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揮動上帝之鞭朝蜂女人身後襲去!

地板被鞭勁掀翻,地麵出現深度一尺的裂痕,天台的玻璃護欄支離破碎,本想神不知鬼不覺地乾掉蜂女人,她卻不知為何果斷跳下了樓。

江逸見狀,果斷衝向天台之外一躍而起,從三樓如魚躍般撲向地麵。

彆墅附近的殺手眼看又跳下來個人,像是受到巨大驚嚇似的,慌忙往後退去,江逸倒著下躍,在離他最近的一人快要逃開時,迅速用手揪住他的頭髮往後一甩,將他一把拉到身下。

殺手的身子充當了江逸的肉墊,當即暴斃,江逸以他的身體為發力點,落地之後徑直翻滾數圈,數十顆子彈連翻朝他射來,迸射進他翻滾過的每一處,牢牢紮進草坪之中,泛出清晰可見的硝煙。

抵消完衝擊力後,江逸穩住身形,半蹲著身子極速一轉,上帝之鞭隨即揮出,在人群中蕩起一股氣勁,撕裂麵前十數之敵,隨即朝蜂女人奔逃的方向追去。

剛纔下墜的時候,他看到了一絲殘影!

“快殺了江逸,不要讓他跑了!”

殺手們迅速朝江逸衝去,許多人冇想過三百五十億居然會有一天離自己這麼近,頓時跟在沙漠中看到了綠洲似的。

“砰砰砰!”

“砰砰砰!”

這會,所有殺手再無顧及,拿出槍就對著江逸的身影狂掃。

之前的小團體戰鬥,為了防止避免不必要的樹敵,很多人在和敵對團隊交戰的時候都冇有拿出槍,生怕誤傷其他團隊,引得多團隊群體而攻。

但現在,他們再也不想,也不用考慮這個了,包括不少小團隊的內部成員,都在或明或暗地朝隊友開槍!

分錢?

嗬嗬,自古以來都是共患難易,共享福難!

三百五十億米金,一旦有第二個人分,殺死他的人就會直接少掉一百七十五億米金,誰能捨得?

巨大的利益都能讓什麼都不缺的皇子去造皇帝的反,更何況他們這些人裡,不知有多少人連縣令的生活都未曾體驗過呢!

此時的江逸,就是他們通往金光大道的直通梯!

他們相信絕不會有任何人希望坐上去的是自己,也正因此,他們殺起彆人時,也是毫不手軟!

許多衝在前麵的人,都不明不白地中了身後人的槍,到死,都不知道是被自己人殺害。

這會就算是親兄弟團隊,也有不少人把槍對準了自己哥哥或弟弟!

後麵的人因此反應過來,頓時誰也不敢衝在誰前麵!

許多雙槍對準江逸的人,這會都放下了一隻手槍,留著防自己人。

“各位,再這樣下去的話,你們誰也彆想殺死江逸!”

惡菩提混在人群中,說道。

許多人知道他在宴會上的那次表現,忌憚他的同時,也選擇聽聽他要說的話。

“現在還冇有到你們一決勝負的時候,你們應該聯合起來殺死江逸,這樣纔有希望實打實獲得賞金,等江逸死後你們再打,勝者再拿走錢!”

惡菩提說話之時,雙手夾滿了十六支飛刀。

普通人一雙手最多隻能夾八支,但惡菩提憑藉著獨到的天賦和努力,早已練就了能精準射出十六刀的能力。

許多本想趁這機會把他殺死的人,都默默鬆開了扳機。

“再猶豫的話江逸可就跑了----”

惡菩提這麼一提醒,許多人立即選擇采納他的建議。

這個方案對他們最為有利,否則鬥來鬥去,江逸最後反而跑了。

一想到這裡,大家的槍口再次對準了江逸,卻見江逸早已跑出了好遠,紛紛拔腿就追。

蜂女人跑進一片小樹林,進到安全處後,立即對惡菩提說道:

“江逸衝我來了!你快到東邊小樹林來,記得先吃我給你的藥丸!”

語氣聽不出絲毫慌亂,反而像是在醞釀著什麼。

蜂女人溜進彆墅區的小樹林,忽然想起一個問題。

江逸應該冇見過自己纔對,乾嘛一個勁地追自己?

見鬼,差點忘了他有節目中那種時空之鏡!

他應該是看到了我和惡菩提交手的畫麵,這纔對我有所提防!

蜂女人暗恨咬牙,恨不得把惡菩提那個掃把星剝皮抽筋,居然讓她還冇進彆墅就暴露了,真是該死!

可此時又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唉!

她來不及多想,狂奔到一棵樹下,像是猴子一樣攀爬了上去,潛藏在茂密的樹葉中。

“去。”

蜂女人輕道一聲,數十隻毒蜂撲騰著翅膀,飛到草叢、樹乾、溪邊的土地上潛伏。

完成這一切後,她懸著的心這才放下了些,緊繃的神色終於有所舒緩。

可隨即,她的臉色一下子拉胯下來。

對於是否能殺死江逸,她又有新的擔憂……

這小子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她身後,就意味他的武力和速度遠勝自己,自己是絕不能和他正麵交手的。

隻能利用自己擅長的暗殺之術,再配合惡菩提的武力!

想到這裡,蜂女人逐漸從憂思中回過神來。

從包裡掏出了一瓶裝有白色煙霧的瓶子,再是一顆黑色的藥丸。

吞下藥丸等了幾秒,隨後十分謹慎地打開瓶塞。

驟然之間,白色煙霧像是被囚禁許久的狂徒似的湧入空氣之中消散,無色無味。

蜂女人輕挑嘴角,似乎對自己的傑作十分滿意。

她躺在樹乾上,褪下紅色長裙,換上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

拿起長裙,抹上一些細微的紅色粉末,肆意地丟往樹下。

她知道江逸冇法這麼快追上自己,因此做什麼都不慌不慢。

進入彆墅之後,她除去和惡菩提喝茶的時間之外,還在這裡佈置了不少陷阱。

這片足有兩個足球場大的小樹林,早已是她的暗殺領地。

隻是,她現在無法確定,江逸既然通過時空之鏡知道了她的存在,是否也看過她的佈局?

不過,就算看過了又怎麼樣呢?

那小子也得花費不少功夫,才能突破呢~

更何況現在,又有新的陷阱?

蜂女人咧起紅潤的嘴角,她現在真想露出那半張毀容的臉,讓江逸好好親上一口,然後送他去見上帝。

就在她得意洋洋之時,忽然看到遠處的樹林周邊泛起了火光。

樹木被焚燒的氣味順著夜風湧入她的鼻尖,她起身極目遠眺,猛地發現這小樹林居然著了火!

“惡菩提,外麵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