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汗……”

一個部將驚慌諫言,為了保全紮木合的麵子,他還刻意湊近紮木合耳邊,低語道:“這些可都是草原上的部族,如今已經是俘虜了,我們冇必要對俘虜斬儘殺絕,對同族用如此慘絕人寰的手段啊……”

“住嘴!”

紮木合哪裡聽得進去:“本汗的命令你們都不聽了麼?!”

“執行命令!”

當場拔出彎刀,亮在所有將士麵前,將士們見狀再不敢怠慢,隻得心不甘情不願地把俘虜舉起,一個接一個地投入大鍋中。

千人之眾,七十個鍋燉不下,還得分幾次……

俘虜們掉落鍋中,瞬間感受到從未經曆過的高溫,正在侵蝕自己的血肉,他們不斷地發出哀嚎,可最多不過兩聲,就已徹底成為死屍……

大火,不斷地燃燒,滾滾的肉湯甚至用不上一分鐘的功夫就已經煮成。

紮木合當著成吉思汗部眾的麵,親自盛了一碗。

“這就是,和本汗作對的下場!”

“奉勸你們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否則就會跟他們的下場一樣,連屍體都看不見。”

紮木合舉碗,朝成吉思汗部落的人環視了一圈,緩緩放入嘴邊:“哎呦!”

故作下意識地後退幾步,鬆開手,任由碗在身前翻滾幾圈,把所有的肉湯灑在草原上,觸目驚心的肉和還冇化的骨呈現在所有人麵前。

紮木合雙手一攤,擺出滿臉無辜狀:

“不好意思啊,本汗忘記這湯很燙了。”

“你們,想喝麼?”

他撇嘴冷笑:“本汗這,還有很多鍋。”

“紮木合,你這個畜牲!”

“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待草原上的部族?!”

“你休想踏入穀中一步,有種就把我們全烹了!”

成吉思汗的部眾勃然大怒,徹底和紮木合不死不休。

紮木合不敢相信眼前這幕,怎麼會這樣?

他隻是想恐嚇一下鐵木真部啊,怎麼反倒讓他們更加團結了?

難道他做錯了?

不,草原上的英雄紮木合是絕不會做錯事的,一定是自己做得還不夠狠!

“吃,你們所有人都給我吃!”

紮木合對其他部眾爆喝道。

“可汗,這……”

“給我吃!”

紮木合不容置疑道,他再聽不下半點和自己作對的話了!

將士們雖然極度怨恨,可又有什麼辦法呢,最起碼現在還是得聽這個人的。

強忍著內心的抗拒,拿碗盛起湯,這些見慣了鮮血的人還是第一次覺得血腥味是這麼噁心。

不,更噁心的,是他們效忠的這位“英雄”!

“來來來,大家一起喝!”

紮木合強行帶動氣氛,盯著每一個將士喝下肉湯,不少將士明顯露出不悅,甚至是抗拒的姿態,但他毫不在意。

誰敢不喝,那就是對自己的不忠!

可是,這似乎還是冇能嚇到鐵木真部?

難道自己做得還是不夠,又或者說自己吃的都是些小人物?

嗬嗬,大人物,他這也不是冇有!

紮木合令人把在前幾天的戰鬥中,不幸被俘虜的捏兀歹部首領察合安兀阿綁到陣前。

“紮木合,你不得好死!”

察合安兀阿怒罵道。

紮木合不可一世地走到他麵前,拔刀抵在他的脖子。

“看到了麼,鐵木真這個縮頭烏龜,是不敢來救他的部將的!”

“這就是你們效忠的可汗,一個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部眾被烹、部將被殺,都不敢出手的廢物!”

紮木合爆喝道:“他就像是草原上的綿羊一般軟弱,效忠本汗纔是正道!”

“呸!你也配和我們的大汗比嗎?!”

察合安兀阿喉結湧動,朝紮木合吐了一口水。

紮木閤眼睛一閉一睜,看到眼周居然多了些唾液,頓時惱羞成怒,爆喝一聲,斬斷察合安兀阿的頭顱!

殺頭之後他仍不泄憤,跑到一旁拿來長繩,一端束在頭上,一端束在馬尾,果斷騎上戰馬,揮舞馬鞭“駕”的一聲,拖著察合安兀阿的人頭在眾軍之前來回狂奔,時不時朝成吉思汗等人露出得勝的笑意。

“哈哈哈,快投降吧,否則本汗有一萬種方法處死你們!”

畫麵再次轉動,察合安兀阿的頭已經十分模糊,紮木合依然如同瘋魔般笑著,享受著這場自我沉浸的“威脅”之舉。

他冇有注意到的是,自己部眾之中,不少人都緊拽著拳頭,恨得牙癢癢。

他實在是太殘暴了,這要是對外域人,或是一兩個人也就算了,可對同為草原上的這麼多族人,怎能如此做?!

若非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的話,他們真想和紮木合大戰一場,提著他的人頭去投奔成吉思汗!

最起碼,成吉思汗還冇有做出過這麼暴虐的舉動!

那麼,他麵對這樣的情況會怎麼做?

紮木合的部將紛紛期待成吉思汗的反應,想著,如果他的表現能夠讓自己覺得還可以的話,那就算投奔他又有什麼關係?

“可汗,殺出去吧,和紮木合拚了!”

“可汗,我們不能再容忍紮木合胡作為非了,讓我率軍殺出去吧!”

速不台等部將接連請戰,恨不得現在就和紮木合一決生死。

成吉思汗早就有自己的打算,從戰略上看,他早晚會把今天所受的恥辱都加倍還回去,即便在今日的戰術上吃點虧也冇什麼。

畢竟那些死去的人說到底……

都是棄子罷了。

但自己不能表現出來,否則太讓自己的部眾寒心了。

“全軍聽令,隨本汗衝出……”

成吉思汗正要下令,智將木華黎看出他的心理,果斷用最大的聲音勸阻道:“可汗萬萬不可啊!!!”

“不要攔我,今日本汗非要與紮木合決一死戰!”

成吉思汗拔刀前衝。

木華黎擋在他麵前,擺出央求狀跪下,雙手死死抱住他的一隻膝蓋:

“可汗,察合安兀阿將軍和那些部眾都是為了我們部落而犧牲的,此時若是衝出去,必定會中紮木合的埋伏,我們千萬不能中計啊!”

“否則的話,我們的部眾就白白犧牲了!”

木華黎撕心裂肺的聲音響徹穀內外,成吉思汗一腳踹出,木華黎拚儘全力抱著他,任憑成吉思汗如何用力也冇被甩出去。

“可汗,這仇我們一定會報的,但不是現在,不是現在!”

木華黎擠出眼淚,動作幅度極大地擦了擦,無論是己方還是對麵的部眾,看到這一幕大多忍不住心酸,紮木合部的眾將都不由動了歸順之心。

“啊!!!”

成吉思汗十分“無奈”地仰天長嘯,刀指紮木合說道:“紮木合,今日你若不殺本汗,本汗他日必踏平你的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