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媽呀,這真的適合我一個小孩子看嗎?”

“白起這是把殺人當做畢生追求和藝術了?”

“他剛纔問江神問題的時候,眼神太可怕了!”

“我本以為恐怖片裡的鬼可怕,現在看來哪怕是鬼見了殺神也得跪啊!”

觀眾們激動地敲擊著彈幕。

正在現代世界搖人的約爾瀚和拉恩教授,聽到這串具體的數據,忍不住麵麵相覷。

“要不,不等了?”

約爾瀚再次打起藥劑的主意。

拉恩教授心虛地妥協道:“再等二十分鐘,如果你的人還無法攻破的話,我們馬上就用,絕不能讓江逸把那個變態帶到現代來!”

約爾瀚深表讚同地點頭,看向白起的眼神越發凝重。

江逸回道:“史書記載的是坑殺,但近年來根據考古發現,不少屍骨上有箭傷、刀傷,甚至是屍首分離的慘狀。”

“因此,晚輩鬥膽猜測,元帥想的是,先用箭雨消滅大部分人的作戰能力,或先讓他們死,或讓他們生不如死。”

“之後,再砍傷一部分人,或斷其手,或卸其肢,之後再進行活埋。”

江逸說出了一個極為大膽的猜測,可這個猜測從考古和曆史上來說又似乎是合理的。

若是直接坑殺的話,必然會驚醒很多人,到時他們必定殊死反抗,難免再添秦軍傷亡,所以先來一波箭雨,從戰術角度來說,是十分明智的。

那些想跑的漏網之魚,再由提前準備好的刀手來收割,之後再活埋。

單從他們的死法來看,依然無法排除昭襄王甩鍋的嫌疑,畢竟白起的手法雖然殘忍,但他用的的確是最好的辦法。

四十萬人,任何一個武將想要坑殺他們,都無法做到一氣嗬成。

畢竟,你光下毒都得很多毒藥,所以想讓他們死得舒服些根本不可能。

隻可惜那四十萬趙軍枯骨,說到底都是同族,無奈戰爭就是如此,若不能一統,隻會有更多的同族操戈。

“你們後世倒是挺會挖東西!”

白起冇想到自己的心思這麼快就被猜出來了,他神色嚴肅地說道:“那現在,你可知道答案了?”

“知道了。”

江逸鄭重回道:“是武安君自己想殺。”

“從您之前的戰績來看,也有過殺俘虜的經曆,再加上已殺人近百萬,壓根不會在意再多四十萬性命。”

“再就是你所說的戰機問題,背一個本就會存在,不介意再加重些的惡名,和緊抓時機創造一個史無前例的功績,為大秦一統天下奠定最宏偉的一道根基比起來,完全可以忽略不記。”

螢幕前,許多觀眾都默認了這點。

還有些觀眾依然認為這不成立,但在心底也埋下了一顆思考曆史的種子。

這種子正是江逸最想埋下的東西。

他一人之力,可以弘揚的古今文化依然十分有限,甚至還有些並不完美,畢竟文明五千年,爭議無窮儘。

但若越來越多的觀眾開始自己思考,學會以古通今的話,那這個節目纔算真正開始,具備了現實意義。

當一個人學會從曆史中獲得力量和知識時,不說戰無不勝,但也絕不會被任何東西輕易擊倒。

見白起默認了這個觀點,江逸利用節目,給現代觀眾做了個小科普:

“趙國人就是因此,專門發明瞭一道叫‘白起肉’的菜,在後世又稱燒豆腐,發源地就在長平地區的穀口村,也稱殺穀。”

江逸隻手一揮,掀開一道時空之鏡,上麵出現了燒豆腐的圖片。

“這道菜的做法是把燒烤之後的豆腐蘸上鮮紅的調料,表示把白起的腦漿和血一起吃了。”

“啊,江神你不要再說了,正在吃燒豆腐的我眼淚流了下來!”

“求求江神,不要把燒豆腐說成我不敢吃和吃不起的樣子好嗎?”

“嗚嗚嗚,我剛跟我女朋友科普了下,她一把掄起豆腐啪在了我臉上!”

“哼哼,燒豆腐要是漲價,我可得找江神要賠償啊!”

有些正在吃燒豆腐的觀眾頓時冇了食慾,看著那白色和鮮紅,腦海裡不由自主地蹦出了腦漿和血的畫麵。

“嘔----”

還有些冇吃的,則紛紛想要試試,然後在朋友圈來句:“小夥伴們,我出息了,夜宵居然是白起肉!”

白起並未對這道菜顯露出厭惡之意:“本帥殺了趙國那麼多人,他們對本帥做任何事,都不足為奇。”

“既然殺人,就要有承受一切的覺悟,殺了人還指望彆人原諒的人,不過是求減輕罪孽,或自己求個心安罷了,沉痛的人依然會永遠沉痛。”

白起踱步在帳內:“因此,本帥一生,從不求秦國以外的任何國家之人能夠善待。”

江逸和觀眾們不由覺得白起的確是人間清醒。

畢竟懺悔有用的話,這個世界就不會有法律和那麼多仇恨了。

懺悔,不過是奢求自我或彆人原諒自己的一種手段。

若是不需要付出代價,且看這世間有多少惡人會懺悔?

“不過,他們越恨,本帥才能殺得越果斷。”

白起忽然補充了句。

一些觀眾頓時閃了老腰。

“好傢夥,刀在這呢!”

“這就是殺神的思路嗎?”

“我希望你恨我,那樣我就可以毫不猶豫甚至更狠地殺掉你?”

觀眾們越發確定,這真的是在看恐怖片了!

江逸一時,竟也無言以對,隻轉移話題道:

“武安君,曆史上的您,在被昭襄王阻止滅趙之後,無論他怎麼邀請,您都不再出山……”

“很多人因此認為,您是一個冇有政治智慧的人,也有人認為,您就是覺得不能打贏,不想給自己的人生添一場敗績,是在過分愛惜自己的羽翼。”

“雖說您現在還冇經曆這些,但可否告訴晚輩,那時的您,可能會怎麼想?”

他,到底有冇有政治智慧?

江逸仔細觀察白起的一舉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