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多人抱著試一試的想法,點了進去。

乍見到惡菩提的相貌時,許多人都嚇了一跳,凶神惡煞的麵貌,以及那光頭上還紋著的龍頭,讓人一看便知不是傻茬。

“拜托這是真的嗎,不是都說殺手善於隱藏麼?他這一看就知道是個壞蛋啊!”

評論區有觀眾提出質疑。

“可是這樣的人都能活下來成為前十,不更說明他很牛逼嗎?”

“完蛋了,江神這下危險了,他可是懸賞榜第一啊,事情大條了!”

“我們本來還想到糙米彆墅那抗議,可是那些殺手怎麼可能聽我們的?”

一些打算幫助的江逸的人,全部皺下眉頭。

此時,比觀眾們更興奮的,就是其他各家媒體和自媒體!

他們都在迫切地想要求證新聞真實性。

但是!

按照常理,他們隻需要跟著這樣的大媒體後麵發就行了,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去求證,反正真出啥事,第一個倒黴的肯定是清水集團。

一想到這裡,一些媒體立馬就不想求證了!

這時候就應該搶在其他媒體前麵抓住熱點!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準備各大宣傳材料!

“老劉,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們宣傳部門!十分鐘內,我要看到我們集團的新聞釋出出去!”

“所有人馬上加班,現在跟在後麵還可以喝湯,等其他媒體反應過來,我們就隻剩下渣了!”

刹那間,所有的媒體趨之如騖。

當看到那一個個殺手代號時,他們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這必定是空前的大熱度!

嗅覺敏銳的人們很快察覺到了商機……

不到十分鐘的功夫,全世界各大新聞媒體上,都出現了殺手惡菩提的資訊。

……

糙米彆墅區。

“太宗皇帝,你行不行啊,還是我來吧!”

霍去病的聲音迴盪在整個彆墅。

此時,太宗皇帝正拿著帝辛的大刀,刀身在燈光下反射著耀眼的寒芒。

太宗皇帝神色凝重,直起身,刀一升一落,卻始終冇有砍下。

“去去去,不要打攪朕,否則它們就溜走了!”

太宗皇帝一臉嫌棄地撇了眼霍去病。

屏足呼吸,雙眼炯炯地盯著麵前的一切。

緊握、抬刀……

“轟!!!”

一刀迅猛劈下,麵前五個西瓜頓時被劈成了兩半!

鮮紅的果汁從餐桌上流出,太宗皇帝保持姿勢不動,看起來似乎還有點緊張。

江逸立即彎腰湊過來,目測了刀和案板的距離,大概是一毫米左右。

“挑戰成功!”

江逸宣佈了太宗皇帝的挑戰結果。

太宗皇帝馬上抽刀,笑著說道:

“每人多欠朕二十匹戰馬!”

“不對不對,把賬往始皇帝那邊挪,朕還欠他一萬五千曲轅犁呢……”

太宗皇帝心裡苦啊,他去二樓之後運氣明顯差了很多,就冇贏過始皇帝。

他現在很後悔,為什麼要誇下海口送一萬曲轅犁?

可是,誰知道始皇帝居然還能贏他五千啊!

唉,果然,小賭怡情,大賭傷身,連皇帝都逃不過,一定要遠離。

太宗皇帝悟出了這番道理,決定以後不跟始皇帝賭大的,哼哼!

始皇帝搖頭道:“朕不要戰馬,就要曲轅犁。”

打完匈奴,還會缺戰馬麼?

在始皇帝眼裡,曲轅犁纔是大秦目前最需要的東西。

倒不是不能讓秦民學著造,這肯定是要同步進行的。

但眼下,始皇帝誌在全球,迫切需要一大批現成的曲轅犁。

於是,就盯上了太宗皇帝這個大冤種 狗大戶。

太宗皇帝看了看項羽,又看了看成吉思汗,再看了眼霍去病,心想除了成吉思汗,其他幾個也冇有。

但他從典籍上看過成吉思汗的事情,那時候漢民不知道多苦呢,讓他拿曲轅犁,那就等於間接要漢民的命。

一念及此,太宗皇帝隻得咬牙道:“這賬,朕認了!”

始皇帝心想:由得你不認?

“太宗皇帝刀法不錯,但若再加把力,會好不少。”

帝辛拿起一塊西瓜,一邊吃,一邊教導道。

隨後,他單手拿刀,在眾人還冇反應過來時,一刀落下!

刀身隻在眾人麵前留下一道殘影,待眾人再捕捉到刀的位置時,那刀已經將劈成兩半的瓜,又劈開了一半!

江逸彎下身子,仔細瞅了瞅。

這一次,他無法用肉眼判定刀離桌麵的距離,甚至不知道是否接觸到了。

其他幾位先祖也都好奇地湊了過來,露出疑惑狀。

帝辛收刀,西瓜四散開來,每一塊側麵都比太宗皇帝的還要平滑。

可那桌麵上,同樣冇有留下任何一絲刀痕。

這就說明,距離也比太宗皇帝留下的短。

最主要的是,這還是帝辛一隻手操作的。

太宗皇帝瞪大眼睛,撇了帝辛,心想完蛋。

果然,帝辛連帶著西瓜子一起吃完西瓜之後,就對他說道:

“太宗皇帝,欠孤唐鐵軍二十個!”

太宗皇帝:“……”

一旁,漢武帝見狀,忍不住背過身去,嘴角微微揚起,差點冇忍住大笑。

你也有今天!

太宗皇帝建議道:“先祖,人是不能隨便帶的,後生名額寶貴,得多帶我們來後世玩才行。”

“嗯?”

帝辛第一次來,還真不知道江逸有這限製,當即思索起來。

片刻後,回道:“那就欠孤二十頭猛虎吧!”

太宗皇帝:“???”

“你要老虎做什麼?”

“不是所有周部落軍都鬥得過猛虎的,但孤鬥得過。”

“孤定要在牧野東山再起,定要和諸位後世一起,創人皇帝之政!”

“周部落得勝後,既然對我商民不義,還把他們當做奴隸,那孤就不能那麼簡單地死!”

帝辛生出了返回朝歌的念頭。

太宗皇帝思忖片刻,點頭道:“好,朕給你抓二十頭最凶猛的老虎,然後全丟給江逸。”

江逸:“……”

“後生,還不能上網麼?”

嶽爺對江逸問道,他現在更加關心外麵的局勢。

江逸搖頭:“信號被遮蔽的很嚴。”

“去李靖府裡給朕抓十隻信鴿來。”

太宗皇帝拿起一塊西瓜,和項羽站在一起,吧唧吧唧地啃了起來。

“鴿子?”

江逸眼前一亮。

太宗皇帝靠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儼然像是個老大哥似的說道:

“永遠不要忘了,你們華夏後世,除了有先進的科技之外,還有先祖給你們留下的,隻要你們傳承下去,就永不過時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