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可以這樣?”

江薄雅張大嘴巴,呆呆的看向沈萬榮。

隻見到,沈萬榮從秘書手裡接過筆,拿了張便簽,寫了個----“1”!

“現在,讚同比反對多了一票。

沈萬榮決定壓壓江薄雅的氣焰。

冇等江薄雅反應過來,他直截了當道:“從今天開始,江逸就是我們台裡的副導演,享受副導演級待遇。

“這事,不用再考慮了!”

沈萬榮暗暗吃驚,他之前就說過,要是江逸第三期數據好的話,可以不開會就給江逸升職。

現在他之所以把這件事拿出來討論,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訴所有人,江逸的實力可以做副導演!

可是他萬萬冇有想到,在這板上釘釘的爆炸數據麵前,居然還有這麼多人不顧客觀事實,一個勁的靠向江薄雅!

不殺殺她的威風,這些台長都快分不清誰纔是話事人了!

這次,江薄雅冇有反駁,欲言又止。

光頭台長拉住了她。

“江台,第三點纔是最重要的。

光頭台長在她耳邊提醒道:“堅決不能讓典藏華夏上線電視台,江逸升職的事情就當賣給總檯長一個麵子。

“嗯。

江薄雅冇再說話,她知道,第三點纔是重頭戲。

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讓江逸如願以償的,要是讓典藏華夏上線電視台,那影響力還了得?

為了這一點,江薄雅甚至已經做好了和沈萬榮翻臉的準備。

不管是否成功,哪怕隻是往後拖延幾期,也是好的!

總之,她就是不想讓江逸和典藏華夏太順風順水,更何況這次大概率還會把她台下的節目取締。

這怎麼忍得?

“第二點,關於典藏華夏第四期的經費,台裡擬定撥款兩個億。

“你們可有異議?”

這一次,台裡冇有出現任何反對的聲音。

就連江薄雅都出奇安靜。

誠然,典藏華夏第三期出現的幾場大戰役,無論是群演,還是場景方麵都十分到位。

在資金投放方麵,典藏華夏的質量已經足夠說服所有人。

當然這也就是國家台纔有錢這麼財大氣粗,換了其他平台,隻怕稽覈都得幾個月。

這也是江逸當初為什麼選擇國家台的原因,牛逼啊。

“那這次就撥款兩個億。

沈萬榮滿意的點了點頭,心想這些人總算是識相了,腦子冇有全壞。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纔是最難的。

沈萬榮繼續道:“第三點,關於典藏華夏是否上線電視台的事情。

“還是老規矩,會上儘管提意見,會後一切異議無效。

“總檯長,我反對上線電視台!”

這次反對的不是一些台長,而是一些導演。

他們可不想自己導演的節目被取代,成為典藏華夏上位的犧牲品。

為了避免這個風險,大部分台長都站出來反對。

隻有一些和陳導關係比較好,又看好江逸的導演,纔沒有跟風。

但這些人,隻占了少部分。

“總檯長,目前台裡所有的節目都辦得好好的,而且收視率都不低。

一個短髮女導演說道:“要是突然上線一個新節目,彆說我們難以接受,就算是觀眾,也未必會買賬啊。

“到時候原節目突然消失是小事,國家台的公信力也會大打折扣。

有短髮女導演開頭,越來越多的導演發聲了。

“就是啊總檯長,總不能因為典藏華夏在直播上火爆了,就讓我們這些本來就做得不錯的節目被取締吧?”

“我們和很多製作團隊都簽了一年的協議,總不能突然毀約啊。

“而且這樣下去,我們和演員、主持人們,也都冇辦法交代。

一個瘦如竹竿的導演發言:“我們總不能告訴他們,是因為典藏華夏火了,因為江逸這個主持人比他們更好,所以他們被淘汰了吧,這樣就算是江逸,在台裡也不可能混好的!”

這些導演的話無不擊中要害,就連沈萬榮都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

糟糕,總檯又開始動搖了!

陳導瞅見沈萬榮這臉色就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

這大概是快退休人的通病,寧願少做點事,也不想冒險。

陳導立即說道:“可是典藏華夏遲早是要上線電視台的,而且經過這三期,無論是典藏華夏,還是江逸本身的能力,都得到了很不錯的反響,我們不能因為同情,就不去打造這樣一個好節目了!”

“我覺得也對,台裡不能光以資曆和同情去做事,能者居之,自古如此。

一個和陳導關係不錯的導演站出。

”嗬嗬,你們跟江逸關係好,當然為他說話了!”

一個導演憤憤不平。

這時,光頭台長說話了。

“總檯長,我覺得陳大發說的確實太片麵了。

“我們作為高層,必須統籌全域性,不能因為一個節目火了,就讓他去替代另一個冇有問題的節目。

光頭台長起身,麵前所有高層。

“試問,如果隨便一個節目火了,就可以替代另一個節目的話,那讓那些做小眾節目的團隊怎麼想?”

“時刻冒著被頂替的風險,他們還能安心的打造好節目嘛?”

光頭台長的話得到了不少人的讚同。

陳導依然冇有放棄:“這可不是隨便替代節目!”

“台裡完全可以找到一個冇有存在必要的節目,然後取代它,讓我們台的所有節目精品化!”

所有節目精品化……

這可是所有文化企業的最高追求。

沈萬榮一聽也動心了,要是可以在退休前,推動所有節目精品化的話……

那對他來說,可就是國家台妥妥的功勳!

在退休前,完成這麼一件大事,著實不錯!

江薄雅看到沈萬榮這搖擺不定的眼神,心中就一陣鄙夷。

冇點立場,還是早點退休吧!

江薄雅起身,果斷站在了光頭台長那邊。

“總檯長,我也反對讓典藏華夏上線電視台!”

江薄雅起身,雙手搭在會議桌上:“原因剛纔導演們都說得很清楚了,無論從哪方麵來講,這些都是不可行的!”

“怎麼不可行?”

“怎麼都不可行!”

江薄雅下意識答道。

忽然,她愣了愣。

這聲音……怎麼是從門口傳來的?

眾多高層不約而同的向門口看去。

一個穿著西裝,內搭白襯,繫著領帶的高大青年,俊逸帥氣的臉上掛著一絲無所謂的笑容,不知何時,推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