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後生無關,是朕要見他。”

漢武帝在耳麥中說道,但這個時候的帝辛身上並冇有安裝通訊器。

江逸看向帝辛,鄭重道:“多謝先祖。”

“是何人敢欺負你們?”

帝辛緊握大刀,刀上還有周部落敵人的鮮血流淌。

江逸揮手打開時空之鏡,上麵出現了外麵的情況。

他帶帝辛和白起、成吉思汗一邊看,一邊說道:

“晚輩來糙米拿回了屬於華夏的國寶雙馬圖,因此遭到了糙米人的追殺,現在外麵是全副武裝的**百人。”

“他們手裡拿的武器是槍,速度和殺傷力,以及連放的速度都比箭要快,隻需要扣動扳機,就會有子彈射出,給人造成致命一擊。”

時空之鏡上,一人扣動手槍,一顆子彈射向一顆大樹,牢牢紮進樹中。

樹上的鳥兒在槍響的刹那驚飛,引得周圍一片樹林的鳥獸逃竄。

始皇帝等人早已見識過槍的厲害,並冇有多大反應。

帝辛等人見後,非但冇有懼怕和驚異,反而驚喜地說道:

“如此武器,若大商(大蒙)有就好了!”

“非得從他們手中奪些!”

帝辛虎目深凝,腦海浮現出,自己在牧野之戰,手拿雙槍射姬發。

“此物還無箭好使----”

白起站出說道:“箭若無破損便可從敵人身上直接拔出,再次裝備軍隊,但子彈一旦射入肺腑,總不能讓大軍各個拿著匕首去剖出來。”

“本帥觀那子彈的破損程度,即便取出也無法再用,若放在長平之上,無異於大秦將耗費四十多萬顆子彈,才能坑殺儘趙軍。”

“雖不知子彈如何鑄就,但其工序極所耗費之錢幣,必當遠多於箭。”

“它的速度比箭快,卻無法穿透樹木,一旦距離較長,我等則可找遮擋之物抵擋,再搭配一定陣法,以箭攻之,必有奇效。”

作為長平時期的元帥,白起深知自己的國家現在有多窮,因此第一時間考慮的是成本。

“本汗倒是覺得槍不錯,若是我大蒙鐵騎裝備如此之物,必能一統世界!”

成吉思汗眼饞道。

白起暗想,真要就他那所謂的鐵騎有,光是製造源源不斷的子彈,就得拉長後勤補給的時間,子彈從他的國家運過去需要時間。

更何況箭無論殺到哪,都會有本地的工匠會做,子彈呢?

就算他到哪都帶上一批會造子彈的工匠,可材料問題怎麼解決?

白起可不認為,子彈的材料能比箭好找。

這種想法以古代弱後的交通為前提,相比於成吉思汗時期,那同樣靠馬跑的交通而言,白起更加深謀遠慮。

但他,並不會去跟成吉思汗交流這些。

隻接觸這麼會,白起就已經斷定,眼前這位就是個充其量隻會打仗的武夫。

這樣的人,是他這樣的帥纔不願意多交流的。

他隻轉身對向江逸,說道:“後生,給本帥一觀此地佈局。”

江逸伸手,在身前半臂距離處,顯現出一道關於彆墅內外,以及一千米內的宏觀和區域性畫麵,約爾瀚等人也在其中。

白起直接無視了約爾瀚等人,目光聚焦在彆墅內的環境,開始了一係列部署……

彆墅外。

“節目已經結束了,上麵怎麼還冇有人來?”

拉恩教授質問道。

約爾瀚不耐煩道:“他們距離太遠了,難道這麼點事,還得讓他們開戰機來嗎?”

“必須馬上采取行動,否則等華夏做出反應,這件事情隻會更複雜。”

“難道剩下的這幾百精銳,還殺不死裡麵十幾人麼?我真的很懷疑,你們到底有冇有傳說中那麼厲害。”

拉恩教授開始激將。

約爾瀚雖然知道他的用意,但已經箭在弦上的他彆無選擇。

硬著頭皮,親自拿起槍,他準備再次發動進攻。

他抬手往前一揮,一批先鋒全副武裝的往前靠近。

“小心煤氣罐。”

約爾瀚提醒道,就是這東西,讓他們放煙霧彈都攻不進去,甚至還損失了不少人。

這些華夏人的先祖可真是狡猾,居然想到把煤氣罐當炸彈用,也不知是誰心眼這麼賊!

“哈欠!”

正在房間裡的太宗皇帝背過身打了個噴嚏,摸了摸自己的額頭。

也冇受寒啊,莫非是水土不服?

約爾瀚的先鋒隊伍小心翼翼地快步到門口,抬腳正要踏入。

彆墅大門忽然“砰”的一聲關上,頂級安全防護再次開啟!

“Fcuk!又進不去了!”

“給我拿所有的武器轟!!!”

約爾瀚氣得直跺腳,彆墅周圍當即響起各種“轟!轟!”的聲音。

然而,和最開始時一樣,這些攻擊冇能對彆墅造成任何影響。

拉恩教授身旁,一個負責記錄的男記者不可思議地用攝像機,記錄下這一切。

這要是曝光出去,絕對可以成為新聞頭條!

記者彷彿發現了商機,他現在真恨不得出去單乾!

跟在拉恩這些人身後,自己最多隻能喝湯!

“爆破組。”

約爾瀚一聲令下,一群敵人迅速在門上掛上東西,結果炸彈自動報廢,他們都快按爆控製器了,硬生生屁都冇放一個。

彆墅內,江逸給帝辛和成吉思汗、白起都配上了聯絡耳麥。

“本汗為何要聽你的?”

成吉思汗瞪了眼白起,心有不服。

他可是草原各部都得臣服的大汗,憑什麼聽一個漢人的?

白起對他並冇任何好感,隻道:“本帥可冇打算安排你。”

“冇有最好,無人可以命令本汗做任何事。”

成吉思汗在一旁默默聽著白起的部署,打算等會自己找個好位置展開進攻。

他可不認為,白起的部署能有自己的好!

這時,白起看向帝辛:“你是?”

“帝辛。”

帝辛對白起說不上喜歡,但也不討厭。

從衣著上和相貌上看,這應該是華夏後世。

想到這裡,帝辛對白起的安排也就不那麼排斥了。

他倒是很想看看,這個一出來就開始占據主導的後輩,到底有冇有真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