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始終冇讓開位置,他堅定地看向李世民和漢武帝,雙手伸得更直。

漢武帝扭頭看了李世民一眼,說道:“既如此,便給後生一個機會。”

“此事到底還未出結論,華夏大部分對江逸的態度尚未定論,你我再觀望一番不遲。”

李世民放下拽著漢武帝的手,正視江逸:“從無哪個先祖希望去說自己的後輩,希望你們最終不會讓我們失望。”

江逸點頭,放下了手。

“朕近日看了不少華夏典籍----”

漢武帝轉身,正對著江逸準備好的直播設備。

抬起手,搭在漢皇劍上,一步步往前,徘徊在江逸房中,每一步都發出沉重的“咚~咚~”聲。

江逸看向漢武帝的背影,不知為何,他感受到了一股殺機。

“其中有一個叫鐵木真的,朕很想見到他。”

漢武帝走到窗前,拉開關上的窗簾,陽光透過窗戶照耀在他的臉上。

從他身旁的鏡子中,江逸看到,漢武帝的神色冰冷,漢皇劍微微出鞘了幾分,在鏡中反射出寒光。

就是要自己,去見鐵木真?

江逸心頭一緊,回想起曾看過的典籍中,關於鐵木真的資訊。

鐵木真,尊號“成吉思汗”,一位極具爭議性的人物。

自其崛起以來,便被視為野蠻殘忍的侵略者,近年來也有不少人認為,鐵木真促進了歐亞大陸間的相互影響,對之後的世界曆史進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江逸曾經想過去對話這位被稱為一代天驕的人物,但因其身上有太多的爭議性而擱置。

暫且不說其他爭議,漢武帝、始皇帝、李世民、朱元璋要是見到他,那可真就是火葬場。

漢武帝這是要做什麼?

江逸忽然冒出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

“朕要你此次就去對話他,若是有機會,把他帶過來!”

漢武帝直接了當的說道:“朕從未要求過後生為朕做些何事,隻此一件。”

漢武帝拉上窗簾,轉身再次正對江逸,神色堅定無比,不容置疑。

江逸並不猶豫,他剛被那些垃圾坑了一手,麵臨先祖對後世的信任危機,這會漢武帝又跟他說隻此一個要求,又怎能不同意呢?

隻是,對話另一位的準備他倒是做得很充足,可鐵木真他是真冇想過啊!

又得臨場發揮?還是這麼難的人物?

江逸倍感棘手,但見漢武帝依然在等待他的答案,隻得行抱拳禮道:“晚輩,同意。”

“好,若是你能把他帶來,朕和太宗皇帝皆有重賞。”

漢武帝欣慰地點頭,李世民不滿地撇了他一眼。

你要賞就自己賞便是了,朕昨晚纔剛封後生做了國公,還給了蘭亭集序,這才一天不到,等會還得賞?

朕的寶貝就不是寶貝了嗎?!

李世民心中一陣腹誹,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似的。

可礙於漢武帝已經把話說出去了,自己總不能收回吧?

唉,下次,還是得離漢武帝遠點!

跟項羽比漢武帝好多了!

李世民決定出去後找項羽或霍去病玩。

他率先推開門,漢武帝跟在他身旁,他又加快了腳步,眼珠子警惕地撇著身旁。

江逸走上前,在他們離開後關上門。

閉上眼,儘力放下心中雜念,他沉重地吸氣,放鬆地吐氣……

幾個來回之間,再睜開眼,總算感覺身心輕鬆了些。

“乾!”

江逸給自己打氣道。

調整好心情,江逸走到攝像頭前麵,理了理有些淩亂的唐裝。

想到等會可能出現的必備節目,江逸趕緊跑到一邊,拿出了大明永樂劍。

永樂大帝保佑……

江逸默默想著,可想起那越來越多的遺詔,他覺得永樂大帝不親手開炮轟自己就不錯了,於是,隻得轉念道:朱老祖保佑。

安全感,這不就來了麼?

江逸站直,抬起頭,望向電子鐘上,華夏時間晚十點的倒計時。

“3……”

“2……”

“1!”

江逸心念一動,原本黑屏的直播間從中間開始,緩緩出現了畫麵。

如同音樂廳中,漸漸拉開的簾幕……

典藏華夏粉絲們等待了半小時,見江逸終於出現,隔著螢幕都忍不住歡呼起來!

“江神,你還說你不會穿越!”

“江神,下次穿越能不能帶上我啊,我追典藏華夏都快兩百天了!”

“樓上算我一個,我要去漢朝跟霍去病打匈奴!”

“再加上我,我要去輔佐始皇帝成為千古第一的人皇帝!”

“我就不一樣了,我隻想跟著曹孟德!”

華夏觀眾笑著起鬨道,內心都期待著有這麼一天。

許多泡菜觀眾更是誇張,興奮地手舞足蹈,在彈幕中瘋狂地扣著:

“江逸歐巴!”

“歐巴,我是你的粉絲,你什麼時候迴歸泡菜,我想要你的簽名,嗚嗚嗚~”

糙米觀眾各個恨得咬牙切齒,怒目圓睜,許多人都在憤怒地敲擊著鍵盤,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恨不得把鍵盤都給砸了!

“江逸,還我們雙馬圖!”

“小偷,華夏人都是小偷!”

“從我們這一代人出生開始,雙馬圖就是我們糙米的,你們要想拿到本國去瞻仰,怎麼也得經過我們的同意吧?”

“上帝會懲罰你們的,無恥的華夏人!”

廢鳥觀眾:“拜托你們糙米人能不能要點臉?”

“雙馬圖從始至終都是華夏的好吧,你們不過是趁人之危罷了。”

“就是,我們先祖在千年以前就派過遣唐使前往華夏,還親眼見過雙馬圖,那時候說真的,你們糙米還不知道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