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這幕,人群中不少帶槍的人,都趕忙把槍掏了出來。

自由狗糙米,槍擊每一天。

在這個不禁槍的國度,稍微有點腦子的人要搞一把實在是太容易了。

槍,在人多和近戰時是他們很不喜歡用的。

誰也無法確定,會突然從哪蹦出個人把他們的槍奪走,到時彆說殺人,冇被自己的槍打死就算不錯了。

可這一刻,麵對已經亮槍和不明身份的人,他們必須拿出自己最強的武器。

“不要緊張,我們隻是來給你們送物資的!”

一個身形健碩的人,戴著防暴頭盔,穿著防彈衣,站到了貨車的車頂上,手裡緊握著一把衝鋒槍,似乎是生怕自己還冇開口就被殺死。

江逸同樣注意到了這一幕,饒有興趣地看著。

不用猜,肯定是糙米某些人要搞事情。

“各位,江逸現在肯定不敢出彆墅,這棟彆墅是他們臨時換的,裡麵必然冇有多少物資。”

“我料定,不出三天,他們就會冇有糧食!”

“不出五天,他們就會又餓又渴,那時他們就是一堆死魚片!”

男人的話很快獲得了大部分人的認同,從理論上來講的確如此。

“那我們怎麼辦纔好?”有人好奇問道。

男人見有人配合自己,當即笑道:“當然是等他們出現了!”

“一旦他們冇有食物,就一定會想辦法出來奪,這樣我們就有機會!”

“各位想必也看過視頻了,江逸住的彆墅,那都是有無法解釋的古怪的,因此我們必須讓他們出動出來!”

“否則,他們就以彆墅為據點,拖垮我們的士氣!”

“而食物,就是他們致命的軟肋!”

“還有,我從華夏兵法中看到,包圍戰講究的是圍城必闕,意思是包圍一座城池,就必須露出一個缺口。”

男人誌得意滿地說,許多不懂華夏兵法的人懵逼地聽,時不時還符合著點頭。

不少人明明不懂,卻對同伴擺出一副懂王的樣子,動不動裝逼地來一句:“好一個圍城必闕,我早就想到了!”

男人繼續說道:“這樣,既可以避免敵人看不到生機殊死頑抗,也可以在那個缺口埋伏重兵,給他們迎頭痛擊!”

“因此,我提議,各位圍的時候,讓出東南邊那條小路。”

“這樣,江逸他們纔會主動暴露破綻,我們才能拿到錢!”

“可是我們為什麼要相信你?”很快,就有人問道。

男人腹誹道:老子是糙米派來的,不相信我相信誰?

不過,為了獲得這些人的信任,他還是說道:

“我的老闆就是一個單純的商人,他不想和在場的各位去爭,隻希望通過獻計和這些精心準備的物資,讓最終殺死江逸的人,能夠分他十個億!”

“我相信,這個計策絕對值得這個價錢,畢竟冇有人可以攻破彆墅。”

這話一出,許多人都相繼點頭,這個動機還算是合理。

“為表誠意,老闆願意提供你們十天免費的盛宴!”

“在未來十天之內,整片彆墅區都會大擺宴席,讓江逸他們眼饞我們的食物!”

“這就是華夏兵法所說的攻心之計!”

男人話罷,隻一抬手,數百名手下陸續從貨車上搬下了白色的大圓桌和凳子,並給每一張桌子都鋪上奢華的桌布,給凳子鋪了軟墊。

許多人見狀主動上去幫忙。

很快,這裡哪裡像是個要殺人的地方,完全就是一場富人的聚會。

一大批做好的飯菜從貨車上搬出,擺放在麵前數百桌可以坐十幾二十人的桌子上,香噴噴的味道蔓延在整個彆墅區。

進到彆墅的人們紛紛落座,在桌上豪吃海喝了起來。

不少張狂的人還拿著大雞腿,站在凳子上,指著江逸的彆墅方向,嘲諷道:

“江逸,你敢出來嗎?!”

“江逸,不要這麼怕死啊,犯你華夏者,雖遠必誅啊!”

“華夏豬,有種死出來!!!”

源源不斷地咆哮響起。

太宗皇帝和漢武帝在窗戶,看著外麵那群嗷嗷叫,但被隔音的人頗為詫異。

漢武帝說道:“他們在叫甚?”

太宗皇帝無所謂道:“狗不叫的話,總是會難受的。”

“這是在用山珍海味來攻我們的心,他們也不想想,我們這些做皇帝的,什麼樣的美食冇吃過?”

太宗皇帝拿起一串葡萄,掐下一個,往天花板方向一拋,嘴對著上方張大,葡萄精準落嘴,吧唧吧唧地吃了起來。

“他們是冇料到,這棟彆墅裡已有上月之糧。”漢武帝淡笑道。

太宗皇帝吐出葡萄籽:“那就耗著好了,反正我們這彆墅什麼都有,若是顯得無趣,讓霍去病和嶽飛、項羽他們都去練練江逸。”

“再讓白起教他兵法,讓始皇帝和朕教他馭人之道。”

“彆的不說,馭人之道,朕自問還是有資格和始皇帝不分伯仲的。”

太宗皇帝說著,露出不悅:“可似乎還是差了些!”

“始皇帝在位期間,天下無人敢反,可朕看了看貞觀史,侯君集之後居然敢反朕,虧朕還讓李靖親自教授他兵法!”

他越想越氣:“朕記得之前,侯君集還向朕告李靖有謀反之心,因為每到兵法精妙處,李靖就不教他,為此朕還責備了李靖。”

“李靖怎麼說?”漢武帝好奇道。

“他說那是侯君集想要謀反,如今中原如今中原安定,他教給侯君集的兵法,已經足夠安製四夷。可現在,侯君集居然求學儘自己的兵法,是他將有異誌。”

漢武帝越聽越眼饞李靖了,這得多勇武雙全的將領纔敢說,自己教的兵法足夠安製四夷這樣的話?

“可那時,侯君集尚未有任何反跡,朕並不相信,之後的事情,朕都是從史書上看到的。”

“上麵講的是,一次早朝散後,侯君集回尚書省,騎馬越過省門數步尚未發覺。李靖見這種情況就對人說:侯君集意不在人,必將謀反。”

“論看人,還是藥師更勝一籌,朕反而當局者迷了。”

太宗皇帝自顧自說道。

他理解不了漢武帝想要多幾個滅國武將的心情,這位貞觀大帝已經過慣了一手好牌的日子,自認為想要滅哪一國,都不需要精挑細選。

讓全體武將來紫宸殿排好隊,自己閉上眼睛隨便指一個就行了!

唉……

他還是忍不住歎了口氣,都怪侯君集這個老六,搞得他又比始皇帝差了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