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秦昭襄王震驚無比,他怎麼會阻止白起?

他巴不得白起一個接一個地一統六國!

‘怎麼會?’

白起心中十分疑惑,在看過現代的畫麵之後,他已經徹底相信了江逸的身份。

這後世不至於用這個來騙他,可這樣說來,最終阻止他滅趙的人,居然會是現在還在和他暢談滅趙大計的王上?

這,為何啊!

白起想著,卻並不敢直白地問秦昭襄王。

秦昭襄王難以接受這樣的言論,當場怒道:“你是趙國派來的細作吧?”

“以為有了些異術,就能挑撥我們君臣之間的關係了麼?”

“你越是如此說,寡人越要滅趙!”

“武安君,還不快把這個妖人斬了!”

白起回道:“王上,白起無法傷害他,白起相信,他真的是大秦的後世,您你妨問問他為何如此說?”

“後生,你還不快把事情告訴王上!”

白起提醒江逸道。

江逸說道:“長平一戰,趙國家家出殯、戶戶發喪,作戰能力遭受到了不可挽回的重創,國力一蹶不振。”

“典籍記載,武安君白起當時主張直取趙都邯鄲,一舉滅趙!”

“可被逼上絕路的趙國也想起了“反間計”,在公元前260年11月的時候,一代合縱大師蘇代受趙韓兩國之托赴秦遊說,秦相範雎出於維護自身地位與牽製白起的考慮,向王上建議有條件地同趙韓兩國議和!”

“王上最終選擇了同意,隨後就與趙韓兩國全線停戰。武安君由此對範雎的罷兵休整之議大為不滿,將相開始不合。”

“王上也因此,錯過了滅趙最好的時機。”

江逸話音落下,秦昭襄王和白起都陷入沉默。

他們剛纔一字一句都聽得十分仔細,對這兩聰明人來說,隻需要這麼一聽就能理順其中關鍵,以及,是否可能發生。

秦昭襄王也開始相信江逸的身份,繼續問道:“寡人為何會同意?”

“因為王上認為秦國不能再打了,光是長平一戰就已經耗費了大量的人力和國力,若再滅趙的話,將無法承受其他幾國的聯合。”

秦昭襄王踱步在鹹陽宮中,步伐顯而易見地沉重了些,眉頭也不由皺起。

“不滅趙,將錯過最好的時機,滅趙,將麵臨其他幾國的進攻,並且國力也將很難恢複……”

他看向白起,問道:“武安君可有破局之法?”

“王上,這點,末將早就已經想過了。”

白起毫不猶豫地說道。

果然!

江逸確定了心中猜想。

“可是王上,大秦無需懼怕他們!”

白起指著架子上的戰國地圖說道:“王上且看,以我軍目前的兵力要攻破邯鄲指日可待。”

“待我軍攻下邯鄲,有白起在此,魏燕齊三國必不敢妄動,無論他們要合縱還是連橫,誰敢領頭出兵,白起便率先攻誰!”

“更何況各國即便橫縱,也必然各懷鬼胎,即便是當年弱齊,若無我們秦國身先士卒,也不可能那麼快實現戰略意圖。”

白起的手劃過魏國,再劃到齊國:“隻要王上相信白起,不受任何人離間和挑撥,白起就有信心能讓他們偃旗息鼓。”

“你打算怎麼做?”秦昭襄王並冇有直接保證,而是先問道。

白起繼續道:“白起隻需放言:誰敢領頭攻打秦國或是邯鄲,我必在合適時機,率精兵放棄邯鄲,拚儘全力取其國都!”

“誰若想拿自己的國運來賭,白起便傾儘全力與之決一死戰,到頭來無論如何都會兩敗俱傷,且看他們的鄰國會不會趁火打劫?”

白起說起戰略的時候,整個人都彷彿發著光一樣,江逸和觀眾們頓時比讀書時聽曆史課還要認真!

他繼續道:“他們誰也不知道末將會在什麼時候放棄邯鄲,他們也賭不起白起和秦銳士兵臨城下,更賭不起鄰國會不會在他們虛弱時趁火打劫!”

“因為……他們不是大秦,天下冇有第二個如王上這般有魄力的君主,戰場也冇有第二個白起!”

“因此,攻趙,縱然有些害處,也不過是短暫的,而我大秦卻可以向世界證明,大秦將有能力滅天下任何一國,大秦已經是這天下最強的帝國!”

“王上更可以向諸國宣佈,這天下,將為大秦之天下!”

“可若放棄此次機會,趙國以及其他各國都會以長平為戒,必當勵精圖治!”

“假以時日,他們必將成為大秦的心腹大患,而我大秦,就算打下了長平,卻似乎什麼也冇有得到,反而還耗費了大量國力!”

“一旦趙國再聯合其他幾國犯秦,秦必將失去諸多勝果……”

白起非常嚴瑾地分析道。

江逸十分欽佩地看向這位殺神,他分析的實在太對。

秦國就是因為長年征戰,到了昭王後期已經民生凋敝,並且遭到了諸侯國的聯合打壓,不得不把戰果一一丟棄。

這其中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冤殺了白起。

大秦當時本就民生凋敝,又失去了這樣一位隻要活著,各國就不得不忌憚的殺神,如何能不被他們趁火打劫呢?

但昭襄王還是很有功勞的,翦教育家就曾經說過:“昭襄王末年,秦對六國的鬥爭已取得決定性勝利。”

“所以,王上,趙國不可不滅,留趙遠比滅趙的危害更大!”

“即便您讓趙國付出一定代價來換取和平,等他們反應過來我們也國力大損之後,是會不惜毀約的。”

白起對各國人都看得十分清楚,尤其是趙國。

他現在要的,就是秦昭襄王的絕對信賴,否則一旦朝中有人,或者彆國來一手反間計,說他擁兵自重,到時大秦就真給彆國打工了。

秦昭襄王也看出了這點。

短暫的思忖了會,他鄭重地看向白起道:“白起,寡人信你!”

“滅趙一事寡人全權交給你,正如先祖孝公當年對商鞅所言,寡人從今日起,信君如信我!”

白起感激地再次行禮,毅然道:“白起誓不負王上,誓不負大秦!”

“赳赳老秦----”

秦昭襄王說道。

白起毅然跟道:“赳赳老秦----”

“赳赳老秦----”

現代世界。

始皇帝站如鬆柏,跟著昭襄王和白起一同爆喝道:

“共赴國難!!!”

這一刻,大秦的風骨之音,響徹在每一個華夏觀眾的心底,他們忍不住在心中和他們一同發出了那句呐喊:

“赳赳老秦,共赴國難----”

“血不流乾,死不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