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畫麵再出現時,韓信親自率領漢軍主力,打起了大將軍的旗號和儀仗鼓吹,擊鼓進軍井陘口!

“滅了漢軍!”

陳餘當即下令迎戰,數萬趙軍前鋒壓上,韓信和張耳率軍和他們交戰一處!

正麵拚殺隻持續了一小會,韓信就帶著主力,開始敗退。

他們一路逃跑,一路吸引趙軍追擊,很快,漢軍就退到了預設的背水陣前。

背水陣上的將軍和士兵一臉懵,怎麼回事,大將軍不是保證,趙軍絕對不會打來的嗎?

他怎麼自己把趙軍吸引過來了,還是跑得最快的那個?!

現在這進也不是,退也不是,該怎麼活下去?

這些新兵們心態炸裂了,看著激流的波濤,這會跳下去肯定屍骨無存。

陳餘率領大軍尾隨到背水陣前麵,眼看漢軍各個手足無措,進退兩難的慌亂情形,喜出望外,大叫道:

“漢軍冇有退路啦,活捉韓信,重重有賞!”

“馬上把守營將士全部召來,今日首戰即決戰!”

陳餘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好打的戰,這完全就是羊入虎口,而自己,就是即將飽餐一頓的後者!

韓信臨危不亂,退入背水陣,揚劍對全軍將土傳令道:

“兄弟們,現在前有趙兵,後無退路,生死成敗,全在自己。隻要頂住敵人,就能獲得大勝!”

韓信的話讓士兵們心態大崩,這怎麼頂?

許多人回頭,再次看了眼急流,尋思這跳下去肯定冇命。

拚吧!

拚,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不拚,必死,還窩囊!

漢軍士兵的眼神逐漸堅定,很快就生出了誓死一搏的勇氣。

幾千年來,數不清的戰爭和生活奇蹟,無不告訴世人一個道理,人在無路可退時,要麼自殺。

要麼,就會生出足矣戰勝一切的潛力!

熬過那想死的刹那,對個人而言那就是一場重生。

“殺!”

士兵之中,不知道是誰率先喊了一聲。

隨即。

“殺!”

“殺!”

“殺!”

越來越多的漢軍果斷拿起武器,神色再冇有片刻的猶疑。

他們的氣勢比趙軍還強,他們的戰意遠比趙軍更盛,他們現在隻有不到三萬的人,卻有不亞於二十萬的勇氣!

韓信率軍在陣中瘋狂廝殺,趙軍大兵團不斷壓上,和漢軍拚殺在一起!

漢軍眼看離水流越來越近,那激盪入耳的聲音不斷響徹,他們爆發出全身的力量,試圖把戰線往前壓。

“啊!死開!”

一個被趙軍殺到邊上的漢軍,眼白佈滿血絲,眼珠子像是要爆裂一般,緊咬牙根,鼓足全身的力量,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竟把麵前比自己體型要壯碩許多的趙兵給推了上去!

趙兵後退幾步,正要揮刀再砍,那漢兵卻像是豺狼一樣撲了上來,用手臂死死勒住他的脖子,直到趙兵氣絕身亡。

漢兵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整個人像是崩潰了一樣,提刀砍斷了趙兵的頭,隨後爆喝一聲,朝那些陸續壓上來的敵兵衝去!

敵軍,還有退路。

但對漢軍而言,後退就是刀山血海!

這大概就是拿錢辦事和賣命的區彆,好似電視劇裡,很多人都會疑惑,為什麼警匪片的主角挨幾槍都不死,那些反派小弟挨一槍就冇了。

事實上,那些小弟並冇有歇菜,而是他們都是拿錢辦事的。

本身作為小弟,拿最少的錢衝在槍林彈雨前麵,就已經很虧了。

這會既然中了槍,那就是有正當的理由躺著不去淌渾水,為什麼還要去賣命呢?

可主角不同,他要是中了一槍就倒地裝死,等待他的會是加特林。

這會,背水之戰的漢軍,就已經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三萬主角。

他們不管受了什麼傷,不管是否斷手斷腳,都隻能殊死一搏。

麵對這群隻要還有一口氣,就會不斷壓上的敵人,趙軍從早晨開始,連續戰鬥和追擊,拚死拚活都冇能歇過一會氣。

更可惡的是,他們明明有二十萬人,卻什麼便宜都冇有占到,殺一個就要死好幾個!

陳餘把大本營的將士全調了來,還是勝負難分。

這會,趙軍倒像是那些領工資的小弟,許多人捱了一刀就躺下了,心想等主帥喊撤退,再試著起身跑路。

有些人被漢軍補刀,有些人還真就僥倖活了下來,前者的數量很少,因為漢軍顧著前衝,冇有那麼多功夫。

畫麵一轉,時間來到中午。

趙軍死傷不少,近乎失去了勝利的希望,可大部分人的肚子卻“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

“傳令,收兵回營!”

陳餘見狀頭都大了,隻得下令讓將士們回去,打算休息休息,先吃頓飽飯再打。

他這會才意識到,李左車意見的正確性。

這會吃不飽的要是漢軍就好了。

趙軍遵照陳餘的命令,返身往大本營撤退。

眼看他們離開,漢軍將士各個臉帶鮮血,有斷手的,有斷腳的,但隻要還有一口氣,他們都竭儘全力地站著。

總算,是活下來了。

從上午到中午,對大多人來說隻是幾個小時,看一部電影,吃一頓飯,就冇了,可對而言,卻如同世紀般漫長。

每度過一炷香時間,都可以算作是他們的重生。

“各位,你們不愧為漢軍,此戰之後,我會稟明漢王,請他給你們論功行賞,讓你們可以光宗耀祖!”

“現在,你們快跟本帥一起,去見證趙軍的慘敗吧,快跟本帥一同,去殺死陳餘,活捉趙王歇!”

韓信一聲令下,被趙軍打得七零八落的士兵很快集結在了一起,緊跟在趙軍後麵,勢要報仇雪恨!

江逸帶白起走向前,每邁出一步,時空之鏡便發生了變化。

二人麵前的場景,變成了趙軍這方。

趙軍走了不多一會,拐過一個山頭,前麵的士兵看到了自己的大本營卻並不開心,轉身衝著大部隊驚聲叫:

“糟糕了,軍營失火啦!”

陳餘大驚失色,雙腿死死夾住馬往前衝,定睛一看,那火焰竟像是一些旗幟,心中暗道:不好!

他急忙派出十幾名騎兵飛馳回去,探個究竟。

冇多久,飛騎策馬,十分慌張地趕來,一邊跑一邊大嚷:

“不好啦,漢軍占領了我們的營寨!”

“那紅紅的東西不是火,全是漢軍的軍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