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蜂女人快速抵擋,匕首和永樂劍觸碰的同時,頓感一股如大山般的重力襲來,蜂女人被擊退數步!

江逸乘勝挺進,正要給出致命一擊,右耳忽地猛顫!

三陣槍響接連傳出,旋轉的子彈在空氣中碰撞的火花的畫麵下意識湧入他的腦海,逼得他往前挺進的劍不得不迅速撤回,並快速往後一個空翻。

“砰砰砰!”

三顆子彈,分彆落在江逸剛纔的進攻點,原位,以及後退幾步的撤退點。

更可怕的是,江逸在後空翻時,還有第四顆子彈朝空中的他射來,而且精準地對著他的腦門!

若非江逸及時在空中揮出一鞭打散了它,那會就會躲無可躲地被爆頭!

預判十分精準,而且是瞬狙!連狙!

之前遭遇過的所有狙擊手,都比他差十萬八千裡!

江逸對這狙擊手的實力有了一個初步的定位,但他並不認為,這就是敵人極限。

反而,那幾槍就像是居於幕後的、戲謔般地挑釁。

他的順著子彈射來的方向看去,令道:“選五錦衣衛進入彆墅,負責清除彆墅區內狙擊手,其餘五人繼續把守,不容任何人出入!”

“是!”

錦衣衛頭領得令之後,迅速帶四人闖了進來。

江逸冇有告訴他們剛纔發槍的地點,那人出手非凡,必定已經改變了狙擊位置,而且絕不會再藏在那附近。

看來,除去這些現身之人,還有部分人冇有出現啊。

“所有先祖注意,戰場上一個頂級狙擊手,務必提高警惕!”

江逸趕忙和先祖們互換訊息,狙擊手在任何場合都是最危險的存在。

他握緊永樂劍,把對暗處敵人的警惕程度提到最高。

絕惡菩提見到那四槍的時候,神色出奇凝重:“他竟然來了……”

話罷,他環視著四周,趁亂把脖子上顯眼的血菩提拽下塞進口袋。

本想和蜂女人一起去對付江逸,可現在,他似乎是在擔心著什麼,遲遲冇有邁出那一步,反而,越發往人群中靠。

蜂女人長舒了一口氣,暗自慶幸神秘人出手,否則被永樂劍殺的話,她身上的毒就白下了。

就算劍沾染了毒又如何,江逸總不會傻到拿劍給刺自己!

可當她再抬起匕首時,竟看到了一道缺口。

怎麼可能!

她嘴巴微張,雖說知道那是大明永樂劍,但她用的匕首也是削鐵如泥,代表著現代的至高工藝,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有缺口!

江逸見到那缺口居然隻有棗子般粗,也皺起了眉頭。

按道理不應該啊,蜂女人應該全力抵擋自己這一劍纔對!

一旦她全力抵擋的話,匕首的缺口絕不會這麼小,可看這陣勢,這女人似乎不想和自己硬碰硬?

那她在搞什麼鬼?

江逸虎目一眯,橫著的劍驟然一側,永樂劍在月色下迸發寒芒,刺得蜂女人下意識眯起眼睛,江逸果斷朝她衝了上去!

眯眼的刹那之間,蜂女人感到一道劍芒襲來,慌忙往旁一躲,江逸化刺為掃,蜂女人脖子颼颼發涼,嚇得不得不再往旁低頭,乾脆在地上打滾幾圈。

江逸預判她必會往離自己越來越遠的地方滾,可蜂女人竟往他腳下滾來,靠近的同時一匕首劃向他的腳,攻勢的淩厲讓周圍的殺手為之膽寒!

“好快的速度!”

“這女人不會也是殺手榜上的吧!”

“唉,看來江逸的人頭是他的了!”

“嗬嗬,那可不一定!”

“砰砰砰!”

數之不儘的子彈源源不斷朝江逸射來,江逸剛縱身一躍跳到蜂女人身後,就不得不麵對那些子彈!

他猛地提速,並揮舞上帝之鞭,一邊躲,一邊打消一些近身子彈。

蜂女人在地麵上連翻數圈,躲過了那些被江逸躲過的子彈。

可她看起來似乎冇有那麼輕鬆,連躲近百顆,好幾次和閻王隻有一厘米距離的她額頭冒出了幾滴冷汗,神色出奇憤怒!

“找死!”

她快步衝到一個開槍的殺手麵前,那殺手不斷朝她放子彈,蜂女人一邊躲閃一邊靠近。

等到雙方僅有一米距時,殺手再次發出一槍,以為此槍必中!

可就在子彈要射中蜂女人時,她居然以離奇的速度側頭躲開,一米七幾的她一手伸出,將那高大一米八幾,重達兩百多斤的殺手徑直拎起!

殺手拿槍正要再開一次,蜂女人手猛地一擰,“哢”地一聲將他的脖子擰斷。

“誰再敢朝我開槍,就和他一樣的下場!”

蜂女人一把將殺手屍體丟到十幾米外,眾人看到,那殺手的脖子已經和他的肩膀緊緊貼合,再冇有一絲氣息。

與此同時,剛纔開槍最勤快的那幾個殺手,也都莫名其妙倒在了地上。

眾人定睛看去,隻見每個殺手的後脖頸上,都有一隻毒蜂像在吸血似地緊盯著他,等他們徹底死絕之後,才意猶未儘地飛起來。

“這女的更不能惹啊……”

“大家不要隨便開槍,彆害得我被誤殺啊!”

“就是,冇有七八成的把握都不要開槍!”

……

“先生,暫冇找到那狙擊手!”

錦衣統領皺緊眉頭。

一聽這話,還冇等江逸回答,朱老祖暴脾氣當場就上來了:

“還有你們找不到的人?”

“就你們如今這樣,如何守護咱的後世!”

“懇請陛下責罰,是屬下辦事不力!”

語氣向來古井無波的統領,回答朱老祖時,當即尊敬無比。

即便隔著耳麥,也低頭回話。

“咱限你們一炷香之內,縱然掘地三尺也要殺了他!”

朱老祖厲色道:“如若不然,爾等自裁謝罪!”

“明皇帝息怒,這彆墅區太大了,錦衣衛可用人數減半,難免耗時較長----”

嶽爺一邊衝殺,一邊斬釘截鐵道:“由我帶他們去找!”

“嶽某必要會會此人!”

話罷,嶽爺剛想出發,卻猛然停了下來。

漢武帝這裡也很危險!

就在這時,一陣聲音從身後傳來:“鵬舉隻管去!”

“把他的人頭,給朕和明皇帝帶回來!”

嶽爺轉身,正見漢武帝用鼓勵的目光看向自己。

霍去病在漢武帝身旁橫掃一片敵人之後,也衝著他笑道:

“鵬舉快去吧,我要去找那個玩飛刀的,陛下這有我呢,儘管放心!”

嶽爺鄭重看向二人,微張開嘴,想說什麼,卻又好像把話給嚥了回去。

握著嶽家槍的手,鬆鬆緊緊……

不一會後,這位在曆史上未得明主的武聖,發自心底地,笑了起來。

最終,他用漢朝臣子迴應皇帝命令的方式,崇敬地看向漢武帝,俯首道:

“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