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還一事無成了,哪位未來的大佬需要幫助啊,我願意給你打五百塊錢,隻求讓我以後和你一同上頭條!”

“各位,我現在打算去找個乞丐給錢,你說以後他發達了會不會來報恩?”

某地鐵口。

一箇中二青年剛看完這段典籍華夏,戴耳機乘電梯來到了地麵。

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幫助一個潛力股!

萬一以後就有幫過的人真發達了,還把自己給記住了呢?

剛走出地鐵口不過百米,忽然見到一個老大爺衣衫襤褸,跪在地上顫顫巍巍的。

左膝蓋前擺著破飯碗,右膝蓋的一個破爛紙盒上貼著二維碼,看起來好像真的很貧苦。

青年湊了過去,彎著腰,打量著老大爺的相貌。

老大爺還以為自己被髮現是偽裝的了,趕忙側過頭去。

“唉,真可憐……”

青年掏出手機,打開掃一掃,很快就進入了付款介麵。

“對,我太可憐了……”

老大爺很久冇有見過這樣的顧客了,表麵立即裝得四肢軟無力,內心腹誹道:

老子可憐個鬼,市區三套房!

青年足足付款了三次,大爺心裡可樂得要命,現在這種人傻錢多的年輕人可不多啊。

等他走後,大爺抬頭看了眼天色,心想這應該已經是末班地鐵了,再等下去也不會有什麼收穫。

揣起二維碼放進內袋,一手拿破碗,一手拿柺杖,他顫巍巍地走到一個冇人的地方,忽然容光煥發。

按下柺杖上十分不起眼的開關,柺杖立即變回了可以伸縮的狀態,隨後用力一摁,又變成了擀麪杖大小。

誌得意滿地插回腰間,用破舊的衣衫蓋住柺杖,大爺恢覆成了正常人走路的模樣。

“讓我瞧瞧,今天又是哪個二百五往金碗裡扔鋼鏰了。”

老大爺含笑拿出最新款果機,表情瞬間凝固。

三次轉賬備註上居然寫著這樣三段話:

“大爺,你是丐幫的吧?這是我的號碼:158XXX……”

“大爺,這點錢算我對你業績上的一點資助!”

“等你成為丐幫幫主之後千萬記得來找我啊!”

大爺看著三次“0.01”的轉賬記錄,臉都黑成了炭……

“各位,剛纔我看到一個丐幫子弟,果斷掃了他的二維碼送錢,還備註了自己的聯絡方式,希望他哪天成為丐幫幫主的時候能記得我!”

“樓上你還真這樣乾了啊,我真的會笑……”

“江神是想告訴我們,有時候幫助身處困境的人也是幫助自己,可不是讓你心甘情願被詐騙哦!”

“就是,現在靠這些詐騙的可多了,同胞們可得長個心眼!”

“我剛纔倒是給一個媽媽重病缺錢的朋友打了兩百塊,像這種能幫就幫還是可以的,其他的還是算了吧!”

這條彈幕一出,許多觀眾都忍不住附和道:

“對的,而且功利心也不要那麼重,畢竟那三個上史書的人,估計也冇想那麼多!”

“是的,很多事情心太重反而做不成,平常心就好,畢竟小人物有很多,可人類發展了這麼多年,能夠被記載的又有多少呢?”

“總之能夠幫助到真正需要的人的,經常量力而行也不是什麼壞事,也算是積德行善!”

越來越多的觀眾在彈幕中發表著自己的意見。

一間簡易的出租屋裡,女孩剛下班回到家,再次點開朋友圈。

一個和自己關係算不上很好,但印象還不錯的朋友正在籌款。

上麵是她摯親重病的各種證明和資訊,以及一張彎腰鞠躬的圖。

圖上的她臉色慘白,眼周佈滿了濃濃的黑眼圈,身形消瘦了許多。

訊息框裡,還有女孩給自己發來的借款資訊。

“婷婷,不好意思這麼冒昧地打攪你,想問問你方不方便借我一千塊錢,我實在是冇辦法了……你這方便嗎?”

她在白天的時候並冇有回,因為這種錢基本都是打水漂的。

可她也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啊,月薪也就四千多,上級一句話就得加班,遲一次到就會扣一次薪水,處理不好事情也是最底層的背鍋人,一個月房租還得一千五起步,算上吃飯和偶爾買幾件衣服,又能剩下多少呢?

她靠在隻能坐一人的小沙發上,這還是省吃儉用咬牙買的。

到底,什麼時候該幫人,什麼時候,該視若無睹呢?

這個界限,誰又能知曉?

女孩不解,她隻能繼續看著典藏華夏,希望螢幕中,那個和自己彷彿在兩個世界的青年,能夠給自己一個答案。

江逸也頗為詫異。

就在剛剛,他的腦海忽然蹦出了那個給丐幫送溫暖的中二彈幕。

這和他預想的有些出入……

小人物與小人物之間,往往同病相憐,但大人物與小人物之間,更多的則是榨取和利用。

大多小人物一旦成為了大人物,就會和後者一樣。

越來越多的屠龍少年,之所以屠龍不是為了改變世界的規則,而是為了讓自己去掌控它。

這似乎成了一種普遍的定律。

那,小人物到底該如何做?

江逸預感到,自己必須利用這個時機,把帶偏的東西給拉回來。

“可汗認為,小人物該如何自處?”

成吉思汗放下碗,看向他道:“在本汗眼中,小人物要成為天上的雄鷹,唯有靠“勇”和“善”!”

善從成吉思汗的嘴裡說出,總感覺怪怪的……

江逸心想,還是聽聽他到底怎麼說吧!

“瞻前顧後,便什麼也做不了!”

“鎖兒罕失剌雖為小人物,但他卻敢以奴隸之身,助本汗擺脫一個部落的追殺,此事若換了其他奴隸,不供出本汗就已經算是萬幸!”

“木勒克脫塔黑和孛羅刺歹同樣如此,若冇有他們憑藉自己的勇氣探入敵營,本汗要想出辦法對付紮木合隻會花費更多心力,犧牲更多的勇士!”

“這便是勇與善,若無此二者,他們一輩子都將是小人物。”

成吉思汗十分果斷。

江逸突然就明白了:“可汗是認為對自己有利的,才為善吧?”

成吉思汗直視他道:“難道,此不為善麼?”

“對本汗有利者為善,對他人,尤其是對本汗的敵人善者,那就是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