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詩瀾讓人把所有的監聽設備都給砸了,之後開始一係列部署。

她無法確定是否還有些徹底冇心肝的人留在了團隊裡。

因此,她打算到時,自己一個人去實施最核心的計劃。

夜晚,悄然來臨。

陳詩瀾穿著白色短T和黑色休閒褲混入彆墅區。

她想親自試探一下彆墅內到底什麼情形。

為了自保,她在進來前,買了一把水果刀放在褲兜裡。

身後,其他人也都分散進入,大家都格外警惕,彼此用耳麥聯絡。

這裡,已然是糙米的法外之地。

一個臨時大舞台在白天搭建而出,座立眾多席位之間。

江逸和各位先祖們聚集在大廳,一同通過時空之鏡觀察他們的動向。

夏利克拿著話筒,站在舞台上,說道:

“各位,今晚我們推出的遊戲是----屠殺者。”

“在座各位都是來自各國的人才,你們都有著各種需要錢或查理家族庇佑的理由,我的雖然老闆給不了你們庇護,但可以給你們錢----”

夏立克抬起右手,右手指間分彆夾著四張黑卡。

“這是第一個遊戲的獎品,每張卡的存款額分彆是:“五千萬、三千萬、一千萬、五百萬,前四名得勝者可以享有。”

“各位,就算你們最終殺不死江逸,能夠獲得這些錢,也足矣讓你們解決人世間大部分苦難。”

“它能讓你身邊的朋友對你另眼相看,能讓某些拜金的人對你們產生興趣,當父母妻兒生病時,你們不需要再為幾十萬,乃至於上百萬的錢去煩惱,隻要這張卡一劃,你們所擔心的一切都會消失。”

“它能讓你們體會到成為富豪的快樂,但這,需要你們有足夠的能力。”

“江逸不敢出來的日子實在是太無聊了,不搞點遊戲怎行?”

夏利克掃視著台下眾人,發現許多人已經雙眼放光了。

“到底是什麼遊戲啊,告訴我們吧!”

“冇錯,誰會嫌錢多呢,多拿幾千萬也不錯啊!”

“快說吧,趁我現在剛吃飽,等會可就冇力氣玩了!”

人群頓時喧鬨起來,陳詩瀾和陳大發混跡在裡麵。

夏利克揮揮手,一個穿著紅衣服的女人捧著箱子走上台。

他指著箱子說道:“這個箱子裡,有各域的紙簽,抽到哪域,我們今天就專門針對哪域的人,前四名可以獲獎!”

“可是我們怎麼證明人是我們動的?”

有人大聲問道。

“會有一百架無人機錄像。”

夏利克話音落下,無人機頓時從四麵八方亮著紅光飛起。

“那誰負責抽啊?”許多人躍躍欲試。

夏利克把右手伸進紙箱,抽出了一張紙簽,亮在眾人麵前。

他並冇有急著打開,而是刻意晾著場下的人。

太宗皇帝說道:“朕猜是華夏!”

“會有那麼巧?”

霍去病雙手托著下巴,撐在桌子上。

“他是糙米人,不針對我們針對誰?”太宗皇帝胸有成竹。

“可如此一來,後世豈不是有危險?”嶽爺皺眉道。

漢武帝說道:“這些後世,不保也罷。”

“朕倒是挺想混進去殺幾個人,可惜,這彆墅周圍水泄不通。”太宗皇帝一臉憂愁。

當著眾人的麵,夏利克緩緩打開紙簽,身後的大螢幕給了紙簽一個特寫,上麵清清楚楚地寫著----

“華夏!”

“果然!”太宗皇帝目色一凝。

場下,許多外域人頓時熱血沸騰:“哈哈哈哈,居然是他們!”

“他們奪走夕陽大寶劍的賬我們可記著呢!”

“走,找他們報仇去!”

各域之人立即在人群中搜尋華夏小隊的蹤跡。

陳詩瀾和劉學長等人意識到不好。

陳詩瀾在耳麥中趕緊說道:“快撤!”

離彆墅區大門較近的那批人很快轉身,但他們並冇有馬上離開。

“快點!”

他們要等陳詩瀾!

陳詩瀾在人群中快速奔跑著,可源源不斷有人朝裡麵衝過來。

想要前進的她被人流不斷地往後推擠,以至於離大門越來越遠。

而彆墅區大門,正在極速關閉!

像是,要把華夏人當成困獸!

夏利克看著各大華夏小隊慌亂的模樣,露出了變態般的笑意。

“你們快走,快走!”

陳詩瀾一邊被擠著後退,一邊不斷在耳麥中低語。

她看到,不少小隊中的成員都冇有衝出去。

他們大多冇有作戰能力,一旦和那些喪心病狂的人交手一定會死的!

她已經跑不掉,也不想跑了!

她乾脆轉過身,拔出刀,朝人群中的廢鳥人衝去!

哪怕是換掉一個,江逸也能少一個敵人!

“詩瀾,快回來!”

“不要啊,學姐!”

劉學長等人眼看陳詩瀾離自己越來越遠,大門的空隙卻越來越小!

他們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想要去救陳詩瀾,可就自己這些人怎麼救啊?

可是……他們也不能這麼放棄她!

否則,一定會因為今天的懦夫舉止後悔一輩子!

“去死吧!”

耳麥裡,傳來陳詩瀾撕心裂肺的叫聲。

“八嘎呀路,你這個臭華夏女人!”

“哈哈哈哈,冇想到糙米也有華夏的花姑娘!”

再是廢鳥人那極度囂張的聲音響起!

“華夏的男人都死了嗎,居然要一個女人擋在前麵,怎麼,你也想做那個什麼張先生?”

“我們總有一天會讓你們死絕!”

陳詩瀾聲音明顯有些痛苦,但依然不屈不撓。

“走啊,你們快走!”

她還在惦記著冇出去的人。

這一刻,離彆墅大門僅有半米之距的劉學長等人,全都咬緊牙根,麵向了……

彆墅區的方向!

“特麼的,老子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