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時期還冇有馬鐙,匈奴人的彎刀一旦全力砍下,很有可能就會摔落。

在趙軍橫衝直撞,且已經被打散的陣型中,這個弊端格外明顯。

不少匈奴人亂局中失手,既被戰馬踐踏,又被趙軍的車輪滾滾碾過,戰場看起來十分的血腥,卻讓古今觀眾十分興奮!

“麻的,激動啊,這纔是真正的趙邊騎好吧!”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戰車壓過去我居然覺得很解壓,這是怎麼回事?”

“哈哈哈,樓上,那是咱和匈奴人骨子裡的仇恨!”

“真的,看秦趙打仗我還會心疼趙軍,畢竟那都是一家人,可隻要是打匈奴,就算是不認識的咱也得幫幫場子!”

華夏觀眾興致勃勃地交流道,他國觀眾毫無參與感,甚至十分懷疑,這真的是上帝之鞭阿提拉的先祖?

戰車兵不斷朝前碾壓,趙國步兵緊隨其後,匈奴騎兵在和戰車兵的第一波交手中,就已經衝勢大減,現在又不得不分心來對付趙國步兵,頓時更加吃力。

趙國步兵迅速結陣前衝,集刺殺、砍殺、掃殺等等戰法為一體,幾乎一殺一個準。

匈奴騎兵兵鋒三次受挫,這會在步兵麵前也成了紙老虎。

很快,趙軍的戰車兵和重裝步兵相互配合,成功分割開匈奴軍隊,逼得他們不得不各自為戰,成為了熱鍋中的一盤散沙。

弓兵對分隔開的匈奴兵再次射箭,天空彷彿下起了箭雨,匈奴人在這場大雨之中,一個接一個地死去,徹底失去了反擊的力量。

“撤,快撤!”

大單於終於意識到己方和趙軍的差距,這會也顧不上後麵到底有冇有包圍圈!

再不殺出去……他們可就交代在這了!

李牧騎在戰馬來到高處小丘,居高臨下觀望著整個戰局。

在這邊激戰的同時,趙國一萬三千精銳騎兵,早已奉李牧的命令從匈奴軍的左右側翼向北進軍,繞到敵軍後方,結成了防守陣勢!

數以萬計的弓兵攜帶工具緊隨其後,不斷在騎兵的後方深挖多條壕溝,砍伐樹木、佈設數重木柵鹿角,在防禦薄弱處架設盾牌和長戈,在木柵鹿角後拉弓搭箭嚴陣以待。

很快,他們構築起了層次分明、易守難攻的防禦營壘,準備徹底斷絕匈奴騎兵北歸的道路。

“大單於,不好了!”

匈奴單於正帶隊往後跑,斥候十萬火急地奔來:

“稟報大單於,我……我們的後路被斷了,趙軍已經在路上建起了營壘!”

“構築了營壘?!”

匈奴單於彷彿被雷轟了一樣,腦袋瓜子都嗡嗡的。

這下,他們要突圍的損失更大了!

他回頭仔細檢視了趙軍陣勢,己方不斷地被屠殺,戰線不斷朝自己這靠近。

他們,已經完全陷入了腹部受敵的局麵!

一群自負頂級的狩獵者,到頭來,卻進入了‘羊’的包圍圈!

匈奴單於感受到極大的恥辱,可當務之急還是得跑路。

“全軍馬上分成南北兩路,北部軍隊往北全力突圍,南部軍隊繼續進攻,為北部軍隊爭取時間!”

“無論如何,我們也要保證一支部隊能夠殺出去!”

匈奴人彆無選擇,隻能斷腕求生。

於是,在幾個匈奴人大將的帶領下,冇能及時在軍隊中靠北的士兵隻得調轉馬頭。

再往北的話,會有一群匈奴勇士殺死他們!

否則,誰還會願意去給那高高在上的單於斷後呢?

他們的士氣徹底衰竭了,來時有多麼快樂,現在就有多麼絕望。

南部士兵再次遭受到趙軍各大兵種的洗禮,瞬間也顧不上什麼狗屁勇士了,大家都開始無視單於的命令四處奔逃,誰敢擋就和他們拚命!

匈奴單於眼看如此,也隻得任由他們和自己一起北上。

“殺!”

李牧見狀,指揮各路趙軍瘋狂追擊,趙軍士兵眼看勝利就在前方,多年的恥辱很快就能洗儘,各個嗷嗷叫地往前衝!

“處死這些匈奴人!”

“趙邊騎可不是好惹的!”

“哈哈哈,看看誰纔是羊!”

一時間,匈奴人血流成河、屍堆成山。

戰場上喊殺不停、哀嚎不斷,天都彷彿變了顏色,平添血紅……

畫麵一轉,李牧再次整軍來到陣前,眺望著往漠北逃竄的匈奴,心底不知在想些什麼。

“將軍,我們殺死了十多萬的匈奴人啊,他們留下的大批物資全是屬於我們的了!”

“原來匈奴人如此不堪一擊,之前居然輸給他們,真是發覺自己越來越羞愧了!”

“那還不得多虧大將軍嘛,什麼叫戰術,這纔是啊!跟著他打仗真叫一個痛快!”

幾個趙軍將軍渾身是血、興高采烈地交流著。

他們都十分拜服地看著李牧,不少人終於明白,李牧多年來的苦心。

想起自己曾經無數次在背地裡說他軟弱,罵他各種難聽的話,許多士兵都心懷愧疚對走到李牧邊上,由衷的拜服。

“多謝將軍,帶我們邊軍揚眉吐氣!”

“將軍,從今以後我的命就是你的!”

“將軍,以前是我們不好,不該對你有偏見!”

“將軍,匈奴人已經逃很遠了,我們現在還去追嗎?”

很多人恨不得再多打幾場痛快戰。

李牧虎目深凝,並冇有追究任何人的罪責。

隻高揚起劍:“傳我命令,整軍北上!”

“我們要去踐踏匈奴人的土地,用他們的血去警告他們整個民族,中原人不是好惹的!”

“爾等,可敢?!”

李牧爆喝道。

“敢!”

“敢!”

“敢!”

許多士兵原本還挺累,一聽這話頓時打了雞血似的鼓足勁上馬。

落日的晚霞照在李牧的側麵,這位由此開始名聲大噪的戰國名將,率軍踏上了一條在戰國時期,就揚我華夏國威的道路!

他親率軍隊往北衝去,數以萬計的趙國兒郎緊隨其後。

餘暉,照亮了這群勇士前進的路……

畫麵,也到此,逐漸消失。

觀眾們看得酣暢淋漓,回味無窮。

“唉,我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江神在被問是趙國人時點頭了。”

“我們不僅僅是大秦的後裔,更是韓趙魏楚燕齊的後人,他們對華夏文明,其實也起了很多推進作用。”

華夏觀眾對自家的文明,又有了更多的思考。

說是大秦的後裔自然揚眉吐氣。

但自稱是趙國這類國家的後裔,也同樣值得驕傲!

在他們感悟的同時,江逸對白起說道:“就這樣,在不久之後,李牧軍攻滅了襜襤(chā

)、擊敗東胡軍、降服了林胡。”

“之後十多年,匈奴都不敢接近趙國邊境城鎮。”

他再看向白起時,白起翻開一個新杯子,親手往杯子裡倒上了茶,放在了自己邊上。

“李牧,值得此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