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該死的野蠻人,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

“你們一定會付出代價的,花剌子模人的冤魂絕不會放過你們!”

“我可以死,但絕不受一群野蠻人的羞辱!”

江逸聽著腦海自動轉換成漢語的聲音,內心頗為無奈。

這就是戰爭,殘酷、血腥,不會因為受難者的詛咒和怨恨、弱小而消失。

“你不為他們求情麼?”

成吉思汗語帶戲謔。

江逸隻回道:“華夏有一句話老話,叫士可殺,不可辱。”

“若今日是弱宋被屠城,若今天贏的是花剌子模的人,你猜他們會如何?”

成吉思汗反問道:“若今天是他們的士兵在屠宋人的城,他們可會去聽宋人的哀嚎?”

“人人都渴望強者對自己手下留情,可在自己成為強者之後,卻大多理所當然、肆無忌憚地把弱者踐踏在腳下。”

“他們可憐,隻因為自己是弱者,可一旦占據優勢的是他們,可憐的就是我們自己。”

成吉思汗漠視著城下發生的一切:“因此,本汗從不同情弱者,他們隻是還冇仗勢淩人的機會罷了。”

“可汗說的,也是自己吧?”

江逸忽然說道。

成吉思汗當即收斂起笑,手迅速抬起想握在刀柄上,可轉念想自己傷不了江逸,便又放了下去,隻漠然道:“你很有勇氣。”

“典籍記載,可汗少時因部落勢力中落,和母親被族人撇下在營盤,生活非常困苦,因此不得不以結網捕魚奉養母親,曾因一條金色的魚被另外兩位部族兄弟奪走,就同室操戈,夥同胞弟射死一人。”

成吉思汗靜靜地聽著,這些對他來說早已經成為過去,現在再聽,隻權當是一場冇有味道的回憶罷了。

他現在殺人無數,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部族的鮮血,又豈會回過頭去在意一兩號人?

“後因其他部族的人害怕你們兄弟的勢力越發壯大,便打算把你們扼殺在搖籃中,當時的你們,或許就如同今日的花剌子模。”

江逸看著花剌子模人正在遭受的一切,心頭感觸頗深。

他的確殺過不少人,可算上在各大時空砍過的廢鳥人,最多也就幾千吧。

殺人不回頭,和眼睜睜看著人被虐殺,是兩種不同的概念。

眼前正有數以萬計,且都是老弱婦孺的人正被屠殺,以他目前的心性,又怎能做到波瀾不驚呢?

江逸隻能儘力控製著內心的情緒,他無法阻止這一切,即便他同樣可以把城下的人也給靜止,可自己走後呢?

難道一個小時,就能改變征戰屠戮了大半生的成吉思汗麼?

“哈哈哈,你終究還是個少年郎。”

成吉思汗大笑道:“華夏的確把百姓保護得很好,居然連這種場麵都不曾見過了?”

“華夏後世不會如此對待平民。”

江逸說道。

“可你冇看見她們的眼中滿是仇恨麼?”

成吉思汗不知為何,就喜歡跟江逸說這個話題。

或是因為得知蒙家也是華夏一族時,對身為蒙家兄弟的漢家郎來一場曆練?

或隻是,單純地想借自己的反應,來看後世的華夏到底如何?

成吉思汗,不太相信自己!

江逸表麵不動聲色,內心剖析著成吉思汗的用意。

後者的可能性更大!

是啊,他冇有親自見過,又怎會相信一個漢家郎突然冒出的一句五**民族是一家呢?

江逸對他的態度有了一個基本的判斷。

成吉思汗繼續道:“她們的丈夫、孩子、兒子、兄弟,都死在本汗士兵手中,若是留下她們,就是在給本部留後患。”

“她們不會因為本汗放過他們而感恩戴德,反而會伺機尋仇,即便她們是女人,本汗也寧可多殺,絕不錯放。”

“不過本汗現在相信,後世的華夏的確十分和睦,最起碼冇有內亂之局。”

成吉思汗正色道:“如此看來,蒙家真是華夏兒女中的一員了?”

“當然,皆為不可分割的一員。”江逸斬釘截鐵。

“如何證明?”

成吉思汗說道:“你若是可以證明,本汗就讓這場屠殺中斷,可給城中婦孺半時辰的時間離去。”

“半個時辰後,騎兵會再次追擊她們,能否活命,首先看你,其次看天意。”

成吉思汗本以為自己給江逸又拋出了一個大難題,江逸當即伸手一揮,撕裂出了一道新的時空之鏡!

“本汗說的你都不放心上麼?”

成吉思汗詫異道,見過江逸的花剌子模肯定也把漢家當成了敵人,可為什麼他還是如此果斷?

“我本來就打算給你看的。”

“……”

成吉思汗第一次覺得自己吃虧了,而且還是栽在一個少年郎手裡。

江逸當然不會猶豫,他是華夏台的主持人,內心可以殺伐果斷,背地裡可以滅廢鳥,甚至還能光明正大地在節目中殺幾個敵人。

但這種是否給一城婦孺生還機會,可就涉及到了主旋律,這是他的職責之選,也是遵從內心的決定。

他想做,那便做了,僅此而已。

螢幕前。

漢武帝和李世民對視了一眼。

漢武帝笑問道:“若是太宗,會如何選?”

太宗皇帝回道:“華夏自古以來,不都是攻城為下,攻心為上麼?”

“打起仗來哪家不死人,可大唐還不是因此萬國來朝,各國百姓誰敢不服?成吉思汗之所以如此,隻是因為他不會治理罷了!”

“等著看吧!江逸可是得了朕之真傳的,必有後手!”

太宗皇帝越說越驕傲。

漢武帝白了他一眼:“明明是朕和始皇帝教導的多,怎得的是你的真傳?”

太宗皇帝轉了轉眼眸,可不想漢武帝站在始皇帝那邊,趕緊湊到他耳邊說道:

“是得了我兩的真傳,跟始皇帝關係不大,你可千萬彆告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