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起,你豈敢以韓信一人之事斷定本王?”

項羽隔著電視機螢幕怒道:“長平之戰,若率部者為本王,且看你那點兵馬能否困住我軍?”

霍去病見狀從懷裡掏出包辣條,遞給他說道:“項王消氣,你也吃。”

他知道項羽說的是對的,垓下之戰麵對項羽十萬兵馬,劉邦都不得不召集五十萬以上的精銳前來。

這要是正常情況下,這個合圍兵力也算是情理之中。

可這時候楚軍在長江以北的土地已經全部失陷,十萬人馬已經是孤軍,陷入了四麵楚歌之境。

再就是楚軍已經缺糧好幾個月了,士兵們各個餓的死去活來,就隻強撐著那一股勁想要回去,士氣已早已渙散……

決戰又是在大冬天,可楚軍剛撤下廣武前線冇得半點補給,穿的還多是夏秋之裝,即便項羽體質超凡能頂得住,其他士兵有幾個能行?

在此等絕境之下,還能讓劉邦召集這麼多精兵纔敢打的人,光是一個勇字,就足以堪當古今第一。

在霍去病想這些的同時,江逸也為白起簡略說了一遍垓下之戰。

白起聞言詫異:“他有如此之勇?”

“是的,羽之神勇,千古無二。”

江逸肯定道,這幾乎和始皇帝是千古一帝一樣,可以不接受任何反駁。

項羽聽到這八個字,頓時心曠神怡,鬆開拳頭。

“還是後世知曉本王。”項羽滿意地看著江逸。

“若趙國有此人就好了,本帥不介意多花一番心思,與此人一決高下。”

白起始終以居高地下的態度說道,他的每一個字都帶著濃濃的火藥味。

“唯有以最少之兵馬,贏最勇之人,坑殺此等梟雄,纔不枉本帥來這一場。”

他從不認為項羽能突破長平。

任憑項羽個人有多勇猛,隻要來到他的主場,就必死!

項羽好不容易消了點氣,這會直接暴走,手提天龍破城戟,徑直丟向電視機。

電視機“砰”地一聲,隨後劈裡啪啦地碎在地上。

霍去病徒手劈開一個西瓜,正要給項羽一半,轉身發現自己居然連節目都冇得看了,當即把另一個半西瓜放回到桌子上,一個人吃了起來。

“唉,這會徹底無趣了……”

霍去病抱著一半西瓜,走到視窗,從二樓向下眺望,見約爾瀚和拉恩教授等人正在激烈地對話,像是在爭論些什麼。

外麵,正有源源不斷的人往這趕來,似乎,在醞釀一場極大的戰爭。

“當初該多給江逸些封狼騎。”

霍去病一邊吃瓜,一邊擔心漢武帝,趕忙用耳麥道:

“陛下,等會您不用出房間,敵人越來越多了。”

漢武帝回道:“無妨,朕有鵬舉和你。”

嶽爺和霍去病一聽立即嚴陣以待,心底開始盤算保護漢武帝的各種方法!

論如何一句話,讓兩大絕世名將為你賣命?

“繼續說韓信,比起項羽,本帥更好奇他。”

白起喝了一口淡茶道。

江逸說道:“後來,韓信離開楚營,投奔劉邦,可最後做的管理倉庫的連敖,最後得到了漢軍將領的賞識,成了管理糧食的治粟都尉。”

“……”白起。

“韓信見在漢營也受不到重用,就想連夜逃跑,當時劉邦的左膀右臂蕭何月下急忙追趕韓信,這纔有了後來的漢大將軍。”

江逸正色道:“這也是蕭何追韓信的典故由來。”

周圍的場景驟然變幻,蕭何把韓信追回來後,孤身一人求見劉邦。

劉邦怒道:“彆人逃跑也就罷了,你為什麼要逃跑?”

“蕭何,你可是我從沛縣帶來的老弟兄,你這樣做讓其他的兄弟們怎麼想?!”

蕭何趕忙說道:“大王,微臣不是在逃跑,而是在追趕逃跑的人。”

“你追逃跑的人做什麼?一群貪生怕死之徒,自然會有人去教訓,你親自去追,是想求他們在這浪費糧餉嗎?”

劉邦十分惱火,他昨夜聽到蕭何“跑”了的訊息,急得一整晚都睡不著覺,就好像突然之間失去了左手一樣。

可他怎麼想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連蕭何都會離他而去?

“哈哈哈,冇想到漢高祖這麼幽默!”

“挺有道理的哈哈,一群要逃的人留著乾嘛?”

“樓上你這樣想就不對了,今天逃一個,明天就能逃一群,那漢軍還剩個啥?”

……

“漢王,微臣去追的乃是韓信。”蕭何嚴肅道。

“我知道,一個治粟都尉嘛!”

劉邦一邊擺手,一邊越發覺得蕭何腦子稀奇古怪:

“逃走那麼多軍官你不去追,偏偏去追個治粟都尉作甚!”

“怎麼?我漢營缺管米的人?”

“大王,他還真不是一般的治粟都尉。”蕭何解釋道。

劉邦見蕭何這麼堅持,也隻得冷靜下來,坐會到主位上:“那你說說,怎麼個不一般?”

蕭何說道:“那些逃跑的軍官很容易就能再得到,可韓信隻有一個,大王若僅僅隻是想做漢中王,那現在就可以殺了他,以防止他為彆人所用。”

劉邦立即坐直了些,他很少聽到蕭何這麼誇一個人,知道這個韓信的必然有過人的才能。

“可若是大王想要奪取天下,那就非要韓信不可!”

“如今我們漢軍,正缺乏一位可以禦將的大將軍,他就是這樣的人!”

“大將軍?”

劉邦瞪大眼睛:“他有何軍功?就因為你的舉薦,本王就要封他為大將軍?那其他的將軍怎麼想?他們大多是老弟兄!”

“他們怎麼想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大王您怎麼想,隻要您堅定不移地信任和支援韓信,韓信就一定會有用實力征服眾將的那天!”

“你就不怕他是一個紙上談兵之人?”

劉邦質疑道:“要是我們漢軍也碰到個趙括,那該如何是好?”

“微臣願以身家性命作保!”

蕭何毫不猶豫。

白起看到這,悵然歎了口氣:“若王上身旁能有如此良相,何愁趙國不滅?”

“韓信能得遇此人,就是以後把命還給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江逸泯了口茶:“還真還了。”

白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