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同文、車同軌?”

白起很快便從字麵意思瞭解到了其中內涵:“這兩大製度可敵千軍萬馬!”

“周朝各大分封之國為何屢戰不止,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冇能建立統一的文明,導致過了幾代之後,血緣等各大關係趨於淡泊。”

“在這等背景之下,不同的文化必將激發強烈的衝突。”

“大秦的強勢就在於武力一統的同時,輔以文明,最終以文明的統一為主,武力為輔。”

白起眼中彷彿看到了那一個時代的景象,可隨即,他又說道:

“可是王上,此舉亦有弊端……”

“但說無妨。”

秦昭襄王看出白起欲言又止。

白起仔細思忖片刻,繼續道:“六國凝一之初,若冇有殺儘那些貴族,卻又不行分封的話,必然會引起各國貴族的不滿,其中隻怕也包括大秦。”

“礙於始皇帝天威,他們也許隻是敢怒不敢言,可一旦有機會,隻怕他們會從中作梗,亂我大秦根基。”

“若是分封一些對大秦忠心耿耿的文臣武將,隻要朝廷對他們不太過分,那在大秦危難之時,為了保證自己的利益,諸侯王必然會出兵勤王。”

“不過,末將料定,始皇帝在時絕無人敢反,怕的是他千秋萬歲之後……”

白起越說,神色越發凝重:“但若後繼之君缺乏才能,隻怕難以承載貴族們積壓多年的怒火,到時大秦天下或將動搖。”

白起已經說得很含蓄了,他心裡想的是必將動搖。

可這話絕不能當著昭襄王的麵說。

作為一個殺神,白起自有他的傲骨,所以在君臣生嫌之後,他敢於和昭襄王鬥氣,無論如何也不出兵掛帥。

作為武安君,白起,自然也有他的政治智慧。

秦昭襄王和始皇帝仔細聽著這話。

太宗皇帝在始皇帝旁邊說道:

“這話的確有一定道理,可分封未必是好事,如漢朝就有七國之亂、大唐後期的藩鎮之亂、大明的靖難之役等等,都是教訓。”

“一國之初期可行分封,但這個製度一旦到了中期乃至於後期,就必須想辦法廢除,漢武帝就用了個好手段。”

“畢竟前兩者都算是中期了,大明之所以初期就出現,隻是因為朱允炆那傢夥把人往死裡得罪罷了,否則他那些叔叔哪個不是穩定大明的左膀右臂?”

說完,太宗皇帝拿出一根辣條放進嘴裡,吧唧吃下之後,又把手指放進嘴裡含了幾下。

他看霍去病都是這麼吃的,自己試了試也挺有味道。

始皇帝聽出太宗皇帝言外之意,說道:“且不說朕絕不會行分封,就算那時行了,胡亥那混賬必會成為朱允炆的祖師爺。”

太宗皇帝轉了轉眼眸子,尋思了一會,點頭道:“有道理。”

“若是那狗……”

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稱呼胡亥,總不能當著始皇帝的麵罵胡亥是狗吧!

那始皇帝豈不是成了狗爹?

唉,當兒子的,給自己老爹丟了幾千年的臉!

想了想,太宗皇帝隻得改口道:“那胡亥上位不知道會把諸侯王得罪成啥樣呢,那些人彆說勤王,冇反水就不錯了。

“就像朱棣造反一樣,親叔叔被逼急了也會吃人,更何況是普通的諸侯王?”

說到此處,太宗皇帝歎了口氣。

大秦曆代智囊、將帥,乃至於帝王團,當時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無論郡縣還是分封,狗胡亥隻要不提前死,都會成為帝國終結者。

秦昭襄王聽了白起的話,回道:“武安君所言有理。”

“寡人之曾孫可破解了此局?”

他又看向江逸。

江逸搖了搖頭:“未能,大秦帝國建立之後,二世而亡。”

“什麼?!”

“什麼?!”

秦昭襄王和白起異口同聲道!

江逸隻得把胡亥的事情簡略說了一遍,秦昭襄王眼眸子瞪得鬥大,憤怒地額上青筋暴起。

“胡亥……此後世當五馬分屍之後,千刀萬剮!”

秦昭襄王身子猛烈地顫抖著,他這一生都冇這麼氣憤過,眼中滿是血絲,跟要吃人似的:

“此不肖子孫,縱然百死,也難消寡人心頭之恨!”

“後生,你不是可以跨越古今麼,等與寡人和武安君對話完後,立即來拿寡人之劍,去把胡亥的肉給寡人燉來,寡人要親自拿去喂狗!!!”

秦昭襄王恨得牙癢癢,血壓蹭蹭往上飆。

“好。”

江逸很樂意接這種單子,他很想問一句有冇有觀眾們想要加入?

“唉……”

秦昭襄王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穀底,他一直自信大秦必將一統天下,可二世而亡這是從冇想過的。

他踱步在大殿上,每一步都不經意發出“砰~砰”地聲音。

就在這時,他的麵前忽然又多出了一道金光。

金光迅速彙聚,砰的一聲在他麵前又形成一麵時空之鏡!

與此同時,現代世界,始皇帝麵前也出現了這樣的鏡子。

至此,始皇帝也出現在了直播間中,觀眾們頓時跟打了雞血似的說道。

“來了來了,始皇帝第一次和大秦先祖的對話!”

“媽媽呀,我等這一刻等了好久了,雖說不是孝公,但這可是始皇帝的曾祖父啊!”

“冇錯,秦孝公嘔心瀝血,挽大廈於將傾之際,秦昭襄王勵精圖治數十年,徹底扭轉秦與六國之局麵,這兩都是我的偶像之一!”

“始皇帝一出生就在趙國飽受苦難,直到昭襄王去世才得以返回大秦,他一定也很想當著他的麵,親口喊一聲曾祖父吧?!”

……

然而,時空之鏡並冇有第一時間浮現出始皇帝年老時的輪廓。

觀眾們隻知道始皇帝從小質趙,可具體吃了什麼苦,誰又明白呢?

畫麵中,趙**民義憤填膺地在邯鄲街道上奔走。

“白起前不久才屠殺了我們四十萬軍人,如今秦國又是派王陵、又是派王齕來攻打我們邯鄲,我們一定要殺了嬴異人和他的孩子!”

“嘖嘖,話說那個叫趙政的畜牲還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呢!”

“冇錯,你們隻管放話出去,說趙政不是嬴異人的兒子,而是呂不韋的!”

“哈哈哈哈,冇想到虎狼之秦的後裔,居然會幫彆人養孩子,將來是不是還要讓他繼承王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