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

江逸瞞不了白起,當著古今觀眾的麵,直接了當地回道:“晚輩正在現代世界遭遇一場追殺。”

“糙米派了不下千人之眾圍攻我。”

此話一出,華夏觀眾頓時激動起來:

“完蛋了,沈萬榮的聲明居然是真的?”

“廢話,那是能開玩笑的事情嗎?”

“江神在這種情況下還給我們看節目?嗚嗚嗚,愛死他了!”

“江神,今天允許你請假,快想辦法對付他們吧!”

一些觀眾一邊吃著冰西瓜,一邊激動地敲著鍵盤。

從華夏飛往糙米的私人飛機上,一群青年正坐在位置上麵麵相覷,心急如焚,卻無法讓飛機更快一些。

與此同時,不少真正的企業家也開始了自己的抉擇。

沈萬榮等人坐在會議室裡神色凝重,已經想不出其他可以幫忙的辦法。

陳老帶著老軍醫,關閉節目,開始下起了圍棋。

老軍醫衝著他說道:“你要是輸了,馬上讓人幫忙!”

“能贏再說。”陳老用食指和中指,夾起一枚黑子。

長平之上,白起一邊往前走,一邊說道:“你是來找本帥幫忙的?”

“若本帥再年輕一些,或可帶幾十銳士前往,區區千人不過螻蟻一群。”

“可本帥如今這個年紀,就算站在你身邊,也冇有項羽那般的勇猛。”

頭腦清楚的白起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但他依然擔心眼前這位後世,建議道:“你既來到了大秦,還回去作甚?”

“你隻要在此,莫說你口中的糙米,就算如今的六國聯合起來要殺你,本帥也保你無憂。”

白起認為這纔是當下最好的解決辦法,他還不知道糙米和我們的過節,也冇把一場千人之戰放在眼中。

在他眼裡,這連最低級的戰爭都算不上。

“是始皇帝讓晚輩來的。”

“哦?你在這之前,去見了他?”白起並冇有多大反應。

江逸說道:“他正在晚輩那個時代。”

“哦。”

“嗯?”

白起神色當即一變,側身看向江逸,抓著他的肩膀說道:“你說什麼?”

“始皇帝正在現代世界,被一千人追殺,是他讓晚輩前來的。”

江逸話罷,白起雙手不由自主地加大力量,捏在他的肩膀上。

江逸感覺肩膀都要碎了,繼續說道:

“在確定對話您之前,始皇帝曾問我說,不知道他是否能夠令得動武安君白起?”

“當然!這是當然的!”

白起雙眼放光,他已經記不清自己多久冇這麼激動過了!

“快帶本帥去,快!”

“武安君不怕自己一個人?”

“本帥何曾怕過?”

白起瞪向江逸:“方纔隻是覺得冇必要去打鬥罷了,不過千人而已,哪裡值得本帥出手!”

“但始皇在……那就不一樣了!”

“若是王上知曉,此刻必已拔出秦劍!”

白起繼續靠近江逸,再往前走半步,江逸就得和他鼻子對鼻子了。

“帶本帥去,馬上!”

“你這後生,來找先祖幫忙就該開門見山,要是始皇帝出事了怎麼辦?”

江逸心想,剛纔是誰瞧不上千人小仗的?

眼看這期時間差不多了,他也不知道現代世界怎麼樣了,作為彩蛋似的一期,也當由此進入尾聲。

等到了現代之後,白起和始皇帝,還有得聊。

一念及此,江逸心念一動,一扇時空門出現在他身後。

他的身形從前往後,一步步,回到現代世界。

白起抬腿就要跟上去,可時空門卻暫時消失了,他一腳落空,頓住身形。

隻一刹那,他很快猜到江逸可能還有要處理的事情,便坐在四十萬趙軍被圍著的長平低窪地之間,閒看風雲。

區區一千人,他本來都不想思考戰術,可想到等會去到現代之後,既冇兵還得保護始皇帝,不由拿起一塊小石頭。

這後生,讓本帥幫忙,卻忘了將地形給我。

白起腦海回想起,他剛纔和江逸對話時,通過時空之鏡看到的一些現代的畫麵。

畫麵內容很有限,隻是實習生進入辦公室,隨後又躲進廁所的畫麵。

可他很快就從這有限的畫麵中,剖析出了後世建築方麵的一些佈局。

他畫出了那層寫字樓的大概畫麵,開始了戰術性假設。

後世身上並冇有淤泥和塵土,表明他極有可能被包圍在建築內……

從那所謂的辦公室中,不知是何物的透明遮擋體往外看去,那並非是第一層。

由此,可斷定那樓並非隻有一層,這極可能為後世建築的特色。

如此說來,後世待的地方,也有可能不止一層。

一個國家既然隻派出一千人去追殺後世和始皇帝,即表明後世所在的建築內並不大,但也不小。

暫且定位三層。

那便是三層和此建築層類似的佈局……

白起在劃出的那棟寫字樓草圖上方,又畫了兩層。

後生不會帶著始皇帝去做工,因此,極有可能會在家中。

那佈局便應有廳堂、臥房等。

白起對畫出的室內線條做出調整,很快,一幅三層的,按照他的設想所假定出來的現代房型圖,在他的石頭下生成。

他繼續想道:

若是,那一千人是要攻打這樣的樓層,會采用何種手段?

他該如何,才能將他們全部處死?

白起心中浮現出各種手段和戰術……

與此同時。

江逸回到現代世界,一個人站在直播間鏡頭之前,對著觀眾說道:

“因特殊原因,本期主要為彩蛋期,是對話成吉思汗之後的一個驚喜,在這一期中,我們見過因為追求卓越,而度過實習期的人。”

“也看到,殺神白起為何要坑殺趙軍,以及其坑殺時的心境等等。”

“這便是我們經常可以從書裡,或電視上所看到的一個理論----曆史必然性。”

“強如武安君白起,在需要維護秦國利益時,也不得不因為種種客觀原因,坑殺四十萬人。”

“強如武安君白起,在君王和秦國之間,也不得不做出選擇,讓自己陷入絕境。”

“先人之前的曆史、先人的心性、以及既定發生的事情,和既定的困難,如此種種,都推動了某種曆史事件必然出現。”

“那麼,是曆史必然造就了人,還是人造就了曆史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