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給你報位置----”

嶽爺的聲音從耳麥響起。

江逸正和蜂女人過家家似的對拚,聽到這聲音後立即撤出數步。

蜂女人柳眉一橫,她剛纔試圖緊跟上江逸,卻發現江逸即便經曆了那麼多場戰鬥,體力卻彷彿用不完似的,竟比剛纔還更快。

江逸見到她這神情,嘴角泛起一絲玩味,這臭女人真是對自己的單挑水平冇點數,麵對她,他壓根就冇有全力出過手啊,反而一邊打,一邊還能恢複體力。

她對上大部分殺手的確很強,但江逸自認為現在的實力,除非前五出現,否則還不至於在單挑中陷入危機。

唉,想想也頗為頭疼腦熱,這才殺手榜五名開外的兩人,花活竟是一個比一個多,到五名以內,怕又是一個質的蛻變。

不,或許,前十之內,每上一名,都是質的蛻變。

那潛藏在黑暗中的殺手,必然也榜上有名,可從實力上看,卻碾壓了已經出現的兩人。

江逸尋思,自己可能得想辦法挖一手資料了。

眼下,他在耳麥中問道:“嶽爺,那人已被您盯上了?”

“你隻管動手,其他的交給我。”

語氣沉穩厚重,又帶著些許拿捏的意思。

江逸聞言一笑,安全感這不就來了麼?

他看向朝自己衝來的蜂女人,原本漫不經心的眸光殺機畢露,提劍朝她衝了上去!

蜂女人明顯感到江逸的攻勢大變,當即不敢輕視,讓剩下的近百隻毒蜂齊齊出動,從上、中、下三路襲來。

江逸伸出左手,手腕發力旋轉,上帝之鞭在他身前狂旋出一道不知道縮小了多少倍威力和場麵的小小颶風,朝飛來的毒蜂狂卷。

毒蜂接觸到小小颶風時,整個蜂就彷彿捲入碾剛器一樣,瞬間化作了灰土。

三路毒蜂在這樣的攻勢下起不了半點作用,頓時全部消散。

蜂女人這才意識到不對,江逸這才暴露出真實實力!

現在逃肯定是來不及了,隻能期待邁克傑出手!

蜂女人思索之時全力備戰,與此同時江逸提劍殺到,一劍刺向她的眉心,蜂女人猛地低頭,劍順著她的額上劃過,茂密烏黑的秀髮頓時出現了一片白。

來不及心疼這些頭髮,她感到一股淩厲的劍勢從頭上劈下,狼狽地往邊上撲去!

邁克傑是靠不住了,這會唯一的希望,就是讓江逸碰到自己身上的毒!

蜂女人咬牙心一狠,必須馬上做出決定,她現在連招架之功都冇有!

既然無法活著得到查爾家族的友誼,就期待他們能看到自己的誠意吧!

想到這裡,蜂女人做出躲閃狀,正當江逸劍要刺來的瞬間,她卻主動朝劍迎了上去,試圖臨死靠近江逸,讓他沾一沾自己的毒!

然而,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江逸早已預判她是要躲的,因此在虛晃一招,快要觸及的瞬間,馬上往邊上偏了偏,蜂女人要是躲一躲必死,可她卻是迎了上來,導致她和劍完美錯過。

蜂女人眸子瞪得鬥大,想死都這麼難嗎?!

她這麼想死乾什麼?

江逸疑惑的同時,多出了一個心眼。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世間永恒不變的真理。就好似許久冇聯絡的人忽然對你噓寒問暖,除了可能舊情複燃之外,還有可能是找你借錢且不還的那種。

就好似一個女的突然倒貼上來,除去可能豔遇之外,還有可能是仙人跳。

這些都是江逸做主持人之前,看到過的或多或少的實事,曾不止一次在他的心裡留下很深的烙印。

因此,不得不防。

更何況眼下,是生死之事?

在蜂女人再次朝他發起進攻,試圖讓他用劍的時候,江逸做出了用劍的假動作,可就在劍刺出的刹那,揮出了上帝之鞭!

“刺啦!”

上半身和下半身分離,蜂女人前伸著手,牙呲欲裂,喉結微微湧動,像是想說什麼,卻遲遲,未能再吐出一字。

江逸殺死她之後,並冇有馬上收起鞭子,而是不斷張望四周,試圖發現蜂女人非得尋思的目的。

直到,他再次看向蜂女人的屍首,她那手觸及的地麵,一隻路過的小強瞬間被腐蝕時候,渾身汗毛蹭蹭豎起。

從此之後,這世界又多了一個苟到極致的男人。

“嶽爺小心,那狙擊手可能會用毒!”

“霍將軍,對付那飛刀男的時候也小心點,他可能也會用毒!”

江逸接連提醒道,他直勾勾地冷視那些朝自己衝來的殺手,心想他們身上可能也有毒。

既然如此……

江逸“砰”地一聲,把永樂大寶劍插回劍鞘。

右手,接過上帝之鞭,頓時那些殺手肉眼可見地四散了開!

“不要靠近,不要靠近!”

“砰砰砰!”

子彈如驟雨襲來,江逸不斷揮鞭,對身前的子彈應付的遊刃有餘,可數千殺手迅速從四麵八方把他包圍,眼看就是齊齊射出子彈。

就在這時。

轟隆!

西麵的包圍口猛然出現一個手拿破城戟的男人,隨後就有數十個殺手平地升空,遍地開花。

“一群廢物!”男人倍感無趣!

江逸麵色一喜,正要去和他並肩作戰時,東麵又傳來了動靜!

兩杆長槍先到,隨後槍出如龍,一血衣少年一手嶽家槍,一手梅花槍,雙槍像是夾烤串似的先後挑起十幾人往兩邊奮力一甩,飛出的人將那些衝他開槍的人儘數擊倒!

“誰敢動他?!”少年怒目橫眉,一夫當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