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

始皇帝一聲令下。

江逸喊道:“1!”

六大錦衣衛接連放箭,對準匍匐狙擊手的利箭破風出,徑直刺穿了那些人的頭顱。

江逸心念一動,約爾瀚等人正要檢視後麵發生了什麼,彆墅大門忽然敞開。

他們本以為這次同樣不會有任何東西,已經不打算出手,可約爾瀚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大廳中間,正朝他撇嘴笑的江逸。

“開槍!!!”

約爾瀚怒氣沖沖,外麵那些敵人各個分外眼紅,江逸可殺了他們不少生死與共的人,這會終於有報仇的機會,他們怎麼可能放過。

“砰砰砰!”

“砰砰砰!”

數不儘的子彈朝江逸這邊射來,江逸一邊躲著子彈,一邊揮舞上帝之鞭,哪怕他隻用了揮動普通鞭子的力量,上帝之鞭產生的氣勁都讓觸碰到子彈瞬間粉碎。

眼看冇有傷到他,越來越多的人都從衝到門外僅有一米的地方,開始瘋狂掃射。

江逸側頭,一枚子彈順著離他太陽穴僅有一厘米的距離劃過,子彈劃破空氣產生的嗡鳴聲,整得他的鼓膜微顫,但這次的江逸卻很好地適應住了。

始皇帝見到大部分敵人都已經到來,剩下的少部分人也被錦衣衛牽製,當即令道:“項羽!”

“好!”

項羽推開窗,發現敵人注意力果然都在樓下,冇有絲毫停頓,一把丟出一百多枚手榴彈!

始皇帝緊盯著袋子拋出的弧線,心中判斷著下一步最佳的出手時機。

到了!

“去病!”

“好!”

霍去病推窗,抬起煤氣罐往下一丟。

“砰!”

手榴彈袋子更先掉落到地麵,約爾瀚等人下意識對頭,想要快速撤退,卻並有注意到,頭頂上已經飛來了一樣東西!

白起拿出一把手槍,對準煤氣罐“砰”地打出一槍!

“快跑!”

約爾瀚聽到槍聲,抬頭看到白起和煤氣罐,顧不上其他人,立即使儘自己這輩子能有的最快速度往外衝去,並且,他還不斷推人,讓他們擋在自己身後!

“轟隆!!!”

“轟隆!!!”

“啊!!!”

陣陣爆炸聲響起,伴隨著無儘的哀嚎,讓彆墅前方幾十米內的土地,成為一片廢墟,許多敵人被炸的屍骨全無。

約爾瀚在臨爆炸前,抓住兩個人擋在了自己身上快速躺下,用自己的手下擋住了一波致命傷。

那兩個手下被炸的麵目全非,約爾瀚的左手也被炸斷,身上滿是鮮血。

他正要轉身往後,江逸、漢武帝、太宗皇帝等人全部衝了出來!

成吉思汗騎著戰馬奔騰而出,他手拿兩把衝鋒槍,對著人群一頓掃射!

項羽和霍去病拿著武器,從二樓直接躍下,來到地麵一陣屠戮!

好幾人拿槍就要對準他們射去,封狼十八騎從二樓窗台露出頭來,源源不斷朝開槍者放箭!

六大錦衣衛在敵人背後衝出,他們手拿繡春刀加入了戰場!

彆墅周圍,瞬間一片混亂!

這會,所有敵人都不敢再開槍!

他們拿出匕首,和華夏先祖們玩起了百人戰,可這在華夏先祖麵前哪裡夠玩啊?

就拿項羽此刻麵對的幾十人來說,他隻衝到他們麵前,挑了兩下,這些人就全部歇菜了,壓根就冇有絲毫挑戰性。

再看向帝辛,在商朝殺的正酣的他,這會正是最能打的時候,一刀接一刀地把人劈成兩半。

約爾瀚和拉恩教授正要跑路,江逸速度極快地追了上來。

剛纔拉恩教授一直躲在後麵,因此躲過了波及,這會見江逸出現,他直接舉起綠色藥劑,對江逸威脅道:

“隻要我打破這個藥劑,這附近幾千米內的人都要死!”

“江逸,你敢用他們的生命去賭嗎?!”

拉恩教授披頭散髮,邊說邊往後撤,險些被自己左腳絆右腳倒地。

“我這撐死不到三十人,而這幾千米內,不知道有多少糙米人。”

江逸心想這教授的腦迴路太符合糙米人那自以為是的做派了,總是覺得全世界都得以他們為中心,卻不知道冇有他們這樣的攪屎棍,世界不知道多太平。

他直接嘲諷道:“你們糙米人死不死,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有種就放,我能帶先祖來,就能帶他們走,倒是這裡可是牛約最好的彆墅區,多少養活你們這些垃圾的有錢人在這裡呢,你敢摔?”

“讓我猜一猜,今天你這一摔,明天多少產業得崩盤呢?”

“到那時你是死了,但你活著的家人,將承受糙米各種報複。”

江逸輕蔑地撇了拉恩一眼,‘恍然大悟’道:“對了,我差點忘了你是教授,那你自己算算吧。”

“拉恩……叫獸?”

拉恩教授像是見鬼一樣,嚇得腿軟躺倒在地,惶恐至極道:“不,不是說華夏人友好世界,心懷天下嘛,難道糙米人就不是人了嗎?”

“難道你就不在意他們的死活嗎?不,這不應該是你們的作風!”

“他們可是我們糙米的平民啊,你們得保護他們!”

江逸漠然向前,一腳踩在了拉恩教授的肚子上,森然道:“我華夏的確友好世界,但那是對友好我們的國度。”

“華夏還有一句話,你難道忘了?”

“你們糙米人,不該記得清清楚楚麼?”

“什……什麼話?”

拉恩教授任憑江逸踩著,不敢有任何反抗的舉動。

江逸一腳抬起,加大力度,猛踩拉恩的肚子,冷然道:“犯我華夏者----”

“雖遠必誅!”

“你不是第一個,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個。”

“啊!”

拉恩吃痛至極,不得不鬆開綠色藥劑!

藥劑掉落在地麵上,他正要伸手去撿起,江逸揮出鞭子劃斷了他的脖頸。

拉恩教授在絕望中,屍首分離。

另一邊,約爾瀚一邊往前跑,一邊不斷聯絡上級:

“救命,救命,我碰見了鬼,我碰見了鬼!!!”

“你再等等,直升機馬上就到!”

前來支援的人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是說帶了一千人去抓人麼,怎麼反被抓了?

他們坐在直升機上,還冇有意識到,有四支槍口,對準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