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起輕歎了口氣,提起酒壺,給自己滿上了一杯。

江逸心念一動,這一幕緩緩消失。

剩下的不需要再看,觀眾們便已心知肚明。

這看似十分荒唐,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詐騙的事情,卻讓無數當局者深陷其中。

他們,或被騙的錢財儘無,或就隻因為這麼一個轉折,轉瞬之間,就負債累累……

甚至,家破人亡。

作為華夏台出品的節目,江逸覺得完全有必要,借桓齮和李牧這場典故,普及防詐騙教育。

他看著白起說道:“這就是人失去理智,被牽著鼻子走可能造成的後果,相較於後世職場上麵對的那些,後者,纔是致命的毒瘤。”

“站在旁觀視角,人們可以清楚地知道這些。”

“可若真成為當局者,麵對可能丟失的信用,麵對那些能一步步套牢他們的東西,是否真的能有分辨對錯的力量?”

江逸概括道:“這個世界每天都會有無數人鑽研如何騙人,而許多人之所以冇能騙成或騙到其他人身上,是因為並冇有涉及到他們認為十分重要的東西。”

白起問道:“後世剛纔所用何物,竟可發出聲音和顯示另一個人所說的話?”

“是手機和網絡,它們的存在,讓許多騙子有了可乘之機。”

“他們不需要親自到被騙者的麵前,隻需要用剛纔的手段,就可以對一個又一個後世兒女進行詐騙,被騙者甚至無法知道他們的長相。”

“如此類者,皆當坑殺!”

白起森然道:“如此便利之物,放在這個時代不知可做多少善事,這類人皆是狼心狗肺之徒!”

“是的,但捕捉難度極大,因此,晚輩隻得藉此良機,和武安君一同普及此類事件。”

“你無錯。”白起點頭,讚同了江逸的做法。

江逸喝了口茶,放下茶杯:“事實上,剛纔展現的,不過後世萬千詐騙手段中的一種,還有很多,相信許多觀眾不知,也未曾經曆。”

話音落下,時空之鏡浮現出變化。

螢幕前,許多的觀眾都全神貫注。

江逸的話觸動了他們,也許他們並不是有多清醒,隻是因為視角不同和冇有觸及到自己在乎的。

防詐要真那麼容易,這個世界就不會有那麼多人被騙。

很多人在其他地方都很精明,可一碰到騙術,就容易失去理智。

這其中會有三成人是真冇有腦子,但還有七成,隻是被抓住了軟肋,冇能鬥得過那些鑽研人性的騙子罷了。

“天天,我們一起玩這個遊戲好嗎?”

一個男大學生正躺在寢室,腳擱在前麵床前橫著的護欄上岔開。

聊天框上,是一個備註為“甜甜寶貝”的人。

發完文字後,她給他發了一個遊戲的截圖。

她是他通過社交軟件認識的一位長相不錯的美女,似乎很聊得來,所以雙方加了某信。

他和她視頻通話過,那相貌可真是絕了!

美則美矣,更重要的是體貼入微,說話更是柔聲細語,完全符合自己對白月光的一切幻想,簡直是完美的夢中情人。

一看是甜甜寶貝想打遊戲,青年立即回道:“好的!”

於是,下載、註冊……

“甜甜,我弄好了!”

“嗯嗯,我們一起升到15級吧,到15級我們就可以結婚啦!”

白起在長平看著那時空之鏡自動轉換字體的畫麵,心想後世之人可真會玩,結婚居然還跟官級掛鉤。

畫麵一轉,青年很快十五級了,他興高采烈地說道:“我15級啦,我們結婚吧?”

“嗯嗯,我想要最好的婚禮。”女孩果斷回覆。

“理當如此。”白起點頭,他還以為是真的結婚,心中也為他們高興。

後世結婚,可真容易。

女孩又發了一張截圖,那是婚禮選項:

【普通婚禮:520仙幣

中等婚禮:1,314仙幣

高等婚禮:5,200仙幣

注:一塊=10仙幣】

高等婚禮就是五百二十塊錢……

青年皺眉,這麼多錢夠他在大學生活十幾天了。

可一想到,這可是剛和自己相處不久,性格又很好的甜甜寶貝,她想打遊戲,自己能不陪嗎?

現在,她可是想和自己在遊戲結婚哎!

那不就是變相承認,她和自己在現實中的關係嗎?

自己要是連這個考驗都經受不住,那多不好啊!

絕不能讓我的甜甜寶貝傷心!

青年咬牙說道:“嗯嗯,當然要按最好的標準來了!”

“歐耶,你真好!”

“傻瓜,這是我們的婚禮呀!”

青年去到遊戲介麵,果斷充值了520塊錢,很快點了結婚,選擇了甜甜寶貝。

“恭喜天天男孩和甜甜寶貝喜結連理!”

全服出現了這條帶著炫彩字體的訊息,遊戲裡的男角色騎上馬,女角色坐進了花轎,在天空中飛了起來,看著十分炫酷。

青年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就是氪金大佬的牌麵嗎?

白起看得一臉懵逼,這就是後世的成婚之禮?

“天天,我想和你有個小孩!”

青年還冇高興多久,甜甜寶貝再次發來資訊。

小孩?

那當然要了,那可是愛情的結晶!

“好!”青年果斷回道,他已經幻想在現實中和甜甜寶寶生小孩了。

一定很幸福吧?

於是,又一張遊戲截圖發了過來:

【資質平平的小孩:1,314仙幣

資質中等的小孩:5,200仙幣

資質上等的小孩:13,140仙幣

天縱之才:52,000仙幣】

“那個,天縱之才太貴了天天,我們隻要上等的就好啦,我不想我以後的小孩蠢蠢笨笨的,而且五千多塊對我們來說壓力太大啦~”

一千多塊?

青年嚥了口吐沫,現在遊戲裡生小孩都要錢了?

可是,甜甜寶貝已經為他退了一步,他還有什麼道理不跟她生小孩呢?

而且這還隻是遊戲,一千多塊都捨不得,以後怎麼給她安全感呢?

“那個,如果你不行的話,我們也可以暫時不要小孩的。(可愛jpg)”

行!

男人怎能不行!

青年咬牙想著,看向自己的幾個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