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位,糙米考驗你們的時候到了!”

一片荒僻的糙米營地中,上千名糙米特兵呈跨立狀揹著手,排成嚴整的隊列。

日光下,他們的瞳孔顯得異常有神和充滿殺機,任憑這山野的狂風夾雜著多少沙子擊打他們的眼眸,眼皮都始終冇有眨過半次。

他們的教官約爾瀚,是牛約近幾年最出色的魔鬼特教,家族世代從軍,據說爺爺還曾參加過打鮮之戰,在那片戰場上和華夏的先輩交過手。

那一戰是約爾瀚家族的恥辱,年輕的約爾瀚就是憑藉著這樣的毅力在軍營中成長起來,到現在,整個牛約找不出一支隊伍可以和他訓練出的戰士抗衡!

他早就想代表自己的家族再度和那個遙遠的東方國度交手,奈何如今華夏越發強盛,使得即便是他們的國家,也隻敢在華夏門口跟跳蚤一樣蹦來蹦去,卻始終不敢去觸碰這條龍的逆鱗。

如今,機會來了!

有一群可以打敗糙米特兵的華夏巔峰戰士,來到了糙米,他現在不用去東方就可以和華夏人交上手,據說還是華夏人的先祖,這讓他血脈噴張,恨不得閃現在江逸麵前!

隻要他親自出手將這批華夏先祖打敗,就可以為自己的家族和糙米出一口惡氣!

“江逸,一個擁有特殊能力的華夏人,他居然帶著華夏的先祖來到糙米,奪走了我們先祖的勝利成果!”

“上級命令我們把他們抓到糙米中心實驗室裡,不論死活!”

約爾瀚踱步在眾人身前,一舉一動都展現著他那充滿爆發力的魔鬼肌肉。

“因為任務地點在本市,所以我們不能使用毀滅性武器,但不論戰場是否有平民,你們都不需要管,該扔手雷就扔,該拿火箭炮就用火箭炮!”

“我相信,偉大的糙米人民,一定會願意為了他們的國家而犧牲!”

眾人忽然聽到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抬頭一看,數十架直升飛機從四麵八方飛來,直升飛機兩邊還可以清楚看到機槍口。

飛到距離地麵還有十幾米的距離時,一條條繩索降下,落在了大多米兵的身旁。

“出發!”

約爾瀚一聲令下,米兵一個接一個地朝上爬去,一千多人不出幾分鐘便已全部上了各自的直升機。

“嗡嗡嗡----”

直升機統一朝牛約的方向開去。

與此同時。

為了找到江逸等人的下落,糙米動用了衛星,調動昨晚的衛星畫麵,開始捕捉江逸的行動軌跡。

很快,在糙米研究員的高效收集下,江逸的軌跡圖迅速生出,並最終指向了他目前所在的彆墅。

“在獨棟彆墅裡?”

約爾瀚收到資訊後笑了。

頓時,覺得索然無味!

“我還以為是什麼深藏躲避的高手,冇想到江逸如此愚蠢,居然選了那麼偏僻的地方。”

約爾瀚看向圖片中那一棟方圓百米隻有一棟的彆墅,忍不住搖了搖頭。

都不需要麵對麵激戰,隻要火箭炮一炸就好了!

華夏人,真是愚蠢!

虧自己還出動了一千人!

……

牛帽局。

“是,我會馬上前往!”

中年人接到了輔助特兵的命令。

他本以為自己可以找機會回到華夏了,可現在,江逸居然還冇離開糙米就播出最新期?

糙米人怎麼可能找不到他啊!

年輕,實在是太年輕了!

中年人握緊拳頭,他現在必須馬上帶人去江逸所在的彆墅,先行將彆墅包圍,並封鎖可以通往那棟彆墅的所有下水道。

因為,米兵要到了!

他知道那棟彆墅在的位置,離市中心的確很遠,十分難找,可這同樣為米兵創造了有利條件,他們甚至都不用擔心自己會傷害平民!

他來不及猶豫,果斷帶人坐上了車。他想,這次鐵定是完了,自己肯定是保不住同胞的,應該怎麼辦?

親手殺了他,爭取立個大功?

那自己肯定會成為更高一層的潛伏者,可他怎麼忍心去傷害同胞!

想辦法阻止那些人,為同胞創造有利條件離開?

那自己一定會死的……

可死,又算得了什麼呢?

中年人緊皺著眉,看著車窗外流動的車水馬龍和高樓大廈……

他早已厭倦了這個地方,想要回到東方,哪怕,隻是自己的魂魄……

眼神裡的彷徨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堅定。

“停車!”

“隊長,這裡車太多了,暫時不方便……”

“我讓你停車!”

“嗤----”

司機一個急刹停下車,所有人身形都往前傾了不少,中年人顧不上這些,迅速打開車門猛衝出去。

“你們先去那邊,我看到一個罪犯,今天一定要逮住他!”

中年人撂下這麼一句話後,就快速奔跑離開了這條街道。

牛約機場。

安檢們忽然收到指令,無論是誰通過安檢口,都必須摘下身上所有的裝飾物,有鬍子的要確定鬍子真假,有妝容的必須當場卸妝,凡是可疑人等一律寧抓錯,不放過。

糙米交警迅速在各大通往其他糙米其他城市的道路設上卡哨,對每一輛通過的車進行嚴格的人員篩查。

一場把江逸當成獵物的特殊行動,已然箭在弦上。

……

節目之中!

江逸正伸出手指,在時空之鏡的地圖上,十分緩慢地移動著。

外域觀眾的眼神順著他的手指偏移而轉動,一邊心跳加速,一邊恨不得把它給扳斷。

可江逸隻移動了一會,就感到有些無趣地收回手指。

“可汗一路向西即可,先滅哪並不重要。”

反正,都是要滅的。

成吉思汗淡笑道:“莫非你冇有特彆想滅的國度?”

“都想。”

江逸一視同仁,他這才發現,這不過隻是走一個可有可無的形式罷了。

成吉思汗知道了這張地圖,還需要他指麼?

這些個千年的狐狸,一個比一個會玩。

“哈哈哈!”

成吉思汗粗獷地大笑起來:“看來,未來的西方和華夏是不共戴天了!”

“既然如此,華夏為何不親自出手滅了他們,何需到本汗所處的時代?”

“後世的確有後世的鬥法,因此我跨越古今的目的,從來不是為了讓先祖去報後世之仇。”

“那是何意?”成吉思汗詫異道。

他本以為自己大概看出了江逸的意思,無非就是想讓他去打西方,少針對中原百姓罷了!

可現在看來,似乎,還有更深層次的意思?

“讓華夏後世之人,通古今、銘國恥、富貴不忘本、貧苦不忘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