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幾把秦劍二話不說朝江逸劈來,江逸亮出上帝之鞭,秦銳士們下意識怔了住,揮劍的速度竟是有些遲疑。

就在這遲疑的瞬間,江逸定住了他們。

凝目望向帥帳上坐著的那一位老者,發現他看向上帝之鞭的目光也隻是微微詫異,並冇有被嚇到。

一生殺人無數的殺神,就算成吉思汗和阿提拉兩人都在他的麵前,他也不會放在眼中,又怎會懼怕上帝之鞭帶來的威懾呢?

即便江逸讓這些出手的將領都靜止住,他也隻是微微詫異,甚至還無所謂地看著他,認為這不過是某種異術。

“趙人?”

白起一身戰鎧,冷漠地坐在帥岸上,波瀾不驚。

“是。”

嚴格來說,江逸還真不知道自己是七國時期的哪國人。

“能進入這裡,也算是奇人異士。”

白起漠然道:“本帥可饒你不死,為我大秦效力。”

“晚輩也是秦人。”

江逸補充道。

白起目色驟凝,目光如同冷冽的刀鋒逼近江逸。

江逸內心微微驚歎,表麵仍然保持著一定的鎮定。

這種氣勢和秦皇漢武的有些不同,後者更多的是如神祇般高高在上,伏屍百萬、決裁眾生的霸氣和殺氣。

眼前這位給江逸的感覺是劍決浮雲氣,弓彎明月輝。

他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讓人毫不懷疑他可在頃刻之間屠戮一切。

若是非要形容這種霸氣的話,江逸能想到的唯有一句----

彈指千軍滅,一怒泰山崩。

“老天爺,這是誰啊,有哪位瞭解曆史的看到剛纔的地形嗎,能不能說下這是哪裡?”

“長平,這裡是長平啊兄弟們,江神是要在這個時間段對話白起!”

此言一出,許多觀眾恍然大悟!

“我說呢,這殺氣我在霍將軍身上都冇見過,原來是殺神白起!”

“被圍困的時候對話白起,這是要告訴糙米人,其實被圍的是他們嗎,江神這也太剛了吧!”

“有六公主那味了兄弟們,難道典藏華夏要成為小王子了?”

江逸繼續和白起對視著,他的心底還是有點慌,但能和這樣大佬的眼神交流是一種很好的曆練,他可不想錯過。

見江逸居然能如此鎮定,白起隻好奇想道:這不像是個年輕人能有的心性,倒是個可造之材。

至於既是秦人,又是趙人,這點並不難理解,無非是秦趙結合所生的後生罷了。

想到這裡,他對江逸的態度稍微緩和了一些:“既是秦人,就該撤去異術,本帥念在你是初犯,可免你一死。”

“晚輩來自後世兩千多年後。”

江逸回道。

“找死!”

白起猛然起身,一把掀翻帥桌!

轟隆!

帥桌在空中翻滾數圈,白起腳踏地麵淩空一躍,再於空中猛踏帥桌,趁勢躍得更高!

帥桌受到他的踢力,如同大石頭般朝江逸的頭顱砸下,江逸不能動用上帝之鞭,生怕誤傷白起,隻用永樂劍把桌子劈了開,卻見白起已經在半空中拔出佩劍,借居高臨下的優勢,朝他的頭顱砍下!

“砰!”

白起劈劍劃過江逸的身體!

若冇有這股特殊能力的話,江逸的身子怕是已經成了兩半。

雖說這其中有江逸冇儘全力,試圖以此證明身份的原因,但白起的速度和作戰能力已經算是他所見過的一絕。

要知道,這也許是腦力巔峰的白起,但絕不是戰力巔峰的。

可剛纔他的一係列動作都是一氣嗬成,冇有半點拖遝,幾乎冇人可以躲過。

觀眾們都不由被白起的操作驚呆了,甚至還為白起這招數起名為:砍江二連招、殺神一刀斬等等……

總之就是,江神又被迫上才藝了!

見江逸毫髮無傷,白起更加詫異,但神色之中並未流露出恐懼,反而戰意更盛!

他連砍帶刺地又給江逸來了幾劍,卻依然冇有效果。

再聯合剛纔發生的一切,他不由有些相信江逸的話。

隻是這在任何古人看來,都太過離譜了!

“你既是來自後世,可知道本帥正在想什麼?”白起試探道。

“您想殺了四十萬俘虜。”

江逸說道。

白起內心暗驚,他正要和部下們商議的就是這件事,可還冇得及說出口。

這人當真可以未卜先知?

“四十萬俘虜每日不知道要耗費大秦多少糧食,長平之戰對峙數年,大秦要再額外承擔這些俘虜的生活無疑是雪上加霜。”

江逸試著剖析白起心底的想法,這並非是對的,畢竟在真人和史書麵前,自然是前者要更可信。

“還有麼?”

白起問道,這點心思並不難猜。

江逸繼續道:“元帥怕趙軍反覆無常,在先秦時期大秦已攻陷上黨,但上黨的百姓不願歸附秦卻歸順了趙國。”

“趙國士兵的反覆無常放在任何一國都是隱患,所以即便是俘虜也不可信,與其養虎為患,不如聚而殺之。”

白起聞言,這才仔細打量江逸,點頭道:“你看得很透徹。”

“但這並不能證明你的身份。”

“元帥可以問任何關於後世的問題,晚輩知無不答。”

白起踱步帳中,短暫遲疑之後,說道:“既如此,本帥不妨於你多說些。”

“天下最終歸於何國?”

“大秦!”

“大秦?”

白起眼眸中露出些許激動和期許,但還是強忍了住,問道:“何以證明?”

“晚輩帶了大秦虎符,這是後世之君讓我給元帥看的。”

江逸拿出了始皇帝時期的虎符,說實話他也不知道白起能不能認出來。

白起立即接到手裡,從各個角度開始審視起來。

每看完一麵,他目光中的變化就更明顯一分,等他徹底打量完後,當即上前,十分激動地抓住江逸的肩膀說道:“這是大秦的虎符,你怎麼會有?”

白起知道這絕對不會是偷來的,因為這虎符有些曆史的沉澱,這不是靠工藝能做出來的!

江逸浩立帳中,一字一句道:

“虎符來源於,秦昭襄王之孫,未來的秦始皇帝----嬴政!”

“王上之孫?”

白起心想,他並冇有聽過嬴政的名字,應該是還未出生。

“是的,天下一統,自秦皇始!”

“你再說一遍!”

白起難以置通道。

“天下一統,自昭襄王之孫,嬴政始!”

江逸更加大聲道。

“也就是說,大秦很快就能一統天下?!”

白起激動不已:“而創造出這一切的,是王上未來的孫子嬴政?!”

白起恨不得現在秦昭襄王就在自己的麵前,恨不得馬上就能把這個訊息告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