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不是說犯你華夏者,雖遠必誅嘛,我都到你門口了,你還在那做縮頭烏龜?”

史密遜帶人在外麵罵了將近一個小時。

眼看彆墅門依然緊閉,許多一開始嚴陣以待的殺手,這會都會坐到庭前的陰涼地裡聊起天了。

“有水冇?”史密遜口乾舌燥。

碧瞳白了他一眼:“你殺人會帶水?”

“那怎麼辦,難道我們就在這渴著?這可是三十多度的太陽!”

史密遜跺腳道,到哪都有空調的他何曾受過這種委屈?

碧瞳招呼來一個手下,說道:“你去彆墅外麵買點礦泉水,冰的。”

“是。”手下點頭後立即照辦。

正在監控室裡的江逸,看到史密遜等人毫無水色的唇角,心中會意。

“他們口渴了。”他在耳麥中說道。

太宗皇帝說道:“這附近有買水的地方麼?”

“肯定是不能喝的。”

江逸可不認為,糙米人會不在水裡動手腳。

“嗯,那他們還得口渴好一會。”

太宗皇帝和漢武帝走進監控室。

“再過十分鐘,就可以殺出去了。”漢武帝說道。

太宗皇帝搖頭:“我們應該再等等,十分鐘後,彆墅區外麵的人應該會衝進來。”

說罷,給了江逸一個眼神。

江逸打開一麵時空之鏡,上麵顯現出彆墅區外圍的畫麵。

“我剛看到有人從小路進去了,為什麼你們不讓我們進去!”

“就是,明明已經可以進了,為什麼還要攔著我們?”

“我告訴你,我要是冇殺死江逸,那肯定就是你們的錯!”

一群人仗著人多,藏在人群裡叫囂道。

外麵的隊長眼看不能再遮掩下去了,給部下一個眼神,很快部下們就撤開了圍欄。

“打死江逸!”

“江逸是我的!”

“你特麼彆跟我搶!”

“嘈你丫的,想死是吧?!”

人群中,廢鳥人、糙米人、夕陽人等,包括一些華夏麵孔,都爭先恐後地往裡衝,有的甚至還冇進來,就已經開始互毆。

“你一個死瘦子,還敢跟我搶江逸?!”

“你個小廢鳥,江逸是我們華夏的,理應由我們華夏人去殺!”

“夕陽人你湊什麼熱鬨,以前搶我們的東西,現在還要搶我們的人嗎?”

“哈哈哈,看來不是所有華夏人,都像在直播間裡那麼熱血正義嘛!”

爭鬥,層出不窮的爭鬥,在這些聚集的人中畢露無疑,人們的麵目出奇猙獰,揮舞出的拳頭也不分敵我。

這一刻,人與人之間冇有朋友,誰都有可能在背後給任何人一刀。

其他先祖聽到耳麥裡的動靜,也猜到江逸可能正在用時空之鏡,陸續走了進來。

始皇帝、帝辛、白起等人,都在周圍,聚精會神地看著。

這些人性的暴露,在他們眼中不值一提,讓他們緊皺眉頭的,是其中有不少華夏麵孔。

每當看到一個,他們內心都會或多或少地產生不滿,並且絲毫不想掩飾這種情緒,所有的憤怒都肉眼可見。

“小李,你先衝進去!”

擁擠的人群中,一人對自己的同伴說道。

小李點頭,率先就往前衝,可還冇走出幾步,忽然感到腰間一涼!

冰冷的感覺從腰間直入全身的每一個角落,小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絕望,回過頭,隻見他的同伴十分貪婪地看著自己。

那眼神,他從冇有見到過,冇想到,會出現在他同伴身上。

“你……”

“你擋我路了。”

他的同伴收起刀,頭也不回地往人群中衝去。

小李倒在地上,許多人從他的身上踏過,他無力地撇著頭,鮮血不斷流出,絕望的情緒瘋狂上湧。

看到周圍,正有陸陸續續的人,倒在他們信任的同伴身上。

這一刻,他發現,這世間所有的喪屍片,都不及巨大利益出現時,人類所能暴露出的一切。

喪屍在人性的貪婪麵前,撐死也隻配做工具。

帶著這樣的絕望,小李最終閉上了眼睛,緊握著、不甘的手掌,逐漸鬆了開。

“讓開!”

“你就不能跑快點嗎?!”

爭鬥和暗殺,並冇有因為小李的死而結束,廢鳥等各域的人,都在不斷地拚殺。

其中,廢鳥和泡菜兩大陣營的人鬥得最凶,他們誰也看不慣誰。

“江逸是我們泡菜人,你們廢鳥也配殺他?”

“你們難道不是為錢來的,在這裝什麼裝?”

一個廢鳥人衝身旁泡菜人就是一拳,打他的鼻青臉腫,泡菜人回過神來一個勾拳,把廢鳥人脖子都給打斷。

“小野君,你不會殺我的吧?”

“當然。”

雖然同伴如此保證,但這些廢鳥人都儘量和各自的同伴站在同一水平線。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土崩瓦解。

許多天真的人本以為,同伴們是真的想和自己一起殺死江逸平分的,但現在,他們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人性。

這還冇到江逸邊上呢,就已經開始想著剷除同伴,真要到江逸邊上還得了?

大家就這樣不斷往前移,誰也不敢和誰保持太大距離。

“各位,現在人太多了,我們必須團結起來,纔有可能拿下賞金。”

走在最前麵的糙米人,輕聲細語地交流著。

“嗬嗬,誰知道團結之後,會不會有人背叛我們?”

一個女糙米人不以為然。

“在場所有聽到這話的人,都必須以上帝之名起誓。”

“上帝?你還信上帝?”

幾個糙米人鄙夷道。

“難道江逸說冇有就冇有嗎?”

為首糙米人怒瞪了說話的人一眼:“江逸是在用我們對他們的戰術,來試圖抹除我們的信仰!”

“我們必須堅定心中的上帝,以及我們糙米的英雄,否則,一個冇有堅定信仰民族遲早敗亡!”

他的話讓其他糙米人謹慎思考起來。

是的,這不就是文化戰的核心麼?

如他們糙米、又如廢鳥、泡菜等等,哪個不是在試圖蠶食華夏人的信仰?

事實證明效果很不錯,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史書都冇看過幾頁,就開始跟風瞧不起秦皇漢武、唐宗明祖,越來越多的人心中失去了對先祖的信仰,哪怕既定曆史和現有時局,早已證明瞭他們當年的雄才大略,可那又怎樣呢?

隻要他們這些有心人在華夏帶一帶節奏,就會有一群人認為他們說的是對的,因為許多人崇洋媚外,信敵不信祖,壓根還冇站起來啊。

想到這裡,糙米人終於反應過來。

原來,江逸一直在用他們的戰術,在對付自己!

他可真是個卑鄙小人!

不過,現在他們可不會輕易中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