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注視著白起,從他的表情壓根看不出這位殺神到底想的什麼。

唯一能夠剖析他心境的,怕是隻有這時候的動作。

這些動作敵人是不能信的,但現在,江逸相信,白起不至於在自己麵前玩用在戰場上那套。

“李牧這種誘敵手段,在漢朝時曾經被運用過,但因為準備不足,本該為馬邑之戰的一次佈局,成了馬邑之謀。”

“當時漢朝諸將並冇有意識到,李牧看似隻出手了一次,卻佈局了數年,而漢朝隻以大量牲畜為誘餌,冇有牧民,最終招致匈奴人察覺,功虧一簣……”

江逸給白起介紹道。

白起淡笑道:“李牧騙的不僅是敵人,他連趙王都騙了,此人在任職時就已經做好了謀劃,忍耐力非比尋常。”

“這纔是真正的兵家,能容得了汙言穢語,容得了所有人的不理解,蓄勢待發,隻為一擊滅敵。”

“單憑此戰,就算他日後再無任何戰績,也足當名將。”

江逸搖頭:“但這隻是他的開始。”

“李牧在對抗秦的時候更是極強,甚至能在趙國已經不複當年的情況下,抗秦的同時,南拒韓魏。”

“哦?”

白起對李牧的興趣越來越濃厚了:

“始皇帝在位之時,離王上之後纔不過三年零三天,即便到他親征,趙國發展的時間也不多,在此等情況下,他竟能做到你所言的這些?”

他可不相信,趙國能在區區幾年就恢複巔峰實力!

也正因此,他纔在聽說李牧居然能把匈奴給打趴後,纔會對他更加尊重。

現在,這位名將還拿著趙國這樣的爛牌,反勝了大秦?

“是的,李牧在一係列的作戰中,屢次重創敵軍,卻從未經曆過任何失敗,顯示出了高超的軍事指揮藝術。”

“尤其是破匈奴之戰和肥之戰,前者是華夏戰爭史中以步兵大兵團全殲騎兵大兵團的典型戰例,後者則是圍殲戰的範例!”

華夏的常勝將軍實在是太多了,很多戰法即便是後人也得反覆研究。

有這樣的根基在,華夏怎會滅亡?

華夏後人的寶藏,是千年之戰、千年之強、千年之政,各朝各代,或皇或將,或臣或民,都有後世可以享之不儘的智慧!

就拿李牧打匈奴這戰來說,若是漢朝的馬邑之謀能學到精髓,打匈奴也就不用後期那麼麻煩了。

“肥之戰?”白起頗為好奇。

江逸說道:“這一戰,李牧打敗了秦國大將桓齮,而且戰法和破匈奴之戰類似,卻更勝一籌。”

時空之鏡上,出現李牧率領邊軍南下抵禦秦軍的畫麵。

“將軍,如何應敵?”

熟悉的副將和士兵臉龐出現在古今觀眾麵前。

比起之前的破匈奴之戰,這場破秦之戰讓觀眾們更加拭目以待。

那可是戰無不勝的秦銳士啊,何等的威風八麵。

而趙國呢,連年戰爭,再加北部代地地震,大麵積饑荒,導致家底已經窮的不像話了。

昭襄王打的趙國還有一定的實力,因此用反間計調走廉頗也是形勢之舉。

可李牧時期呢,秦國蒸蒸日上,趙國一天不如一天!

如此反差之下,秦國還是得對他用反間計!

因此可以說,李牧絕對是那個時期,創造出形勢的人。

“築壘固守,避免決戰,無論秦軍如何叫陣,我們隻需要閉關不出。”

“他們連續獲勝,士氣極高,如果我們倉促迎戰必定失敗。”

李牧依然是那般沉穩,好像無論發生什麼都無法擊倒他。

他的自信,換來了整個軍隊的鬥誌。

他們都對自己的元帥絕對信任,彆說是守幾天,就是守幾年,他們也不會再像之前那樣沉不下心。

李牧手搭在佩劍上,仔細看著麵前的沙盤,心中籌謀著計策。

桓齮挑戰了一段時間,發現趙軍的耐心居然出奇的好,一時半會也冇有任何辦法。

“李牧必定是想學當年廉頗拒王齕的手段,來阻擋我們秦軍前進,雖說大秦完全耗得起,但王上誌在一統六國,絕不可在此多耗時日。”

桓齮心生一計,立即率領主力進攻肥下,企圖誘使趙軍來援。

等他們脫離營壘之後,再一舉殲滅!

“元帥,秦軍去打肥下了,我們是否前往救援,否則肥下必定不保!”

趙國將領趙蔥著急請命。

李牧搖頭:“此乃誘敵之計,敵人打哪,我們就去救哪,那就完全被牽著鼻子走了!”

“到時他們可以想怎麼設伏就怎麼設伏,想讓我們走哪就走哪,這是兵家大忌。”

“應對這樣的策略,我們隻能想辦法反牽他們的鼻子!”

觀眾們發現,李牧對戰局始終有著自己的想法,做什麼都是出奇的堅定。

“桓齮這是把我當成廉頗將軍,一旦我不出手,他必定會認為我采取的是廉頗將軍當年的戰術,就會更加肆無忌憚去打肥下。”

“可是肥下怎辦?”趙蔥忍不住又道。

李牧笑道:“對秦軍而言,肥下和秦營,哪個更重要?”

“當然是秦營了!”趙蔥忽然悟了。

“冇錯,桓齮已在本帥股掌之中!”

……

畫麵一轉,李牧主動出擊,很快便攻占了秦軍大營,俘獲全部留守秦軍及輜重。

獲勝之後的他並冇有得意忘形,很快佈置起下一步。

“桓齮必定會回援,馬上在此處部署一部兵力由正麵阻擊敵人,將主力配置於兩翼,務必讓秦軍付出慘重代價!”

李牧指向陣圖上的一點。

“可是桓齮會來嗎?畢竟他也是秦國的大將,應該很清楚這些!”

趙蔥問道。

李牧自通道:“秦軍這些年風頭過盛,丟失營盤是他們絕不能容忍的,尤其是像桓齮這樣的人。”

“因此他必定會來,而我軍隻需以逸待勞,圍而殲之!”

現代世界,始皇帝漠然盯著李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