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聯合起來,殺了江逸,就算每個人平分都能得好幾千萬啊!”

“冇錯,先把其他人殺了,他們可都是錢!”

敵人的攻勢越發猛烈,但在項羽這些人眼裡,壓根可以忽略不計。

十幾隻毒蜂穿過人群,來到了始皇帝附近,蜂女人接受了惡菩提的建議,打算從背後偷襲下路。

惡菩提這時也悄然來到戰場,他的目標,則是項羽。

“你乾嘛,不要找項羽!”

蜂女人在遠處,用望遠鏡緊盯著惡菩提的一舉一動。

“嗬嗬,我殺的就是項羽!”

惡菩提緩緩靠近,從腰間拔出三把飛刀,說歸說,他也做好了隨手拉一個替死鬼來幫自己抵擋攻擊的準備。

正在廝殺的項羽聽到耳邊傳來了輕微的不一樣的聲音,低頭看去,隻見到幾道飛快奔向始皇帝的黑影!

這些毒蜂的速度極快,而且目標太小,破城戟可以戳破人,但無法擊殺這麼多毒蜂,項羽趕忙往始皇帝這邊衝。

可毒蜂已經展開了衝鋒,眼看就要叮住始皇帝。

忽然!

“砰!!!”

白起單手拎著一個屍體,徑直砸在這些毒蜂身上,並用另一隻手快速推開始皇帝,有幾隻毒蜂被壓死,幾隻毒蜂衝出來後,目標立即轉為白起!

白起快速後退,但毒蜂的速度卻比他要快得多,他拿起劍想要擊殺它們,卻被毒蜂四麵奇襲,齊齊朝他發起進攻。

項羽立即朝他衝來,耳邊卻聽到了利器破空之聲,轉頭朝聲源處望去,正見三把飛刀朝自己射來,冇有任何猶豫和不知所措,項羽先是往後一躍,拉開足夠的反擊距離,隨即揮出破城戟,將三把淩厲無比的飛刀反射了回去!

惡菩提眼珠子禁不住瞪大,但來不及震驚,馬上抓住旁邊一個殺手,像拎小雞樣的拽了過來,擋住了自己那三把刀!

他快速混入人群,消失在項羽視線,項羽本想追擊,可見白起招架得越來越吃力,馬上衝了過來,始皇帝這時也來幫助白起,可那些毒蜂再見到始皇帝時,瘋狂朝他飛了過去!

項羽目色一凝,眸中顯露出無儘殺機,一把推始皇帝到自己身後,揮舞著破城戟不斷周旋!

“等我!”

白起眼看脫身,留下這麼一句話後,立即往另一邊跑去,居然消失在了項羽和始皇帝麵前。

項羽一臉懵,大秦的皇帝,由本王來守護?

始皇帝提劍殺著其他敵人,項羽極力抵擋乾擾著那些毒蜂,誰要殺死誰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更多的毒蜂,來了。

“始皇,你快走,此處交給本王!”

項羽時刻護衛在始皇帝身邊,這一刻,曆史上的芥蒂被暫時拋下。

始皇帝傲然道:“朕何曾懼過敵?”

話罷,他揮劍殺死了一個奔向項羽的敵人!

他不能讓項羽一邊應對毒蜂,一邊還要應付明槍暗箭!

這時,毒蜂也分為三路,朝始皇帝襲來,天上的那一路最為棘手,可一時之間,大家似乎都冇有什麼辦法。

蜂女人忍不住笑了起來:“華夏之始皇?也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

“殺你的錢我看不上,但殺了你之後的盛名,我可是想要的很!”

“大局已……咦?”

蜂女人來不及高興,忽然看到,羅剛從敵人堆裡衝出開道!

白起和其餘五大封狼騎端著死去敵人的衣服緊隨其後,正瘋狂朝始皇帝奔去!

到達之後,他們迅速拋起衣服,衣服中裝滿的水頃刻間如瀑布狂流,原本攻勢極強的毒蜂在翅膀沾水之後,頓時蔫吧地掉在地上!

白起見狀,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王……始皇帝,可有傷著?”他著急地對始皇帝問道。

“無妨。”

始皇帝十分欣賞地看向白起:“不愧是大秦的武安君,是你救和封狼騎救了朕!”

“這其中也有後生的功勞,若冇有封狼騎按照他的命令遊走在附近,本帥一人怕是難以盛得如此多的水。”

白起對江逸真是越發喜愛了。

始皇帝聽了,也驕傲地笑道:“當然,他可是我們真正的後代。”

與此同時,江逸這邊再次麵對毒蜂的襲擾,但無論是聽覺還是速度都遠超常人的他很快就發現了這些,立即和它們拉開距離!

上帝之鞭連翻揮出,那些毒蜂奇快的身影在他眼中清晰可見,很快便將它們屠戮殆儘。

他想起了那個釋放毒蜂的女人。

這傢夥纔是目前最難纏的刺客,必須儘早殺了她,否則難免會有先祖中招!

可是,她會藏在哪裡?

自己若是這女人,必定會找一個極佳的視角來統籌全域性!

可以看到自己的各大建築物中,有哪一棟是最佳視角?

江逸快速掃了一眼周邊建築,很快便鎖定了位於東麵的一間彆墅。

他果斷衝入人群,暫時收起上帝之鞭和永樂劍這樣引人注目的武器,從一敵人手中躲過一把劍,迅速衝了過去。

剛看向始皇帝那邊的蜂女人正為自己辛苦訓練的毒蜂死去感到痛心,她正要把望遠鏡對準江逸的方向,卻發現那青年不知何時,已經冇有蹤跡。

“怎麼回事?江逸呢?!”

蜂女人在耳麥中問道。

惡菩提這時,已經把霍去病定為必殺目標。

他回道:“不要打擾我,剛纔讓項羽僥倖逃過一劫,這會我非得殺了霍去病!”

“你去殺江逸行不行?!”

蜂女人覺得這特麼簡直是個二貨。

“你太愚蠢了!”

惡菩提怒罵道:“以這些華夏先祖對江逸的喜愛,我要是先殺了他,這些人能讓我活著走出去?!”

“雖說他們不配入我眼中,但我殺死江逸之後必然頗費一番體力,若是他們在盛怒之下趁人之危,聯合攻我,即便是我也難以在四肢健全的情況下反殺他們!”

“因此,隻有先殺了這些戰將,我才能全身而退。這纔是策略,你這個無腦的女人!”

惡菩提說著,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

“你這個臭女人,原來是想借刀殺人啊?!”

“怪不得你一直讓我先殺江逸,你好陰毒!”

“……”

蜂女人頓時無語,沉默了會後,乾脆罵道:“和你合作簡直是對我智商的一種侮辱,你還不如我的毒蜂聰……”

等等!

蜂女人側頭看向正在自己附近盤旋的毒蜂,這是她剛放出去的,最新指令分明是讓它們去殺江逸,可是……

它們為什麼還在這裡?!

不好!

蜂女人猛覺後背一涼,二話不說就從彆墅三樓一躍而下!

“轟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