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弓的士兵立即收起箭,畢恭畢敬地退到了說話之人身後,他們低著頭,抬著眼,始終像狼一樣注視著江逸。

江逸無視了這些,隻和這位向自己緩緩走來的壯漢對視著。

他的身材格外高大魁梧,和其他蒙兵站在一起時猶如鶴立雞群。

他的眼神是青色的,又像是接近藍灰色的貓兒眼。

長長卻又稀少的白鬍須和紅褐色的頭髮隨風搖擺,成吉思汗一步步走向江逸。

他站到江逸麵前,和他保持著一米的必殺距離,低下頭,像是在看著羔羊一般,問道:“漢家人?”

江逸並未理會,而是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成吉思汗身旁,另一個身材高大,滿麵鬍鬚的儒士模樣的人身上。

“您是,耶律楚材吧?”

江逸對著這個契丹人說道,用的,則是敬稱。

曆史上就是這位契丹人,在成吉思汗將和下任可汗窩闊台想要屠殺漢民的時候極力勸阻,這才讓漢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和花剌子模一樣的結局。

耶律楚材微微詫異,但對眼前這位漢家青年的好感度不由增多了些。

“大膽,可汗問你話,你怎敢不答!”

幾個士兵拔出彎刀,再次朝江逸砍來,江逸怒目而視,拔出永樂劍!

成吉思汗抬起手,士兵們不敢再妄動。

江逸這纔對他說道:“漢家人。”

“哦?”

成吉思汗饒有興趣地問道:“你是來殺本可汗的麼?”

“我是奉漢武帝之命而來,前來與可汗對話。”

江逸直言不諱。

“哈哈哈哈,漢武帝那都是你們中原多少年前的皇帝了,彆說他早已不在人世,就算在,本汗倒還真想和他較量一番!”

成吉思汗無所謂的笑道。

螢幕前,霍去病起身怒道:“陛下,等成吉思汗來了,末將非得和他一戰!”

漢武帝下壓手掌,示意霍去病坐下:“莫急,後生會讓他來。”

“你究竟是如何來到本汗麵前的?”

成吉思汗虎目眯起,說出了自己留江逸一命的目的。

這漢家郎出現的方式實在太過詭異,自己要是什麼都不瞭解的話,下次若是又來了其他人怎麼處理?

若是在他睡覺時出現刺殺他,又當如何應對?

成吉思汗勢必要從江逸口中問出個所以然!

原本空著的手搭在了腰間的彎刀刀柄上,成吉思汗擺出了一言不合就要殺人的模樣。

江逸撇嘴淡笑:“可汗想砍便砍,我從來不會受要挾,更不會在要挾之下,回答任何問題。”

成吉思汗臉色驟變,拔刀就朝江逸砍了下來。

江逸不躲不閃,注視這刀從頭頂劈向自己的身體,落在地上發出“嘭!”的震響。

眼看江逸居然毫髮無傷,成吉思汗陰冷的眸子滿是震驚。

他征戰多年,吞併過無數部落,可從未見過如此異象!

這怎麼可能?

“放箭!”

成吉思汗一聲令下,弓箭手們迅速搭箭拉弓,衝著江逸的頭顱射出!

江逸手持永樂劍,傲立於箭雨之中,任憑利箭穿破自己的身體!

在他身後,把手城樓的士兵們猝不及防地被自己人射殺,死不瞑目!

反觀江逸,依然雲淡風輕。

“保護可汗!”

不知是誰大喝了一聲,所有士兵都衝到了成吉思汗麵前!

“讓開!”

成吉思汗暴怒地推開身前幾人,其餘人見狀不得不開出一條口子。

他從這道口子中走出,冷視著江逸。

江逸下巴微揚,桀驁不馴。

成吉思汗心中詫異,從來冇有人可以在他的注視下如此泰然自若,此人到底是何來曆?

江逸受慣了秦皇漢武、唐宗明祖的熏陶,還真不怕他這氣場。

此人有如此異術,莫非真是來自於天上的仙人?

成吉思汗這次放下了手,再問道:“你想和本汗對話些什麼?”

“說一說,世界。”

江逸嘴角微揚。

這話一出,現代世界的外域人臉色頓時就不好了!

他們本來是打算看戲了,可這一下,瞬間就覺得自己成了劇中人!

“江逸!I-**-you!”

“彆讓我們糙米找到你,奉勸你現在趕緊換個話題,還能爭取得到我們和上帝的寬容!”

“他這是要讓成吉思汗徹底打垮這個世界嗎?如果他穿越的傳言是真的,那麼現在的成吉思汗也是真的,而又一個時空的我們將徹底消失?”

“打垮江逸,槍斃江逸!!!”

螢幕前,一堆人糙米人忍不住在各自所處的地方跳了起來。

他們有的甚至忍不住朝空氣揮拳,雖說無法對江逸造成實質性傷害,但總算可以讓自己稍微發泄一下。

“江逸,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糙米台裡,史密遜一拳重砸在會議桌上,其他台長也都咬牙切齒。

夕陽。

向來自詡為紳士的偽善夕陽人,也不由得大發雷霆,在直播間瘋狂爆著粗口!

“該死的江逸,強盜、惡魔,他仗著自己的特殊能力胡作非為!”

“能力強就可以不要底線嗎,你們華夏人的底線在哪裡?”

“嗬嗬,華夏真是個虛偽的國度!”

夕陽人憤憤不平地敲擊著鍵盤,絲毫忘了,自己當年的祖先是何等的不要臉。

要說參與感最高的,還當屬華夏觀眾!

“好傢夥,江神這一招禍水東引玩的六啊,讓成吉思汗去毀滅彆洲,我們中原百姓就可以修生養息了!”

“冇錯,但是成吉思汗不一定會去打啊,雖然他們的確不是很會治理打下的疆土,但一旦擴大到某種程度,肯定還是會放緩節奏的。”

“他們連那個時期的版圖都治理不好,要是再擴大些的話,豈不是更亂,到時我們勤勞能乾的中原百姓還是會很吃苦!”

“嗯,這的確是個難題,就是不知道江神會怎麼解決?”

各國觀眾在彈幕中都開始了各說各話,華夏觀眾出奇一致地對那些人的反對采取了“聽不見、看不見、不理睬”三大方針,可把外域人給氣得牙癢癢。

廢鳥觀眾在這中間更是顯得毫無參與感。

他們忽然覺得,自己國家在更遙遠的曆史長河中實在是太不值一提了,居然在這種被滅的場閤中都插不上話!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人都在發彈幕,希望江逸能換個話題。

但江逸對這些人的爭議一無所知。

他在對話完帝辛後獲得了可以看到一些精選彈幕的能力,可任憑那些外域人跳得再怎麼急,他的腦海也始終冇有浮現出了一條資訊。

這隻能說明----

係統自動把這些人的話全部過濾,當成了屁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