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起心想,他這一生未嘗一敗,也運用了很多兵法韜略!

怎麼後世光記得他殺的人多,卻忽略了他的兵法能力?

比起戰國名將排名,他這會更加在意,誰敢在自己麵前稱得上是兵仙?

江逸繼續吊他的胃口,緩緩道:“既是兵仙,也是神帥。”

神帥?

白起微皺眉頭,心底暗自捲了起來。

我是殺神,他是神帥,如此豈不是說,他還能統領本帥?

神帥神帥,可不就是能統領神的大帥?

“若真如此,本帥倒要和親自會會他!”

白起右手一推,茶杯平移到他邊上。

江逸放下茶杯,同樣看向他。

“哈哈,捲起來了兄弟們!”

“武將之間也卷啊,是我的話非得告訴白起,華夏除了神帥,還有軍神等等,讓他們在現代比個高下!”

“江神要是真有那能力,非得讓他把這些人全請來!”

觀眾們興高采烈地看著這些卷王,腦海不由幻想,未來哪天,萬一始皇帝帶兵拿下糙米,朱棣帶兵拿下夕陽,太宗打廢鳥和泡菜之類的,全世界都歸於華夏,這些皇帝會不會開始新的內卷?

“你在牽本帥的鼻子?”

白起對著江逸,眼中的殺意一閃即逝。

現代觀眾冇能注意到這細微的變化,依然在激烈地討論著。

江逸和始皇帝等人看得很清楚。

察覺到那股殺氣,江逸渾身的汗毛都下意識警覺起來。

“晚輩,是在與武安君論將。”

江逸表麵鎮定自若,心底想著,武安君雖然在古代傷不了他,可帶到現代那就不一定了。

他伸手,虛抓自己和白起麵前的空氣,一麵小小的時空之鏡彙聚成了一個“秦”字。

再往左滑,秦字旁出現一條小小的細杠,一個“漢”字再細杠左邊浮現。

繼續往左,秦漢三國、兩晉南北、隋唐、宋元明清等朝代依次出現。

江逸嘴角微揚,這是他對時空之鏡功能的一次小嚐試,想著它既然能根據自己的心念換大換小,那是否也可以變幻成各種形狀?

他證明瞭這個方法的確可行,這樣以後時空之鏡的作用似乎又多了些。

果然,人類是世界上最善用工具的存在,哪怕隻是一項看似隻能當放映廳的能力,也能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白起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這些朝代上,他問道:“秦之後,是漢?”

“冇錯,漢又分西漢和東漢,前者的開國皇帝是劉邦,後者是漢光武帝劉秀。”

“是他們,推翻了大秦?”

白起手搭在桌子上,眸中殺機畢露,看得觀眾們下意識側目。

江逸撇了眼白起的手,看來這位殺神隨時都有可能掀桌子。

這跟許多觀眾的固有印象不符,他們認為強者往往喜怒不形於色。

也有部分人在想,那大多是在強強對決和交鋒、談判的時候。

而且隻針對金字塔中間的那部分。

金字塔最上層,如始皇帝、如殺神,都是一怒諸侯懼的存在。

他們不是不形於色,而是很多常人以為應該生氣的事情,在他們眼中壓根不值一提。

可一旦涉及到重要的,那可就是伏屍百萬的怒火了。

“準確來說,是漢高祖劉邦和楚霸王項羽推翻的。”

江逸說道:“兵仙韓信,就是劉邦手底下的將領,是他輔佐劉邦造就了西漢。”

“如此說來,韓信也是大秦之敵?”

白起冷然道:“他何德何能?”

江逸鏗鏘有力道:“還定三秦,俘虜魏王、破趙取代、收燕奪齊,垓下之戰破項羽!”

“何為三秦?”

莫非……大秦還被分成了三份?

白起一邊問,一邊想著。

江逸徐徐解釋道:“項羽自立西楚霸王之後,違背先入關中者為王的約定,立劉邦為漢王,封巴、蜀、漢中四十一縣,都南鄭。”

“為了牽製劉邦的勢力,項羽隨即三分關中,立秦三將:章邯為雍王、董翳為翟王、司馬欣為塞王,是為三秦。”

“在為劉邦的獻計的過程中,這位兵仙就已經展現出了非同凡響的謀略之能,武安君且看----”

江逸手指落在“漢”字上,往上輕揮,時空之鏡驟然擴散。

在二人身旁,一頂軍帳出現。

他們看得見眼前發現的一切,但摸不著,以世外之人的角度,看著古今之事。

白起微微驚異地打量四周,再看向江逸時,心想還好這是後生,他要生在如今的趙國,必將無人可敵。

如此逼真的虛幻程度,足以以假亂真,若是虛幻出十萬大軍,自己防範了數月,結果發現是假的,那豈不是被他以一人之力,擋銳士百萬?

帳中,剛受封大將軍,年僅二十七歲左右的韓信,穿上了漢將之鎧,手執劉邦親賜的將軍劍。

雖說還未能主導過一場大戰役,但此時的他依舊威風凜凜。

隻是,和尋常不同,觀眾們細微看出,韓信的呼吸有些不穩。

“從其狀態而言,倒不像是戰場上千錘百鍊而出。”

白起掃了一眼韓信,彷彿在瞬間將他看穿:“但從其眼神中,本帥看到了渴望,此乃許久鬱鬱不得誌之人,忽得重用纔會有的反應。”

“可這樣的人,憑何成為一個大將軍?是策論出眾?”

白起對江逸說出了自己的內心想法,和後世交流這些並無大礙。

“因為蕭何----”

江逸解釋道:“在韓信成為漢營的大將軍前,先是在楚營項梁和項羽麾下,可惜他們身上貴族傲氣太重,壓根瞧不起韓信,竟隻讓他做執戟郎中。”

“哦?”

白起微挑嘴角:“那項羽可真不識得英傑,且不論韓信在之前是否有所功績,光就其表麵之英氣,僅做一個郎中必然大材小用。”

“這是連一個表現的機會都不想留給韓信!”

“本帥雖未見項羽,但已然料定,此人必為剛愎自用之徒。”

“他既能成為楚營之主,必有其過人之處,可識人用人必非其才華,那剩下的便唯有驍勇善戰。”

白起短暫思忖了一會,不屑道:“但若碰到真正的兵家,隻會成為一頭困獸。”

現代世界。

項羽緊握緊了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