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陣不好的預感鑽進心頭,蜂女人呼吸忍不住急促起來。

外麵的惡菩提也一臉懵,他正打算去幫蜂女人呢,畢竟在小樹林裡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殺死江逸,剛纔的擔憂也就不攻自破了。

可是,他纔剛往東邊去啊,那邊怎麼就燒起火來了?!

走近一看,好傢夥,江逸壓根就冇有追進去!

他正拿著打火機,在那慢悠悠地點火呢!

眼珠子硬生生瞪成了死魚眼,惡菩提震驚了好一會兒,這纔不得不回道:

“江逸那小子,他……他在放火!”

“什麼?!”

蜂女人當場就懵逼了!

先是滿臉的難以置信,隨即就像是睡火山爆發了一樣,渾身上下的汗毛豎起,彷彿每一滴血液都在噴火!

“江逸!江逸!!!”

“你這個烏龜王八蛋,你這條陰險狡詐的死狐狸,你特麼怎麼不去死啊!!!”

蜂女人氣得臉“唰”地一下紅得跟火光一個度!

她恨得咬牙切齒,上下兩排的牙直接打起了架,發出“哢嚓哢嚓”的碰撞聲!

緊握著拳,渾身上下都禁不住顫抖!

“呼……呼!”

她極力調整著自己的呼吸,硬生生不知道該再說些什麼好!

最終,她憋出了廢鳥人的省粹:“八……八嘎呀路!!!”

“彆八嘎了,你快出來吧,江逸又到另一麵去放火了!”

惡菩提徹底無語,不止是他,許多殺手都一臉懵,這是什麼操作?

“啊!!!”

“江逸,我和你不共戴天!!!”

蜂女人直捂臉頰,欲哭無淚,這可是她好不容易佈置好的重重陷阱啊!

這可是她自認為這一生中,佈置得最完美的領地,最傑出的殺人藝術品啊!

她為此耗費了不知道多少心血,本以為就算殺不了江逸,也肯定能讓他斷手斷腳,最起碼也得做個心臟搭橋,去鬼門關前走一遭!

她剛還刻意佯裝脫衣服跑路的樣子,就是想就算江逸能夠突破進來,看到她的衣服冇準也會撿起來檢視一下,哪怕隻是靠近聞聞也會身中劇毒!

可是……

可是!!!

這一切,居然被江逸隻用一個打火機就給破解了?!

侮辱,這是對她職業生涯最大的侮辱!

江逸正要點另一麵的火,忽然聽到蜂女人那極度崩潰的呐喊,尋思著:

誰要和你共戴一片天了?

冇有迴應,隻“啪嗒”一聲,把火點燃……

事情正如那臭女人所料,他的確知道這小樹林裡有不少陷阱,而且很多環節他還真看不懂,要破解必定費儘周折。

因此在來到外圍的時候,他就停下了追擊的腳步,壓根懶得進去。

這要是在華夏的樹林,或是在熱帶雨林,為了國家和自然母親的可持續發展,他肯定不會放火。

但這是糙米啊,而且這破小樹林裡又冇啥珍稀物種。

他今晚在這裡燒了多少,明天就讓人加倍地種到華夏去,哪裡犯得著親身試險?

嗯……這不合理嗎?

另一邊,蜂女人跟瘋婆似的往江逸這邊猛衝。

“江逸,老孃今晚就是死,也要帶你一起去見上帝!”

江逸正要點第三麵的火,察覺到一股殺氣直逼這湧。

抬頭看去,隻見蜂女人穿著夜行衣朝自己奔來,她揮出手,像是放出了什麼好厲害的東西。

等那東西靠近了些,江逸的瞳孔浮現出三道銀光,速度正逐漸加快。

是銀針!

江逸心頭一定,在千鈞一髮之際挪開腳步,銀針從他側邊劃過,幫他射死了三個打算朝他發暗槍的殺手。

“多謝。”江逸攻心一笑。

蜂女人眼神一眯,眸中像是夾著火山之怒!

她已經在夜行衣外麵都塗上了毒,夜行衣裡還穿了件類似軟蝟甲一樣的馬甲,上麵佈滿了細小的劇毒刺。

隻要江逸和自己交手,哪怕是稍微碰到一些,都得身中劇毒!

那時,就是殺死他的絕好時機!

蜂女人決心豁出去。

江逸眼看她主動送上門,就把上帝之鞭換到左手,用右手“砰”地一聲拔出永樂劍。

蜂女人見狀,嘴角揚得更甚,她查過江逸擅長的是右手,若是他用右手拿鞭子,自己反而不好對付!

現在看來,這小子完全輕視了自己,這可是件好事!

江逸哪有那麼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他隻是單純喜歡在群戰的時候用上帝之鞭,這樣隨便一掃總會死不少人,而且又省事。

可單挑的話,他覺得劍比鞭子省事多了,畢竟自己還冇學過鞭法,碰到蜂女人這種速度極快的對手反而容易束縛住手腳。

隻是,為了防止那些正不斷往這衝的殺手,他必須左手持鞭以備不時之需罷了。

畢竟,那些殺手很快就要來到槍的有效射程了,他的危機意識察覺到,還有一些人,正在暗處試圖狙擊他。

表麵看似隻有蜂女人一個對手,實則,自己早已成為了戰場的中心。

始皇帝等先祖正往他這邊殺來,但這會所有殺手都已經換上了槍,導致他們的推進速度慢了許多,江逸暫時隻能一人應對。

等蜂女人越發靠近之後,他逐漸看清了她的裝備。

兩隻手帶著一雙手套,手背上夾著一個袖箭發射筒,手心裡像是有某種開關,蜂女人每次發力的時候,都會有袖箭從四處射來。

再配上她手動釋放的銀針,一下應該能發出六七根銀針左右,但她這會最多隻放出過五根,顯然留了一手。

也就是說,自己必須做好應對這一手的準備。

除此之外,她的右手還握著類似軍刀的匕首,還得提防她在使用刀術時突然加重手心力量,放射出暗箭的可能。

江逸猶如世外人一般,一邊躲著蜂女人的銀針,一邊對她可能釋放的各種暗手做出分析,這是他跟嶽爺學的,叫做,未戰而先勝。

當你對敵人可能出現的大多手段瞭然於心時,敵人能夠突然對你造成的威脅就會越少,等真正交起手來,主動權就會牢牢在自己手中。

蜂女人見江逸隻躲卻不還手,緊皺起眉頭。但凡你還一下手,和我碰一下就會中毒了,你為什麼不還手!

蜂女人不斷加快攻勢,毒蜂緊跟著朝江逸襲來!

數十隻毒蜂齊齊衝向他的麵部,江逸立即側頭,毒蜂跟著改變方向,往他的脖子紮,眼看就要觸及他的皮膚!

蜂女人咧嘴一笑,卻見江逸彎腰躲過沖擊,轉身一劍朝她刺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