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古以來,笑到最後的纔是王者。”

成吉思汗繼續道:“本汗這一生,逃亡過、失敗過,也曾被其他部落的人視作掌上魚肉。”

“但本汗從未氣餒,也從未因一時的弱勢自怨自艾。”

走到花剌子模主城的中心,和江逸停下腳步。

“敵人強時,本汗也會撤退,麵對敵人的口頭羞辱和看不起時,本汗即便能打,也會考慮得勝的代價,絕不便宜外人。”

成吉思汗眉宇間露出深深的不屑:“口頭羞辱算什麼?敵人看不起又算得了什麼?要想強大必先擁有強大的內心,連這些都經不起,怎配為強者?”

“紮木合就是一個失敗的例子,他居然因為無法把本汗罵出穀,就做同族相烹之舉,他的表象和勢力看起來十分強大,心卻螻蟻般小,這樣的人怎能成功?”

“從那刻起,本汗就已經知道,區區紮木合,已不配再成為本汗之敵。”

“的確,典籍記載紮木合在之後還組建了十二部聯軍,試圖和可汗決戰,被你和王汗聯手擊敗,最終還是可汗念及就舊情放他一馬,把他送到了王汗帳下。”

“同年秋,可汗又消滅了塔塔兒部,並和王汗共同擊敗了乃蠻不欲魯罕的進攻。在攻打塔塔兒之前,你還釋出了兩條法令,一是戰勝時不許貪財,事定後均分所得財物;二是戰鬥中兵馬退動至原排陣處要返回力戰,防止衝亂本軍陣腳,違者斬立決。”

“這是你在成為聯盟首領後的第一次立法,從此開始,你的部落纔算是真正走上正軌。”

江逸心知,各部發展到這裡時,已經算是徹底的風水輪流轉了。

作為諸部中最有勢力的貴族,曾經強到連成吉思汗都不得不依附的紮木合,到最後卻成了他的手下敗將。

“冇想到成吉思汗也會念舊情!”

觀眾們難以置信,有的人說道:“會不會是我陰謀劇看多了,咋總覺得他把紮木合送給王汗,是想借刀殺人呢?”

“畢竟紮木合對成吉思汗也算是有恩的,要是他親手殺了反而落得不好的名聲,乾脆就給王汗,誰知道王汗居然冇有殺?”

這個彈幕很快掀起了一片熱議。

“樓上你這麼說還真得好好分析下,會不會王汗忌憚鐵木真,所以留下紮木合來製衡他?”

又有人說道:“可這也不對啊,成吉思汗要想殺紮木合完全不用親自動手,隨便讓一個部將乾掉他不就行了,又何必大費周章放走呢?”

“紮木合好歹也是草原上勢力最大的貴族,應該還不到殺他的時候!”

“我倒覺得紮木合是運氣好,碰見成吉思汗也有心慈手軟的時候了!”

紮木合運氣好?

腦海中冒出這個彈幕的江逸暗像道:你們怕是不知道這傢夥後期被碾壓得有多慘……

1201年,紮木合敗給鐵木真,不得不投奔到王汗帳下!

1203年,鐵木真又把王汗給滅了,紮木合不得不繼續跑路,投奔到了太陽汗帳下,結果不出一年,太陽汗又被成吉思汗滅了!

這小子幾乎成了毒瘤,投奔誰誰就死,本想再次逃跑,卻被成吉思汗部將抓了回來,被賜不流血的貴族死法。

“還差得遠。”

江逸正聯想紮木合的苦命遭遇之時,成吉思汗忽然說道:“那次雖為本汗第一次立法,但部落險些再度遭遇滅頂之災!”

“可汗說的,是和王汗的對決?”

江逸問道。

成吉思汗回憶道:“本汗一生曆過無數艱險,其中有兩次最為艱難。”

“一是追擊泰赤兀部時,本汗不慎被泰赤兀部將一箭射中脖頸,命懸一線,若非有人為我吸吮淤血,並盜來酸奶救活本汗,何來今日的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一輩子不會忘記救命恩人的名字,也許換了其他部將也會對他這樣做,但那時候真正做了這些的人----叫者勒蔑。

“第二次,就是和王汗對決之時,本汗如此信賴王汗,甚至曾為長子朮赤向亦刺合之女求婚,想要和王汗結成像你們中原的秦晉之好,被拒絕了不說,他們之後居然還假以同意之名,想在訂婚宴上除掉本汗!”

話到此時,成吉思汗殺氣畢露,始終無法忘記這場險些毀了他整個部落的騙局!

雖說部落之爭大多是這樣,可要是一個人騙了你所有的錢,難道你還得體諒他實在是走投無路嗎?

單從對話之中,很多觀眾都難以理解這股仇恨,也無法想象出那場戰爭到底是何模樣。

江逸心念一動,時空之鏡迅速浮現在二人麵前,並不斷擴大,先是覆蓋了周圍的建築物,再是覆蓋住了他和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環視四周,他能感受得到,自己還在花剌子模主城,隻是可以看到的東西變了而已。

眼前這中原人到底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能力?

他哪裡知道,這不過時空之鏡的擴大版罷了,還冇等他反應過來,便聽到幾陣聲音響起!

“鐵木真,不要赴宴,王汗是想在訂婚宴上除掉你,紮木合和王汗組成了新的聯軍,雙方已傾巢出動了!”

齊失裡黑和巴代前來報通道。

“馬上召集部眾,經卯溫都爾山,轉移到合闌真沙陀集結!”

鐵木真火速改變路線,哪裡想到這居然會是一場鴻門宴!

無恥的王汗居然把兩大部落的聯姻當做消滅他的工具,虧自己效忠了他那麼多年,追隨他東征西討,還把他認作‘父汗’!

他現在總算明白了,一個強者在集體中是不會有值得信賴的人的,你弱但有利用價值時,彆人可以跟你互惠互利,甚至讓你嚐到一些甜頭。

可一旦你快要強過彆人時,彆人就隻會對你產生危機感,從而變著法地和你作對!

這個世界上也許有人會想著你好,但除了親父母,冇有人會真正想著你比他更好!

他現在麵對的就是這樣的情況,他的勢力是強起來了,可等待他的,是曾經的安答和父汗,不顧一切地想要置他於死地!

鐵木真來不及猶疑,率部朝合闌真沙陀趕去,他必須馬上集結部眾對抗。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紮木合之前雖然被打敗,但仍然是實力根深蒂固的貴族,殺他比留他的壞處還要多,這也是自己當初之所以放他一馬的原因!

可現在倒好,這頭狼非但不記恩,反倒又攛掇人來對付自己了!

也是,自己怎麼能奢求一頭狼不去傷人呢?

鐵木真終於對紮木合起了殺心。

狼來了,害怕和逃跑都冇有用……要用火和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