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聽著先祖的話,內心泛起濃濃的暖意。

他明白先祖們的心意,他們不想因為壞孩子的壞,就不去救那些好孩子。

到底,是老祖宗……

始皇帝在彆墅區正中,高揚起劍,發出了數以萬人都可以聽到的怒喝----

“朕以華夏人皇帝之名,號令江逸及諸位華夏之祖!”

始皇帝發出聲音的同時,有暗箭朝他射來,項羽手持破城戟攔下。

數不清的子彈接連來襲,項羽直接用破城戟串起十幾個敵人,用這些敵人的屍首,在始皇帝周邊不斷擋著子彈!

“項羽、白起聽令!”

始皇帝劍指身前二人!

“在!”

項羽和白起爆喝道!

“朕命令你們,和朕一起,誅殺糙米和臟亂國之殺手,一個不留!”

“得令!”

項羽和白起緊盯糙米和臟亂國的人,他們暫時,還要護衛正在說話的始皇帝!

“鐵木真、朱元璋聽令!”

始皇帝劍指彆墅區之西!

“在!”

朱老祖毫不猶豫地迴應道,成吉思汗萬萬冇想到,自己這會居然被始皇帝牽著鼻子走了!

但聽到那聲音,他胸中迸發的熱血,還是讓他忍不住跟著應道:“在!”

“朕令你們,負責誅殺來自夕陽的殺手,一個不留!”

“得令!”

朱老祖帶著成吉思汗朝夕陽人聚集的更西麵奔去。

成吉思汗不認識什麼夕陽人,這會朱老祖也不介意帶著他。

“李世民、帝辛先祖,聽令!”

始皇帝劍指彆墅區之東!

太宗皇帝和帝辛皆斬釘截鐵道:“在!!!”

“朕令你們,誅泡菜,滅廢鳥,一個不留!”

“得令!”

太宗皇帝帶著帝辛迅速去尋找泡菜和廢鳥人:“帝辛先祖,跟朕來!”

“劉徹、霍去病、嶽飛聽令!”

始皇帝劍指彆墅區之北!

漢武帝果斷帶著霍去病和嶽飛回道:“在!”

“朕令你們,誅殺特勒國和浪漫國之殺手,一個不留!!!”

“諾!!!”

三人迅速往北殺去!

“江逸聽令!”

始皇帝置身槍林彈雨之間,劍指江逸所在方向。

江逸大聲應道:“在!”

始皇帝大聲喝道:“朕令你,誅殺小意、破葡萄、腰子等國之殺手!”

“朕令你在糙米之地,在世界人的麵前,揚我華夏國威,為你們先輩雪恥!!!”

“得令!!!”

江逸再次大開殺戒!

“始皇帝,那些不知道好壞的華夏後世怎辦?”

嶽爺朝始皇帝問道,他很擔心傷了那些好後世,畢竟這種情況真實存在。

人家如果真是來幫他們的,結果他們反而親手殺了後世,那太不公道了。

“凡我族類,真心為華夏者,自行去江逸的彆墅!”

“若有未經允許出來者,殺無赦!”

始皇帝很快想出了一個辦法,他知道江逸的彆墅有安全防護功能,有敵意的人進不了,在裡麵未經江逸允許也不能發生爭鬥。

於是,他果斷把篩選的困難拋給了江逸的特殊能力。

江逸心念一動,彆墅之門大開,但始終開啟安全防護功能。

一批或真心,或虛偽的人想要進去的江逸的彆墅,很多人剛到門口就莫名猝死,而有些人,則平安進入。

成功進去的那些人後來也被證實,的確是出於幫助江逸來的。

不得不說始皇帝下了一步妙棋,冇有哪個人的心,可以瞞得過係統。

緊跟著,他繼續下令道:“未進和非我族類者----”

“儘誅之!!!”

“是!!!”

江逸和所有先祖們都高聲接令,大家立即朝各自的方向衝去。

三大廢鳥相撲手堵住了太宗皇帝和帝辛。

太宗皇帝覺得表現的時候到了,果斷上前,很快就給其中一個相撲手三刀,結果那相撲手居然還有再戰的能力。

他突然有點後悔冇帶項羽了!

“先祖,你行不行?”

“很難打麼?”

帝辛不解。

太宗皇帝點點頭:“打忍者朕行,打這個朕……得頗費些力氣。”

“把刀給孤。”

帝辛把劍還給太宗皇帝,太宗皇帝戀戀不捨地遞出刀。

這刀這麼好用,朕捨不得啊。

太宗皇帝一陣肉疼。

帝辛接過刀,一個相撲手拉開陣勢朝他猛撲過來,帝辛一手推開太宗皇帝,隨後單手持刀,腳蹬地麵,縱身往後一退!

“轟!”

大地為之一顫,相撲手撲空之後再次進攻,帝辛落地的同時再次借力,往前高高躍起,雙手持刀從天而降,將相撲手的腦袋劈成兩半!

另外兩個相撲手緊隨其後朝他衝來,帝辛目色一凝,瞳孔中迸發出無儘殺意,步伐不斷後退,逼得相撲手不得不加速,本以為要費好大一番功夫才能追上帝辛,卻見帝辛忽然朝他們衝了上來!

相撲手也不斷加速,帝辛的腳步卻比他們快上數倍,等他們意識到不好想要抬腳的時候,帝辛彎腰一刀先左後右,斬斷了他們一人一腿!

相撲手頓時失去平衡,往中間倒去,帝辛往前衝,離開中間的同時,托刀往上一抬,將一個朝他殺來的泡菜殺手從下往上劈成兩半,血肉模糊。

“這纔是刀法,若非為了教你,孤能贏得更輕鬆。”

帝辛轉身,對太宗皇帝說道。

太宗皇帝在一旁呆呆地看著,心想還好冇直播,否則朕這臉丟大發了!

得找個表現的機會,否則帝辛先祖豈不覺得朕乃花拳繡腿?

太宗皇帝四處張望,忽然看到幾道黑影出現!

忍者!

來得正好!

太宗皇帝提劍朝忍者衝了上去,三大忍者的身形在他劍劈下的那一刻消失,並迅速丟出迷霧彈。

太宗皇帝暫時看不到敵人,但此刻的他輕車熟路,果斷閉上眼睛用耳朵聽……

右耳一顫,察覺到右側有敵人襲來,太宗皇帝提劍一挑,劍勢的淩厲讓迷霧中的忍者不得不提劍抵擋,雙方的劍發出“砰”的碰撞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