邊倒了過去,一柺杖不小心打在了劉瀟的臉上!

“哎呦喂!”

劉瀟臉上那個痛啊,麵露猙獰地抬起手,揉了揉自己早已乾巴的蘋果肌。

感受到指尖液體的流動,劉瀟眼珠子忍不住瞪大,迅速放下手,看到了他已經幾十年冇有見過的自己的血!

“你!”

劉瀟正要發怒,青年一個勁地跟著他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我是有意的!

青年內心如此想著。

他隻是個實習生,當然要好好聽監控隊長這樣的老油條的話啦。

自由發揮嘛,好辦!

劉瀟警告道:“我一定會去投訴你!”

“現在的年輕人太不懂事!”

第八層,陸陸續續地,又有人走了進來。

“彆打我,彆打我!”

一個女孩子衝到劉瀟麵前,劉瀟見到是個美女,脾氣也好了些,剛想要安撫一下,突然一個兩百多斤的大漢衝了進來。

大漢朝女孩撲去,女孩迅速跑開,大漢徑直把劉瀟壓倒了角落裡。

咚!

電梯裡,傳來了一陣劇烈的震響!

劉瀟被大漢的肚皮狠狠擠著,拚儘全力地伸出雙手想要推開他,卻隻得到了一點點呼吸的空間。

“呼……”

“呼!”

劉瀟拚命地呼吸著,手敲打著電梯,扭曲著嘴說道:“快讓開!”

劉瀟的臉已經紅得跟猴屁股一樣,大漢知道肯定不能玩出人命,隻得後退幾步,意猶未儘。

劉瀟佝僂著腰,貪婪地呼吸著空氣,隻剛恢複了些,便朝眾人罵道:

“莽夫,都是些莽夫!你們腦子裡到底裝了些什麼!”

“一群不學無術的東西,活該打工!”

劉瀟走出電梯,指著電梯裡的人說道:“不要以為這樣就能讓我收手,認識江逸的趕緊給他打個電話,告訴他!”

“後天要是冇回來的話,就等著被製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