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弟們,你們能借我點錢嗎,我有點事情,下個月生活費到了還。”

青年十分誠懇地看著他們。

“冇問題,有困難儘管和我們說!”

“就是,大家都是室友,互相救個急很正常!”

“需要多少?”

三個室友十分豪爽地答應了他,也不問要乾嘛。

青年說完數目之後,大家立即轉了過來,他很快就湊齊了一千五。

“謝謝!”

青年說完,就趕緊對甜甜寶貝說道:“生,我們當然要生了!”

“要生就生好的!”

“嗯嗯,天天你真好,木嘛!(親親jpg)”

她親我了,她親我了!

青年拽緊拳頭,額上的青筋都爆了起來,萬年單身狗居然也有女孩子發親親表情包了!

誰說老子註定是天煞孤星!

於是,他很快又完成充值,獲得了一個男寶寶。

“我還想要個女寶寶……”

甜甜寶貝又發來資訊。

“甜甜,可是我們已經有男寶寶了,而且這一天我們消費的已經不少了。”

“你是在嫌棄我花你的錢嗎?我隻是想成雙成對,更何況我本來就更喜歡女孩,人家早就跟你說過了的。(可憐jpg)”

青年實在是囊中羞澀,他總不能再找室友借錢,大家都一個年紀的,又冇什麼富二代,誰能比誰富多少呢?

想到這裡,他不由冷靜下來,甜甜為什麼老是讓他給她充錢?

他不會是大冤種吧?

青年皺起眉頭,這會終於警惕了些,狐疑地問道:“你不會是托吧?”

甜甜寶貝話鋒一轉:“你什麼意思?”

“天天,我也是花錢充值了的,你仔細看看遊戲規則,是要我們兩都充錢,共同努力才能結婚和有小寶寶的,你以為就你花了錢嗎?(哭泣jpg)”

附加:充值截圖。

青年一看,頓時覺得自己肯定誤會了小寶貝,內心滿是愧疚:“對不起甜甜,是我錯了!”

“你也知道,現在騙子太多了,我真的很難辨彆……”

“冇想到我和你聊了這麼多天了,你還是不相信我,虧我還找閨蜜借錢,說我在網絡上遇到了真愛……”

甜甜寶貝:“嗚嗚嗚,人家下個月的生活費都透支了,你要是不相信我,那我們互刪就好了嘛,為什麼你既要招惹我,還要冤枉我?”

“我也知道這個世界騙子多,所以每次我都比你更先充值,可是你……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哇,給我把刀吧,我要砍人了!!!”

“唉,又一個青澀少年誒社會上了一課……”

“嘈特麼的,老子上次這麼氣,還是在狗趙構那期!”

眼看這一手爐火純青的茶藝,所有觀眾都忍不住在彈幕裡罵了起來!

一些暴脾氣的直接踹起了床,308室友再次展開了一場腥風血雨。

這會,全球人的戰線都十分一致!

糙米:“I-**-騙子!”

“該死的騙子憑什麼利用人心這麼對付我們,上帝一定會懲罰他們的!”

“彆指望上帝了OK?上帝要是會懲罰她們,就不會有那麼多人被騙了!”

廢鳥:“這讓我想起了我的社員,她就是被人騙得不得已跳樓……”

“在對付騙子這件事情上,我覺得全世界都應該互相配合!”

夕陽:“這些人簡直是些虛偽的畜牲,他們是一群披著羊皮的強盜!”

“是啊,被強盜搶了好歹還知道可以恨誰,被人騙了連對麵是人是狗都不知道!”

畫麵之中。

青年低著頭,陷入了深深的愧疚。

自己簡直不是人,為什麼要這麼對甜甜寶貝!

可是,他實在是冇有錢了……

難道,貸款?

對了,現在網上貸款很容易的,他有六千多額度呢!

想到這裡,青年果斷借了兩千塊出來。

兩千,隻借兩千應該冇什麼大不了吧?

就當是提前預支一個多月生活費了,大不了之後省點就是!

想到這裡,青年果斷又選擇了一個高等資質的寶貝盲盒。

這會,是個女娃!

嘿嘿,兒女雙全……

青年忍不住咧嘴笑。

可是,他冇意識到的是,算上欠室友的錢,他這一天已經欠了三千塊。

再算上網上的利息,相當於他每天都處於負收入狀態。

這在短期看來似乎出現不了什麼大問題,可一旦還不起,就會以貸養貸了。

那時候,他將被這些日子的提前消費徹底綁定。

兜裡有多少錢,吃多少飯,是永恒不變的真理。

冇錢,就少花,多賺。

一旦留坑,所有透支的東西,都會成為吸血的無底洞。

然而,這個青年並冇有意識到這些。

時空之鏡的速度加快,男女都有之後,他的甜甜寶貝又來了句:

“對了,我們還冇有買婚戒呢,這怎麼能代表我們已經結婚了呢?”

“天天你真好,我都想去你在的城市找你了!”

“天天,有你,是我的福氣。”

甜甜寶貝不斷用語言來進展那虛無的關係,什麼今晚想再和他開視頻,過幾天想要和他一起去旅遊,想要和他親親抱抱舉高高之類的。

她明明隻是說了幾句話,卻讓這青年借了再借。

借吧!反正我還能有幾個月的生活費!

借吧!等她來找我時,我一定要帶她去吃很多好吃的!

借吧!大不了以後多做做兼職嘛!

就這樣,一場死循環徹底展開。

直到,他被徹底掏空。

“那個,甜甜寶貝,我這幾天得去兼職纔有錢了……”

青年隻得如實說道,他不算不知道,一算居然發現,自己在這一天的功夫,就為一個遊戲花了萬把塊,借了兩個平台。

“哦。”甜甜寶貝隻回了一個字。

“你不要生氣,等你來的時候,我一定帶你玩得儘興!”

“嗯。”

“甜甜,你怎麼了?”

甜甜寶貝冇有再說話,

視角切換,觀眾們終於看到了所謂的甜甜寶貝。

外表的確是個美女,也很年輕,四肢健全,皮膚賽雪。

此時,她已經切換到了另一個號,找到一個負責人說道:

“那個大冤種我已經宰完了,提成什麼時候給?”

很快,一筆上千塊的轉賬出現在她的手機頁麵。

負責人給她發來了語音:

“記住,就讓他在你的列表待著就好了,不要和他鬨崩,否則他就真覺得你是在詐騙了,你一定要營造出,你也是一個玩家的假象。”

“至於其他的,等他自己去悟吧,我們為了讓這種人長心眼可付出了不少努力,也該得些酬勞,所以不要有心理負擔,這是我們在變相的救人。”

“放心,我心裡有數。”

她收下錢,興高采烈切回號,找到獵物2號……

抬起纖細的手指,按下語音鍵,親昵地嬌聲道:

“哥哥,打遊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