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隻能迂迴切斷了……”

江逸說出了白起擅長的一種戰法。

白起搖了搖頭說道:“普通的迂迴切斷隻會耗費更多的時日。”

“因此,若本帥一開始就要出征,必會佯裝還在府內,明麵上由王齕擔任主帥,引誘趙軍出戰的同時,提前派出兩支兵馬迂迴,嘗試切斷趙軍的後路。”

“之後,本帥再親自出現,一揚我軍士氣,二讓敵軍惶恐,把首戰當成決戰來打,一戰定勝負。”

“可若是那樣,我軍絕對無法取得如今的長平勝果。”

白起十分嚴瑾地說道:“因為不具備全殲的條件。”

“原本王上也隻把這當成一場小戰,冇想到會發展到如此地步。”

“是的,所以您和廉頗就這樣錯過了,而並非是因源於懼怕。”

江逸說道。

白起忽地正色道:“這天下隻有人怕白起,豈有我白起怕人?”

“在曆史上,王翦和李牧交手過!”

江逸趕緊轉移話題。

白起立即問道:“戰局如何?”

“李牧被王翦用反間計設計殺害!”

白起:“……”

“難道王翦無法正麵殺死李牧?”

“李牧到底是何許人也?”

在白起看來,始皇帝時期的大秦應該是很強的,王翦又是一統的關鍵人物,按道理不應該打不過李牧。

江逸隻用一言概括:“一個能把匈奴人打得十多年都不敢接近趙國邊境的人物!”

“臥槽,真的假的,李牧那麼厲害?”

觀眾們睜大了眼睛,匈奴人即便在漢朝都是極大的威脅,李牧時期還冇一統呢,就能把匈奴打成這樣?

他們雖然聽過李牧的名字,但大多隻知道他是名將,事蹟知道的很少。

直到江逸說出這話,很多人纔對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繼續說。”白起微微坐直,立即就對李牧有了一定的尊重。

江逸回道:“李牧原本是趙國北部邊境的將領,長期駐守代地雁門郡,負責防備匈奴,但每次匈奴人來襲,他都隻是收攏人馬退入營壘固守。”

“他還下令,誰要是敢去捕捉敵人立即斬首!”

“嗯?”

白起微微詫異:“看這將領的行事作風,也不像是能跟王翦打的。”

“是的,李牧在邊境期間一直堅守這樣的策略,他在職期間,人馬物資遭到的損失甚至可以忽略不計,以至於匈奴人和趙國的守邊官兵都認為他膽小如鼠。”

“趙王也因此責備李牧,但李牧並冇有聽從他的意見,趙王一怒之下就把他給召了回來……”

江逸詳細說道:“在之後的一年多裡,每次匈奴人來打,趙軍都必定頭鐵地和他們交戰。”

他一邊說,一邊開啟了一麵時空之鏡。

上麵出現了趙軍和匈奴人硬拚時的慘狀,幾乎就是被碾壓的。

唉,想當年趙邊騎是何等強大,中山國說滅就滅,五國伐齊時,廉頗隻帶六千趙邊騎就把齊國技擊之士殺得人仰馬翻。

甚至,在公元前269年,秦國大將胡陽率兵10萬秦銳士和趙國交戰,最後的結果居然是秦軍敗了。

要知道當時的秦軍已經大有橫掃**的勢頭,實力已經極強,可趙邊騎在趙奢的帶領下硬生生讓秦軍大規模潰敗。

可到李牧時期就不一樣了,曾經讓異族們忌憚的趙邊騎在冇有李牧的訓練之前,竟然被匈奴吊著打,一年多的損失比李牧在位時幾年的還要低,導致百姓們都難以耕種。

看到趙邊騎被打成這樣,白起內心驚訝的同時也很快梳理了關節,估計是精銳被打冇了……

“李牧,邊境還是由你去鎮守!”

畫麵之中,趙王親自來到了李牧府邸。

“王上,末將病了……”

李牧躺在床上,看起來臉色發白。

“你冇病!”

趙王白了他一眼。

李牧搖了搖頭:“王……王上,末將實在是病體難愈,恐難以勝任。”

“那你何時能病好?你病要是不好,本王可得每日大張旗鼓的來一回!”

趙王哪裡不知道李牧的花花腸子。

李牧十分‘虛弱’地道:“可是病好了,末將也無法再率領邊軍了……”

“為何?”趙王有些點不耐煩了。

李牧這才說道:“若……若是大王一定要用末將,那末將還是會像以前一樣做的,大王是否會怪罪?”

“不怪!”

趙王恨不得往李牧肚子上捶一拳,一肚子壞水:“那你什麼時候病能好?”

“大……大概明日吧。”

“明日馬上收拾東西走人!”

“是!”

畫麵一轉,李牧又成功走馬上任,來到邊城,繼續執行原來的計劃。

匈奴又開始了好幾年都一無所獲的日子。

“李牧這個膽小鬼,連和我們交戰的勇氣都冇有!”

“趙國怎麼會派這樣的廢物來鎮守邊境,真是丟了他們祖宗的臉!”

匈奴人又氣又罵,李牧依然瀟灑自在。

可是,將士們閒不住啊。

他們前些年好不容易可以不用縮頭了,結果被匈奴人暴打了一年,這些年又得開始忍氣吞聲,壓根就冇出過氣!

“將軍,你就帶我們打一仗吧!”

“就是啊將軍,我們絕不能讓匈奴人和王上小瞧了我們!”

“懇請將軍帶我們迎戰匈奴,是輸是贏我們都認了!”

士兵們都快憋瘋了!

李牧放下正在閱讀的竹簡,起身看了眼請戰的將士。

一向不主張進攻的他忽然說道:“既然要打,那就得贏。”

“將軍,你同意出兵了?!”

將士們哪裡敢相信!

李牧浩立在眾將麵前,毅然道:“當然!”

“小仗勝了也不足言勇,大勝方為強軍!”

“匈奴人已經幾年冇嘗過甜頭了,他們一直認為我們趙軍軟弱,現在正是最想要掠奪我們的時候。”

“一旦我們賣出破綻,強大的yu望就會讓他們輕敵並大舉冒進,而多年的休整已讓我們足夠強大,正是出兵的好時機!”

趙軍將士前所未有的激動起來,眼裡冒著如狼似虎的凶光!

李牧還有句冇說的就是----

趙軍壓抑瞭如此之久,現在已經到達了爆發的臨界點。

也隻有這樣的狀態,才能給匈奴迎頭痛擊!

他何嘗不是在等他們實在忍不住了,來大規模找自己請命呢?

有時候恥辱,也是人奮進的動力!

“一場大戰很快就要來了,並且是由我們主動發起!”

“現在本帥命令你們,準備精選的戰車一千三百輛,精選的戰馬一萬三千匹,敢於衝鋒陷陣的勇士五萬人,善射的士兵十萬人,把他們全部組織起來訓練作戰!”

“本帥給你們的任務隻有一個----”

李牧頓了頓,厲聲喝道:“讓趙邊騎,再次揚名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