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吉思汗並未接話,隻是那恰好被碗擋著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細微的變化。

“也就是說,在紮木合還在把你當成對手的時候,可汗心中的對手,早已不再是他了。”

江逸端碗,喝下了一口酒。

就是像是班級考試中的第二三兩名,第三名還在把第二名當對手,但第二名已經向著第一名去了。

成吉思汗放下碗,正色道:

“若宋朝的皇帝有你一半的智慧,何至於淪落到今日的境地?”

“的確,本汗可以打敗紮木合,在人生中的第一場大戰中獲得勝利,但會是以什麼樣的代價取勝?”

成吉思汗分析道:“紮木合部正值強盛,若本汗和他硬碰硬,即便是勝,也會讓自己的部落損失慘重。”

“其他部落若是趁機來襲該如何?”

“這天下難道隻有紮木合部落有野心麼?泰赤烏部可一直在看著!”

“所以,可汗寧願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下一段敗績,也要保全實力?”

“失敗算什麼?本汗從十幾歲時,就開始被人追著打了!”

成吉思汗霸氣道:“本汗不怕失敗,隻怕自己飛不起來!”

“雄鷹獵食從來不懼失敗,隻要還會飛,它就依然是翱翔天空的霸主!”

“但一隻飛不起來雄鷹,必將淪為野獸的獵物!”

“所以,本汗在這場戰役中,一直尋求的是如何儲存實力。”

成吉思汗嘴角揚起,抬頭繼續看向時空之鏡。

江逸心念一動,恢複了它的運轉。

“各位現在立刻迴轉自己的營地,整頓本部軍馬,準備作戰!”

鐵木真發話了,他必須處理好這件事,否則紮木合會讓他身敗名裂,部眾也會認為自己的大汗不值得跟隨。

待眾將離開帳幕後,鐵木真看了看麵前留下的幾位親信將領----博兒術、者勒蔑等,以及四個弟弟,問道:

“你們看這仗應該怎麼打?”

彆勒古台率先道:“敵人既然殺到了門口,我們就必須應戰,和他們拚個你死我活!”

“拚完了呢?”鐵木真追問道。

“拚完了……”

彆勒古台頓時語塞,怔了一會繼續道,“拚得過就拚,拚不過就死!”

“難道你不想贏麼?”

鐵木真正色道:“什麼都去拚的話,本汗早就死在泰赤烏部了!”

“當然想!”彆勒古台斬釘截鐵。

“那要是死了,還怎麼贏?”

“這……”彆勒古台無話可說。

“紮木合的部眾到底身經百戰,我們的部落雖然經過訓練,但從冇有真正的實戰過,這樣打起來勝算不大。”

一個部將皺眉道。

“可部落好不容易纔發展到現在,我們絕不能輸!”

赤老溫也跟著道。

“但我們已經來不及撤退了,從阿剌兀惕土兒合兀惕山到咱們的部落,最多也就是三四天的路程了!”

一名對附近的地理十分熟悉的部將開口,其他人也都陸續表達了自己的意見。

大多數人都不看好這場戰爭,不是堅守就是殊死一戰,幾乎都對勝利不抱希望。

這些意見都與鐵木真心中的想法相去甚遠!

現在,還冇發言的人隻有木華黎和速不台。

鐵木真望向他們,目光中帶著一絲期許,要是這最後兩人也冇啥主意的話,可就說明自己的部落冇什麼會動腦子的人了……

速不台率先開口:“大汗,是否記得上月我陪您行獵時去過的哲列穀?”

鐵木真眉鋒一挑,當即回道:“本汗記得,你繼續說!”

“那座山穀四麵環繞的都是險山,根本無法攀登。隻有一個狹窄的山口與外麵相通……”

“我們可以將全體部民遷往穀中,一旦作戰不利,就立刻讓全部軍隊撤入穀中。為了防止路程過長而導致潰退,我們迎戰劄木合的地點就應該選在……”

速不台踱步到大帳的地圖前停下,手指向了一處:“答蘭巴勒主惕!”

“此處是沼澤地形,敵人的騎兵極難展開衝擊,正好防止他們背後追殺,以減少我軍的損失。”

“劄木合作戰向來壯大雄渾,極其是擅長進攻,尤其是他麾下的兀魯兀惕與忙忽惕二部,攻擊力著實驚人。但這樣的部落往往不具備持久的作戰能力。一旦遭遇難以攻克的防禦,就會心生急躁,不戰自潰。”

速不台收回手,帳內除鐵木真外的人都恍然大悟,連連點頭!

部將木華黎在一旁微微搖頭。

速不台問他道:“木華黎,難道你認為我說的不對?”

“不,我十分讚同你的戰法。不過,有些損失卻未必是壞事。”

“你什麼意思?”

眾人都看著木華黎,這話說的,怎麼跟搞分裂一樣?

就在這時,鐵木真忽然對眾人道:

“難道你們不覺得……主兒乞的族人現在顯得有些多餘嗎?”

眾人恍然大悟,在場的都是鐵木真的心腹,自然不會胳膊肘往外拐。

雖說這並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但一個不能給部落帶來利益的部族,還要它做什麼呢?

戰爭,不過是人性爆發的一種手段。

比它更殘酷的,是人心。

於是,一場決定犧牲主兒乞族人的計劃被敲定。

許多觀眾看到這裡,都陷入了沉默,隻用手默默地敲擊著鍵盤。

“唉,我現在知道,為什麼說這個世界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了!”

“是啊,鬼不一定存在,但人卻指不定什麼時候會傷害你!”

“可憐的主兒乞族,還以為找到了一個可以依靠的部落,最終卻成了明明可以活著,卻還是要被推出去的炮灰……”

花剌子模城上,成吉思汗並不想交流主兒乞族,隻對江逸說道:

“此也算是小人物推動曆史了。”

“若無那二人通風報信,一旦本部倉促應敵,必將大敗。”

“到那時,紮木合即便殺不了本汗,本汗也再難積蓄力量。”

“的確。”

江逸點頭,也不想在主兒乞族身上耗費節目時間。

一麵是主兒乞族,一麵是救了成吉思汗的奴隸和兩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兩者給觀眾帶去了極大的對比感。

“論----抱對大腿的重要性!”

“這年頭光抱大腿也不行啊,還得有能力,否則我們也很可能和主兒乞族一樣被拋棄……”

“話說我現在抱江神的大腿還來得及嘛,我感覺這是我上史書唯一的希望,最重要的是我可甜可奶呀~”

“樓上好主意,從今以後甭管江神是不是有特殊能力,我都堅定地站在他這邊,做掛件也算是有貢獻了不是?”

江逸萬萬冇想到,自己誤打誤撞,竟然獲得了一群打定主意支援自己的人!

更冇想到的是,這段話還在現代世界掀起了一波更誇張的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