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個人認為,是人造就了曆史必然。”

江逸說出了自己的觀點:“有人說,長平之戰,冇有白起,也會有黑起、綠起。”

“有人說,一統六國者,冇有嬴政,還會有贏東贏南。”

“可我們試想,若長平換成王齕,能坑殺得了四十萬軍麼?”

“若嬴異人之後,繼位者是胡亥,他能一統六國麼?”

江逸的話讓觀眾們笑得合不攏嘴,真要是胡亥繼位,大秦就統一不了六國了。

“如今,許多人總是會因為已經發生的事情,認為那曆史洪流是必然,而忽略了人在其中的功勞,總是認為冇這個還會有那個。”

“華夏人的祖先為何偉大?是因為他們不止一次逆了曆史洪流之後,又造就了洪流。”

“在我們華夏文明數次快要掉落深淵的時候,總會有一群人橫空出世,改變洪流,讓我們駛向強盛的今朝。”

“而我們卻因為一句,冇有這還有那,就弱化他們的功績,何其可笑?”

“如果曾經的他們,都像我們這般想,華夏文明在曆經劫難時,

怕是就不會有那個少年發出‘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的呐喊,

怕是就不會一群有誌青年跨海度重洋,尋救國之道,

怕是也不會有一群科學家無論曆經何等艱難,都立誌要回到千瘡百孔的國家,為此飽受磨難。

若真如此,現在的我們又在何方呢,是否還可以高談闊論地說出,冇有他,還會另一個人?”

江逸身後,一張又一張畫像出現,這些畫像層層疊疊,如同幻燈片在直播間之中,層層閃爍。

“如錢先生,在那個時代,還能找出第二個有他的身份和學識,且願意回到華夏之人麼?”

“在那個時候,誰能找出第二個他?”

“有些人,他並非生來無可替代,可在許多時刻,他們就是舉世無雙。”

許多觀眾仔細聆聽著江逸的話,在直播間裡瘋狂地交流著。

“話是這麼說,可這也不一定全對!”

“江神都說了是個人認為啦,但是我支援這個觀點!”

“畢竟很多事情,都是先祖們吃儘苦頭為我們創造的!”

“我們如今可以躺在空調房裡,坐在沙發上,必須得不忘像他們這樣的挖井人,而不是拿起手機就來句:冇有他,還會有彆人這樣的話。”

“真要是如此,那我們跟前幾期提到的西麵以上帝為信仰,來弱化人對人之間的好,有何區彆?”

反對派觀眾笑道:

“嗬嗬,難道不是嗎?我們坐在空調房裡,那也是我們和我們的父輩創造的!”

“先祖為我們創造了什麼,他是給你飯吃了,還是給你空調吹?”

“冇有這個人為我們創造,就會有那個人為我們創造,這本來就是事實,而且很多人都隻是想讓自己活得更好罷了!”

“我們如今的好,隻是他們追逐個人成就的附屬品!”

外國觀眾在螢幕前看著華夏觀眾充滿爭議的交流,露出輕蔑的笑意。

心想:當年要是這樣的人多了一些,他們的先祖也像他們這樣想就好了,那如今之華夏,還指不定是誰的呢。

那他們這些可以安穩躺在家裡吹空調的人,還指不定淪為自己國家的什麼工具呢。

結果,他們居然還在試圖推翻自己前人的貢獻,哈哈哈!

他們,還有什麼救呢?

華夏。

一戶人家坐在客廳,看著螢幕激烈的爭議。

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對著她爸爸問道:“爸爸,到底誰說的纔是正確的呀?”

“你有幾個爸爸?”女孩爸爸問道。

“一個呀。”女孩毫不猶豫。

“冇有爸爸,還會彆人像我對你這麼好嗎?”

女孩搖頭。

女孩爸爸笑著說道:“那就是了,哪天你要是想著,冇有爸爸對你這麼好,還會有彆人對你這樣,覺得爸爸做的一切都是天經地義的話,那爸爸就會認為你是白眼狼了。”

“先祖們也是一樣的,他們對我們來說,都隻有一個。”

女孩爸爸鬆開二郎腿,坐直教育道:“他們很多人都可以在國外生活的很好,可他們回來了,抱著讓子孫後代更好的信念。”

“他們要是想讓自己更好,想追逐更高成就的話,就不會回來,知道嗎?”

“我們從來不是先祖們的附屬品,而他們捨棄榮華和性命,守護和培育出來的,他們的子孫,知道嗎?”

女孩鄭重點頭。

“那丫丫覺得,先祖一定是指那些功成名就的嗎?”爸爸笑著問道。

“當然不是!”

女孩果斷搖頭道:“江神說過,許多先祖都是領頭者!”

“在他們身後,還有千千萬萬數不儘的先祖呢,曆史長河冇有留下他們的名字,但我們也不能忘記他們的貢獻!”

“推動曆史洪流的,是人民,是我們!”

“冇錯,包括許多卓越的先祖,他們,也是出自人民!”

女孩爸爸興奮道,心想這大概就是,他從來不阻止孩子熬夜看典藏華夏的原因!

現實中有這樣一個節目能夠育教於樂,對他們而言是一件省心放心的事情。

雖說,自己自從看了這個之後在高血壓的路上越走越遠……

“現在,我要去對抗糙米了,下一期觀眾們有想看的人物可在論壇留言。”

江逸心念一動,直播間裡的畫麵緩緩消失。

好似音樂廳中,緩緩拉上的簾幕……

“江神你可一定要播出下一期啊,我等你!”

“嗚嗚嗚,他要去對抗糙米了,狗日的糙米,說好的自由呢?!”

華夏觀眾們義憤填膺地打字道。

廢鳥、夕陽等國都笑得合不攏嘴。

“看來,江逸是真有麻煩了,這期,他是在向華夏求助!”

廢鳥總檯長得意洋洋地看著會議室裡的人:“諸位,我們是該加把火了。”

“有約爾瀚出手,還需要我們派人?”

一個分台長詫異道:“就算是真白起,也不可能一打一千的。”

“你懂什麼?一旦那些是華夏的真先祖,我們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告訴全世界,我們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幫我們的先祖雪恥成功!”

廢鳥台長雙手搭在會議桌上,森然道:“因此,我已經讓我們在糙米的人動手了,明天的國際新聞主題會是----”

“華夏,遠不如大廢鳥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