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糙米:“呦呦呦,你們到底是哪家的狗?”

“哪強就跟哪,哪弱就仗勢欺人的廢鳥人,這是在護舊主嗎?”

“你們要想再跟舊主,怎麼也得把廁所先拆了吧,在這叫喚個啥?”

廢鳥觀眾無言以對,陷入下風。

他們不知道是不是該恨自己上幾代的先祖。

千年以前,自己的國家能向大唐派出遣唐使是何等的榮耀,他們曾經也看過一些華夏的曆史類小說,發現許多不明真相的華夏人大多把自己國家在晚晴冇落的過錯定在了李世民身上,因此大為詬病。

可事實卻是,無論是舊唐書還是廢鳥史書上的記載,他們在貞觀時期都隻派出過一次遣唐使,交流多那都是貞觀之後的事情。

他們是在貞觀四年(廢鳥舒明二年)時,第一次遣唐使出使唐朝。

第二年時,舊唐書上記載的是:“太宗矜其道遠,敕所司無令歲貢,又遣新州刺史高表仁持節往撫之。表仁無綏遠之才,與王子爭禮,不宣朝命而還。”

據研究,所謂爭禮,很可能就是要“廢鳥天皇下禦座,麵北接受唐使國書”的禮儀之爭。

最後,唐使因倭人“不平,不肯宣天子命而還”,大唐和廢鳥邦交就此斷絕。

試想李世民打起仗來是何等頭鐵,突厥和大唐簽訂渭水之盟不過四年,就被李世民派李靖給滅了。

廢鳥更是和大唐連交情都冇有的螻蟻,在他眼裡更是連捏死的價值都冇有,又怎會大肆給他們技術?

直到廢鳥的大化改新(645),以及和新羅展開斡旋之後,他們這纔在與大唐絕交二十多年後,於653年第二次派出遣唐使。

可李世民在649年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了,當朝的是李治,背鍋的卻成了老李,這也是李世民為什麼說這賬不認的原因。

認個屁的認!

項羽旁邊,李世民坐在沙發上,看著廢鳥人的彈幕越想越氣!

從到現代來的這幾次,他已經從典籍上瞭解了不少唐史,越看越覺得自己冤枉至極。

他本來還心存愧疚呢,可現在看來,自己居然成了背鍋皇!

“各位,歡迎來到典藏華夏最新期!”

江逸站在鏡頭前開口道,打破了彈幕上激烈的文明之爭。

“上一期我們對話了被後世稱為“華夏最後一個人皇”的帝辛,知曉了關於帝辛的一些事蹟,以及,真正的商時代。”

觀眾們聽著這平緩卻又充滿感染力的聲音,忍不住被代入到了場景中。

內心,也逐漸緩和下來。

“在華夏文明中,還有一段較為特殊的曆史,從古至今皆飽受爭議,今日,典藏華夏就帶著諸位,一同去掀開那一頁----”

江逸從前往後,一步步退去。

周遭的牆壁夾雜著金光如方塊般碎裂,數道光束從江逸四周破壁而出,直衝雲霄,在天邊撕裂出了一道口子。

江逸轉瞬之間,出現在了一個並非如今華夏的國度,花剌子模。

花剌子模,一個在曆史上曾讓成吉思汗感到忌憚,並絕對不允許存在的國度。

這個國家走向強盛的方法幾乎和成吉思汗時期如出一轍,都是通過吞併周邊的弱勢部落,然後增強自己的實力。

最重要的是,隨著成吉思汗和花剌子模兩個政權的不斷擴張,它們版圖的交界處終於靠到了一起。

所謂一山不容二虎,如今又成為了鄰居,以成吉思汗的性格怎麼可能束手?

也正因此,花剌子模成為了成吉思汗的眼中釘、肉中刺。

可令他無可奈何的是,當時的成吉思汗雖然已經兼併了西遼,但是領土麵積卻比花剌子模小的多,成為硬傷。

成吉思汗麵對這樣的實力懸殊,並冇有衝動行事,他最開始做下的決定是和花剌子模互通通商口岸,促進兩個政權的貿易往來,將敵人變成自己的合作者,之後再伺機吞併。

因此,他還信心滿滿地派遣了一隊使者,帶著一整車隊的金銀珠寶前往花剌子模,向他們的掌權者表達自己想要締結合作條約的美好願望。

但成吉思汗萬萬冇有想到的是,他本以為自己國家的實力能入花剌子模的煙,結果人家無論是人口實力,還是領土麵積都要明顯優於自己,花剌子模的掌權者更是他不屑一顧!

更令人憤怒的是,他們不僅將成吉思汗派遣的商隊的金銀珠寶全部收歸囊中,還拒絕了成吉思汗的通商合作要求,相當於拿錢不辦事。

受到如此奇恥大辱的成吉思汗哪裡忍得,立即率軍發動了對花剌子模的戰爭。

他先是利用花剌子模幅員遼闊,但兵力分佈較散的弱點,和軍師商量好各個擊破的政策,切斷花剌子模內城市與城市之間的通訊聯絡,使得其每一個城池的軍民都變得人心惶惶。

最終,在麵對成吉思汗的大軍時,花剌子模隻能以慘敗收場,最終在成吉思汗之後的下一任可汗,窩闊台的驅逐下滅亡。

也就是這一戰,幾乎奠定了成吉思汗在元朝成立之前的絕對領導地位。

可在曆史上令人汗顏的是,真正讓這場戰爭成名的並非是影響力,而是這場戰爭的殘酷性。

成吉思汗下令斬殺了花剌子模中的所有男性,把所有的女子充當為奴,許多女子無法遭受淩辱而自儘,伴隨著自己的國家一同消失在曆史的長河。

江逸不知道,漢武帝為什麼執意要讓自己來見成吉思汗……

但他既然來了,就自然要掀開這與華夏文明同樣有關的一頁。

很多問題,他也想在這個節目中,問一問。

一道金光乍現,江逸邁步出現在了花剌子模的主城。

“什麼人?!”

“哪裡來的刺客!”

幾個剛打完仗,鬥誌正酣的大漢見到江逸這種奇異的出場方式,先是震驚為失神,可想起可汗就在身邊,立即拔刀就衝了過來!

江逸聽著係統自動在自己耳邊轉換成漢語的聲音,秒懂了他們的意思。

他麵無懼意,隻漠然朝那位同樣用驚異目光看著自己的大漢,一步步走去。

三把彎刀朝江逸砍來,江逸抱著試探一下這些兵馬戰力的想法拔出永樂劍,“砰!”地一聲擋住了這幾把砍下來的彎刀!

永樂劍出鞘的同時,一道劍光在太陽的反射下,刺得看到它的人眼睛一陣刺痛,與此同時江逸猛然加大力量,隻一個發力之間,就把這些人高馬大的大漢全都震退數步。

弓箭手們迅速搭箭拉箭,就要鬆手射來,江逸忽然不見了人影,轉瞬之間,就用永樂劍對準了其中一個士兵的脖頸!

誰知,那士兵居然自己上前,一脖子紮進了永樂劍中,當場暴斃!

江逸心道,這就是成吉思汗的兵馬麼?

其他士兵再次射箭,江逸正要選擇靜止。

忽然,一陣雄渾且霸道的聲音響起:

“住手!”

……

PS:今日暫且兩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