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

白起當即對王翦來了興趣:“這是我大秦的將領,快與本帥詳細說說!”

江逸回道:“他和武安君、廉頗、李牧一起,併爲戰國四大名將!”

“起翦頗牧,用軍最精。宣威沙漠,馳譽丹青。這是千字文中對你們功績的描述!”

時空之鏡在二人麵前驟然出現,白起看向畫麵中那個殺氣凜然的將領,期待他是否能給自己一個驚喜?

“王翦在職期間,曾率軍攻破趙國都城邯鄲,掃平三晉地區,攻破燕國都城薊,又消滅楚國。”

“在領兵攻打趙國的閼與時,他領軍隻用了十八天,就讓軍中不滿百石的校尉回家,並從原軍隊的十人中選出兩人留在軍中,留下了一批精銳,不僅攻下了閼與,還一併攻取了趙的九座城邑!”

“嗯。”

白起聞言,微微點頭,卻並冇有流露出多少讚許。

顯然,他並不認為這是一件很強的功績,畢竟他揍過魏國六十一城。

“你與本帥說說,他是如何掃平三晉的?”

“在王翦一生的作戰中,出現了一個強大的阻礙,李牧。”江逸回道。

白起興趣更濃厚了:“他可正麵打過李牧?”

“本帥和廉頗同存於世,卻不能與之交手,實為一件憾事。”

“唉,這也是後世的遺憾!”觀眾們忍不住說道。

他們多想看看白起大戰廉頗啊,那樣也就冇那麼多強弱爭議了。

“這有什麼好遺憾,白起肯定打不過廉頗啊,要是廉頗守在那,就算是白起也不可能贏!”

“嗬嗬,白起會怕廉頗?不就是個善守的嗎,白起最擅長的就是進攻,會怕他?”

“白起不怕的話為什麼躲著不出來,為什麼還要用反間計,明顯就是他知道,就算是自己,也不一定能打得過廉頗!”

白起陣營的觀眾和廉頗陣營的人在彈幕裡爭得不可開交,大家都拿出白起和廉頗的經典戰役進行比較,誰也不服誰。

“說實話,戰國四名將,我覺得雙方的實力實際上是均衡的,廉頗可能打不過白起,但王翦不用反間計,可不一定打得過李牧!”

“趙國的兩大名將都是輸在反間計上,從這點看,秦國二將明顯勝之不武!”

江逸腦海裡蹦出了這些彈幕,他也懶得想,直接問白起道:“武安君認為,您和廉頗誰更勝一籌?”

“自然是本帥。”

白起淡飲了一口茶,戰略上始終藐視廉頗。

江逸喝了口也才明白,酒壺裝的居然是這玩意。

不過他感覺,這個時代的酒和茶其實都是半斤八兩。

“本帥並非是懼怕廉頗,而是大秦派重軍攻打長平,國內本就空虛,本帥隻要還在大秦,其餘五國就會有所忌憚。”

“本帥若是一開始就領兵出戰,趙軍必然構建深溝高壘,極不利於大秦進攻,相反,若在一個關鍵時刻秘密出現,則可以給他們造成慘痛打擊。”

白起攤開一張長平地圖:

“後世不妨說說,若本帥與廉頗打,會如何作戰?”

江逸:“……”

“哈哈哈,求江神心理陰影麵積!”

“我之前一直以為永樂大帝的火都是虛構出來的,現在看來,他是真憋著火啊,怪不得江神一直不敢去!”

“班主任始皇帝、學習委員太宗皇帝、紀律委員漢武帝、勞動委員洪武大帝,體育委員白起……”

“被教育的苦逼學生:江逸!”

觀眾們瘋狂在直播間調侃著,就像老師點名時冇挑到自己一樣快樂。

江逸隻得回憶腦海裡看過的那些曆史檔案,組織一會語言,說道:

“在晚輩看來,武安君是殲滅戰大師,最擅長其實是野戰,迂迴包抄是您的慣用戰術。”

在白起打韓魏聯軍的成名之戰中,采用的就是避實擊虛、先弱後強的戰法。

他先是把秦軍主力軍繞至韓魏聯軍後方,多次擊破聯軍分隊及後方留守之軍,逐漸把韓魏聯軍主力包圍於伊闕。

最終就是憑藉這樣的戰法和魄力,秦軍一舉攻滅韓魏聯軍二十四萬人,俘虜魏將公孫喜,又渡黃河攻取韓國安邑以東到乾河的土地。

明明是兩個合起來打一個,他硬生生把對麵兩個給包圍還搶占了他們的地盤。

這樣的戰術白起可謂屢試不爽,被他徹底玩嗨了。

再如伐楚之戰,白起先用漢北上庸的軍隊奪取鄢、鄧等五座城池,而後讓秦軍越過秦楚邊境山區,自斷後援,分三路快速突進楚境,直圍楚國的都城郢都。

就這樣不到一年的時間,秦軍就穿插到楚軍背後,大破楚軍,攻占楚國都城郢,還焚燒了楚王的墳墓夷陵。

之後,他們又向東進兵至竟陵,打得楚軍潰不成軍,退卻到陳,逼得楚頃襄王將陳作為都城,仍稱作郢。

同年,秦又攻占了楚國巫、黔中郡。

這又是一場典型的迂迴包抄的戰術,表麵上在和敵人硬碰硬,實際上已經帶人到後麵嘎他們腰子去了,結果依然屢試不爽。

再就是秦國打上黨那一次,白起如法炮製,直接切斷上黨通往都城的道路,逼得國君要獻城,結果上黨百姓想要投靠趙國。

趙國這大冤種還真同意了,於是便引燃了秦趙大戰的導火索。

等到後期的長平之戰,其實也有迂迴包抄的影子,若是廉頗和他交戰,定能看出一些端倪,做出最有利於趙軍的反應。

但趙括這個新手村的MVP碰到了最強王者中的MVP,結果可想而知。

彆說趙括不知道白起的意圖,就算知道也未必能想出應敵之策。

這纔是最關鍵的因素。

在絕對實力麵前,趙括就像是圈裡掙紮的螻蟻一樣,招架尚且拚儘全力,還談何突圍?

“可廉頗將軍的戰法,卻是武安君最不想看到的。”

江逸繼續道:“論守,廉頗將軍可謂當世第一,他采取的是深溝高壘的陣地防禦戰,應對野戰有著極大的優勢。”

“王齕就是吃了這樣的虧,雖說前期秦軍勢不可擋,可後期各種漫長的補給線以及再而衰的鬥誌,都讓秦軍無論怎麼攻打都突破不了丹河防線。”

“晚輩想,即便是武安君麵對這種防守也會頗費力氣,畢竟您不喜歡這種麻煩的攻堅戰,可若非打不可的話……”

江逸陷入了猶豫,一旦搞不好就是紙上談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