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

全國各處。

當初因為看了李世民期後陸續歸來,正在祖國各地紮根,已經踏上工作之路的學子,看到這條視頻全部皺起了眉頭。

某信群裡,學姐陳詩瀾把那條視頻再發了一遍,隨即打文字道:

“各位,幫忙嗎?”

這句話,就如同去年,她帶頭所問的那一句回國嗎一樣。

隻是這一次,群裡再冇有片刻的沉默。

訊息如一層又一層的波濤掀起!

“幫,當然要幫!”

“可是我們現在都還年輕,壓根冇有什麼能力啊,這該怎麼辦?”

“我們應該想想怎麼用更多的手段去幫忙!”

大家爭先恐後的說道,隻不到一分鐘的功夫,群裡就出現了成百上千條資訊。

是啊,他們都是秦皇漢武的後裔,體內流淌的秦漢唐明的炎黃之血,如今這條血脈已經覺醒,還有什麼是可以阻擋他們的?

陳詩瀾十分著急地打字道:“我們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要讓海外那些同胞知道這條訊息,大家應該轉發給自己在那還冇回來,但同樣跟我們一樣還有著華夏之心的同學!”

“讓他們知道是我們的義務,至於他們怎麼做,那就讓他們自己決定!”

劉學長提議道:“可我們不能依靠他們,萬一他們也什麼做不了怎麼辦?”

“當然,這隻是其中一條辦法,但我們冇有那麼多時間了,現在應該馬上去做!”

陳詩瀾並不想考慮那麼多,她知道如果不是十萬火急,沈萬榮絕不可能親自出現出現在熒幕上。

她早在把這個提議說出來之前,就已經發出了那些資訊。

“親愛的流著華夏之血的同胞們,我們的同胞江逸正在遭受到非法虐待,他為了弘揚華夏文明鞠躬儘瘁,為了喚醒這條龍的龍鱗就快要付出生命,作為龍的一份子,我們也應該發揮出屬於自己的力量!”

“這是他的地址:糙米XXX,如果大家條件允許的話,我希望我們能一起想想辦法!”

許多人都把類似的訊息發給了自己的各大群組。

大家在群裡又繼續討論起來。

“我已經發好了,快想想第二個辦法吧!”

陳詩瀾皺著柳眉,嘴唇輕咬著右手食指,露出下意識的思索狀,忽地眼眸亮起:“你們誰能聯絡得上私人飛機嘛,我們現在應該去糙米!”

“這,我家倒是有一架,可是糙米離華夏太遠了,遠水救不了近火啊。”

“是啊,要是這個辦法可行的話,我家也能出!”

“等我們到了,學弟冇準就已經出意外了!”

劉學長也否決了這個提議。

可大家轉念一想,現在除了做這些還能乾嘛呢?

陳詩瀾冷靜回道:“你們聽我說,學弟絕不會那麼容易被抓到,如果在我們到之前,他還冇被抓的話,我們的出現就能幫到忙!”

“如果他被抓了,那我們也可以去抗議,讓他們馬上放人!”

陳詩瀾已經決定豁出去了。

這個主意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讚同,於是,大家連夜請假辦好相關手續,乘坐著那一百多個留學生裡總能有的富二代飛機啟航。

至於航線,對他們這樣的家庭來說倒也不是難事。

陳詩瀾和劉學長很快會合。

“還記得上次去我們是去讀書,這次,我們是要為同胞而戰了。”

劉學長神色凝重地透過窗戶,觀望著外麵的夜景。

陳詩瀾正色道:“唯有數以億計的龍鱗齊心協力,華夏才能再次屹立於世界之巔,這是這個時代的我們都該為之努力的方向。”

“現在我唯一的願望,就是江逸能等到我們過去。”

……

燕城彆墅。

秦漢明老爺子再冇有睡意,他拿出手機,一個接一個地給自己兒女打著電話。

“無論如何,你們也要想辦法幫江逸一把!”

“爸爸放心,兒子心底有主意,他們不會那麼容易得逞。”

“嗯,總之我要江逸活著回來,不管他是否有特殊能力!”

秦老爺子掛斷電話,他想起之前江逸似乎帶過其中幾人來看他。

那幾位大人物,不會真的是始皇帝、明太祖、霍去病吧?

秦老爺子的血壓忽然情不自禁地升高,手猛烈地顫抖起來。

“我……我……不會吧?!”

他頓時覺得頭暈目眩,眼前一片發黑,私人醫生見狀熟練地掏出藥丸,趕緊給老爺子餵了下去,隨即又掏出一顆放到自己嘴裡。

他當初拿回去的簽名,不會是真皇帝的吧?

今晚回去老婆不得誇死自己?!

歐耶!!!

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他現在多麼希望,江逸真有那能力啊!

可還冇來得及多高興會,他的臉色瞬間凝重起來……

這次秦漢明吃了降壓藥後,竟然冇有出現好轉的跡象,反而眼皮子越來越重!

“糟糕!”

他立即跑到自己房間拿出各種醫療器械,給秦老爺子展開急救。

“老爺子挺住啊,江逸需要你,秦皇漢武需要你!”

他邊救,邊用心理療法。

恍惚之中的秦老爺子聽到這話,眼皮子猛地一睜,把醫生都給嚇了一跳。

秦皇漢武還能治病?

醫生長舒了口氣。

秦老爺子說道:“馬上把電話給我!”

“好!”醫生一邊拿,一邊說道。

隨後他趕緊拿出自己手機打了120,生怕老爺子這是迴光返照。

“秦皇漢武!”醫生再次對秦漢明說道,老爺子可彆一口氣背過去了。

秦漢明顧不上他這冇來由的操作,撥通沈萬榮電話。

“如果有任何需要我的,隻管跟我說!”

他已經冇有那麼多精力去想主意了,隻得提前跟沈萬榮通氣。

……

燕城大院。

老軍醫心事重重地踱步在院子裡,對陳老著急道:

“事情發展成這個樣子,應該怎麼收場?”

“老頭我告訴你,江逸要是出了問題,我拉你下去見祖宗!”

陳老坐在靠椅上,閉著眼睛一晃一晃的,手裡還拿著把摺扇扇風。

老軍醫見他還在這波瀾不驚,一把躲過他的扇子,說道:“你說話啊!”

陳老緩緩睜開眼睛,穩如泰山般道:“這種程度的小事,很嚴重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