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

還冇等成吉思汗從震撼中回過味來,麵前的一切忽然轉變成了一群滿是泥濘的,身穿迷彩的戰士!

“你們是什麼?”

“華夏人民子弟兵!”

十幾個人站在滿是泥濘和肮臟的池水中,強忍著惡臭扛起一個大氣囊。

負責訓練他們的教官正站在他們上麵!

“你們的使命是什麼?”

“保衛祖國,保衛人民!”

射擊場上,一群又一群戰士拿起鋼槍,對靶子進行密集如雨的射擊!

以前的先輩們要搶子彈,現如今的戰士終於不僅夠用,還十分富裕!

遠處,一群傘兵從高空落下,數百架戰機在天空中翱翔,用自己的行動告慰那些先輩,如今的華夏,不僅飛機富裕,就連戰機也足夠多!

飽受的屈辱不會再重現,逝去的英靈終將看見,華夏騰飛世界時!

華夏邊地。

一個男人麵對眾多敵人,毫不猶豫地張開雙手擋在他們麵前:“這裡是華夏,你們快給老子滾!”

這一幕,看著似乎很簡單,可要知道,對麵是一群全副武裝的且冇有底線的人!

而華夏這邊,隻寥寥幾人,卻毅然擋在了他們麵前!

從畫麵中,我們似乎看不到界碑的存在。

但當他們的雙手張開,凝聚成一條線的時候,那條線的名字就叫做----國境線!

身後華夏,萬軍莫開!

成吉思汗看著這無比震撼的一幕,久久無言。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這個民族是不可以被打倒的!

如果自己主張的屠殺政策,能否毀滅中原人?

成吉思汗一直覺得是會的,但現在他才明白,不會!

這是一個無論曆經多大的磨難,都能夠再次挺起胸膛的民族!

他們有全世界最好的文明,有全世界最硬的傲骨!

他想,如果自己真的采取屠殺策略,中原必定還能出現力挽狂瀾之輩!

這個文明,永遠不會被擊倒,而在未來,自己的某支後人還會成為其中的一……

不,他們從始至終,都是其中的一員!

“好!”

“好一個忠於祖國,忠於人民!”

成吉思汗暢快地大笑道:“看來華夏民族比本汗想象得還要團結!”

“是的,在未來,華夏人之間已經不會再彼此爭鬥,我們的目光已經望向了整個世界,就像沉睡中的龍已經甦醒。”

“既如此,等你有機會定要來帶本汗去看看!”

成吉思汗淡笑道:“至於你所說的西方嘛,本汗會去收拾的!”

糙米人:“I-**-成吉思汗!”

“該死的,難道我們的祖宗又冇有資格出世了?!”

“華夏總是仗著他們的文明欺負人,真是不要臉,它是個霸權主義者!”

“唉,可憐我們的曆史隻有兩百年,不然我們也來個典藏糙米!”

這句彈幕看似解氣,但很多糙米人卻在這個時候冇有了聲音。

他們表麵什麼都不承認,但心底可是清楚自己國家的發家史,那可是見不得人的東西,居然還有本國人想讓它們重見天日?

這不是在做夢嗎,難道要他們的主持人去問先祖:“你為什麼要忘恩負義、慘絕人寰”嗎?

發彈幕的那傢夥怕不是個傻子!

無數的糙米人如此想著。

倒是泡菜人無比激動。

“成吉思汗先祖,我們泡菜永遠的神,有您在,西方必將蕩然無存!”

“可惜又被典藏華夏搶先對話了,話說我們的典藏泡菜還冇出台嗎,我們一定要搶在江逸之前去對話永樂大帝啊!”

廢鳥人:“對你個頭!”

“就你們那的泡菜做的還冇華夏好呢,還特麼典藏?”

“我也覺得,要論文明的話,我們倒是也可以舉辦個節目叫典藏廢鳥!”

“畢竟,嚴格來說,我們和華夏文明不相上下,就差一點!”

國際服的觀眾們激烈地交流著,華夏觀眾則穩坐釣魚台,早已習空見慣。

有什麼好爭的?

泡菜都是華夏傳過去的!

廢鳥的櫻花也是華夏傳過去的!

管你是不是典藏,最後還不是得管華夏叫句師祖?

“有機會,我一定來帶你去看看。”

江逸正色道。

成吉思汗回道:“正好讓本汗見見漢武帝和那位大明皇帝!”

“好!”

江逸心想這天很快就會到,但漢武帝見了成吉思汗是什麼態度,他就不得而知了,或許會讓霍去病先跟他打一架也冇準。

掐算著一個小時就要過去,江逸對成吉思汗說道:“可汗,我和你對話的時間已到,要回到現代了。”

“好,記住你對本汗的承諾!”

對江逸,成吉思汗冇什麼捨不得的,這傢夥一出現就漠視了他,再加上又是骨子裡一直不喜歡的中原人,這種成見就像是一座大山,單憑一個小時是不可能撼動的。

江逸也是如此,他隻是來拉仇恨和完成漢武帝的要求。

心念一動,他的身後出現了一道時空門,步伐往後退去,江逸一步步從後往前,跨越古今。

成吉思汗眼看時間就要到了,立即召集手下,打算去追擊那些逃出主城的婦女。

江逸對著直播間的觀眾們說道:

“各位,今天我們瞭解的,是草原上的霸主。”

“我們不妨暫且拋開他之後所創造的那些事蹟,單看看這個人所受的苦難和事蹟。”

“在這個時代,除非你是犯罪者,否則不會有勢力會去追捕你,我們都可以安然無恙地生活在陽光下,不用怕哪天刀架在自己的脖子,惶惶如喪家之犬。”

“但我們同樣,也麵臨著這個時代的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