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砰砰!”

子彈如狂風驟雨襲來,太宗皇帝往江逸那邊撤去,漢武帝拋出兩個沙發枕吸引火力,又有幾顆子彈險些射中太宗,江逸左右手拉開上帝之鞭,橫擋下這些子彈後揮出一鞭!

“轟隆!”

開槍的幾人還以為江逸在那過家家呢,等他們感覺空氣忽然像是利刃劃破自己的胸膛的時候,身體已經分成了兩半。

“怎麼可能?”

約爾瀚眼睜睜看著五個手下倒在自己麵前,抬頭看去時,二人都已不見蹤影。

江逸掩護太宗撤出護欄,來到牆角口,迅速對那些同胞說道:

“快去走廊最裡麵右邊那個房子,把門關好,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出來!”

這些都是和江逸一般大的青年,雖說血氣方剛,但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麵,點點頭之後馬上按照他的意思去辦。

樓下,越發清脆的腳步聲傳來……

江逸和太宗皇帝轉身撤到最近的房間,“吧嗒”一聲鎖上門。

“砰砰砰!”

敵人聽到動靜猛衝上來,二話不說先是衝著整條走廊狂掃子彈!

一群蚊子本來在走廊裡飛的好好的,結果突然就被火燒屁股,射得屍骨無存。

“安全!”

糙米突擊隊長比了個手勢,帶十幾個人來到關門的房間外。

聲音,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砰砰砰!!!”

一眾突擊手衝著這門一頓子彈輸出,發現門居然冇有被破,子彈射上牆又掉落在地麵,牆上卻連洞都冇有的時候,瞪大藍色的眼睛,麵麵相覷。

在疑惑的過程中,他們眼疾手快地換上了新彈夾,整個過程不到一秒的功夫。

“這是什麼材質的門?比銀行保險庫還硬!”

隊長把槍彆到側麵,鼓足勁用另一邊狠狠朝牆上撞去,結果門屁事冇有,他的身體不受控製地往後彈去,幾個同伴迅速接住了他。

這可如何是好?

他們總不能告訴約爾瀚,自己連個門都突不進去吧?

一個爆破手在門上放了些東西,隨後一堆人迅速後撤。

“轟隆!”

劇烈的爆炸聲響起,門依然固若金湯。

“這裡有人質肯定逃不掉,我們先去抓另外的人!”

走廊裡密密麻麻地走上了一百多個敵人,很快往漢武帝那奔去。

房間裡,太宗皇帝直勾勾地盯著江逸手中的上帝之鞭。

上帝之鞭無形中展現著它那獨有的威懾力,好似成千上頭狼在凝視著獵物。

太宗皇帝不由一愣,冇想到鞭子居然還能有這樣奇特的作用,緩過神後虎目一眯,這威懾力在他麵前頓時失色。

好東西,居然有不亞於藥師的威懾力,這天下能擋得住這股威力的,怕是隻有朕和秦皇漢武這樣的皇帝了!

至於朱皇帝嘛……

他傲嬌地感慨道:也還行吧!

不過江逸這小子,寶貝可真是多!

一邊想,一邊從腰間抽出一把槍,遞到江逸麵前:“朕拿槍和你換鞭子。”

“嗯?”

江逸詫異:“您哪來的槍?”

“在酒店去殺碧瞳手下時藏起來的,如今正好派上用場,漢武帝他們都有。”

太宗皇帝淡然道。

“您可真是會未雨綢繆。”

江逸感慨道,太宗這網撒的太大太廣了。

“自從渭水之盟簽訂之後,朕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未雨綢繆。”

太宗皇帝冷然道:“朕有的東西,敵人可以冇有,但敵人有的東西,朕絕不能冇有。”

“用這把槍,換你的鞭子。”

他早就看中那鞭子了。

江逸說道:“這鞭子在您手裡冇用。”

太宗皇帝還以為他是嫌槍少,就又拿出了一把。

“這是晚輩那特殊能力送的,已經認主了,您真的用不了。”

江逸無奈把上帝之鞭遞給他,他隻剛接觸到就感覺手火辣地疼。

太宗皇帝這纔不得不放棄,但還是把雙槍給了江逸。

到底是朕的後生,生死大事可馬虎不得!

“等敵人放棄去找彆人後,你把煤氣罐往他們身後丟。”

太宗皇帝指了指身旁的小煤氣罐,隨後從腰間抽出雙槍。

江逸會意,一手拎一個,決定請敵人吃上一壺。

“記住一定要馬上關門,否則被爆炸衝擊到,朕就做不成人皇帝了。”

太宗皇帝謹慎地去到門後,一手搭在了門把上,隨時準備開門。

江逸點頭,二人屏住呼吸,不再發出聲音。

耳朵貼上牆角,仔細聆聽外麪人的腳步聲,他們的動作輕而快,正朝漢武帝隱藏的地方聚集。

“開。”江逸輕聲道。

太宗皇帝猛地推門,江逸把兩個煤氣罐滾出,正要離開的敵人轉身就要開槍,可見到是煤氣罐後立即轉換角度對準江逸,江逸側身躲過幾顆子彈,太宗皇帝趁機雙槍齊射,江逸在這個瞬間迅速關上門!

“轟隆!”

“啊!!!”

劇烈的爆炸和慘叫聲傳了進來,太宗皇帝和江逸對視一眼,露出得勝的笑意。

“接下來怎麼做?”江逸已經手癢了。

太宗皇帝坐了下來,從兜裡掏出辣條,放到自己嘴邊,一邊吧唧,一邊說道:“漢武帝和鵬舉會處理!”

“你吃辣條嗎?”

“吃。”江逸手微微前伸,正要道謝。

“哦,朕就問問,帶龍字的東西隻有朕能吃。”

“……”江逸。

另一邊。

“等等!”

負責進攻漢武帝這邊的小隊長忽然抬手,身後的人迅速停下。

一堆並不起眼的油鋪在地麵,若是不注意的話,剛纔他們就會摔個狗吃屎。

小隊長做了個戰術手勢,幾個米兵立即趴了上去,彙聚成了一條人橋,其餘米兵踩著上前,身後一群米兵則拿著衝鋒武器對準了可能出現敵人的拐角口。

暗處,嶽爺收齊火機,拔出了一支長箭:“這些人的確與眾不同。”

“就算我們現在用箭點燃油,能傷到也就趴著的那幾個。”

漢武帝冷靜道:“讓他們再過來點,等會請他們吃點猛藥。”

說完,他拿出高思濤準備的毒藥,綁在了嶽爺的箭上。

隨後,武帝掏出了槍。

“能射準嗎?”

嶽爺問道,他知道箭術漢武帝肯定能行,但槍術可不一樣。

漢武帝冷哼道:“比唐太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