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強者,往往由內而外尋求力量,如朕在秦時,思考的向來是以何等之政,才能保華夏萬世之安穩。”

“外部之力固然需要重視,但唯有內部之力的強大,纔可使我民族固若金湯。”

始皇帝先是看了眼漢武帝,隨後,對成吉思汗說道:

“朕在現代看過宋元之史,如宋,富甲天下,所擁有的財富本可生長出無儘的兵法和糧草,無論開疆擴土還是保國安民皆綽綽有餘,卻淪落到守土割地的地步,何其不爭?”

江逸彷彿在某一瞬間聽到始皇帝咬牙切齒的語氣。

唉,能把一手好牌得稀巴爛的,宋朝當屬第一梯隊。

最可恨的地方就在於,嶽飛明明要推掉水晶了,結果己方四個掛機的忽然在最後時機,集體點了投降……

“其原因無非是對外卑躬屈膝,妄圖以討好外力來換取國家和個人的和平安穩,殊不知此乃養虎為患。”

“狼既然來到了你的領地,就不會善罷甘休,無論你是端茶還是送水,隻會讓敵人得寸進尺。”

“宋朝大多君臣就不明白這點,過分奢求外力,導致內力儘喪,焉能不敗?”

“至於元……”

始皇帝看向成吉思汗的目光更加銳利:“一直實行民族壓迫政策,到後期更是政治**,非貪即剝,內外力皆不足,如何不敗?”

“於國如此,於個人皆如此----”

說這話時,始皇帝轉頭正視江逸,以教誨的語氣說道:“朕希望你內外兼修,能靠自身能力解決的,當竭儘全力,實在無法,再尋求外力。”

江逸仔細聽著先祖的話,點頭道:“嶽爺曾經和諸位先祖說過同樣的話,晚輩都會謹記於心。”

“現在,我們該談談那女子的問題了。”

漢武帝聽鵬舉已經教導過了,就不想在這個話題上耗費時間。

“毒蜂女人麼?”江逸問道。

漢武帝搖頭:“那個來幫你的女子,她叫什麼名字?”

“陳詩瀾。”

“為何她被那麼多外域人欺淩,除了那幾個同伴之外,無人施以援手?”

漢武帝語氣略帶責問:“朕知道,很多人都是為了你的賞金而來,可眼睜睜看著外域人欺負華夏兒女,那些即便是為錢而來的同族,又怎能如此無動於衷?”

“甚至於他們最後出手,都隻是為了引我們出來,莫非利益在後世眼中,已達到可欺師滅祖的地步?”

漢武帝已不想改變那些利益熏心之徒,也知道利益熏心之下,人什麼都可能做得出來,但他想知道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嗯……”

江逸略微沉吟,不知道該如何簡說,乾脆右手一掀,就在這糙米之地,當著諸位先祖的麵,掀開了一麵時空之鏡:

“先祖們不妨先和晚輩一同看看,原因就在那大千世界之中。”

始皇帝等人頓時全神貫注地看了起來。

他們聚在這滿是屍骨的血與綠蔭之間,好像看電影似的抬頭。

霍小將軍把手伸進口袋,抓住不知道什麼時候放進去的奶糖,數數一共隻有五個,當即皺起眉頭。

怎麼就打個小架,少了七八個?!

他環視了眾人一眼,尋思應該怎麼分,發現太宗皇帝瘋狂朝他點頭。

嗬!就不給你!

從五個裡挑出三個,一把放到漢武帝懷裡:“陛下您吃!”

漢武帝感受忽然多出東西,低頭看了眼會心一笑,隨即側頭看向霍去病,欣慰地抓起糖,放回到他手中:“去病吃。”

“謝謝陛下!”

霍去病笑著吃了起來,太宗皇帝滿臉鬱悶。

江逸注視著這頗為奇怪的一幕,笑想道,武帝不就相當於空手套白狼嗎?

明明隻是把糖還給霍去病,卻讓出糖的人道了聲謝謝,這招有點高啊。

正在思索之際,江逸忽見一道白色的光影朝自己呈拋物線飛來,他伸手一抓,一顆奶糖已出現在手心。

“謝謝霍將軍。”江逸趕忙道謝。

“不客氣!”霍去病笑著又往嘴裡拋了一顆。

月夜之下,時空之鏡的畫麵緩緩湧現……

躲在暗處,已經達成臨時對抗聯盟的惡菩提、史密遜、夏利克聚在一起。

他們各自拿著望遠鏡,張大嘴巴這一幕,險些驚掉大牙。

“江逸真的有特殊能力啊!”

“這麼說來,那些必然是實打實的秦皇漢武!”

“可是,這小子都不想對我們隱瞞了嗎?!”

史密遜和夏利克怒不可遏:“他這是在無視我們!”

惡菩提長歎口氣:“這是已經把我們當成死人,覺得冇有隱瞞我們的必要了。”

“你們的上級到底在搞什麼鬼?這片的信號既不恢複,也不派人來抓江逸,難道要讓他們在糙米過華夏的中秋節嗎!”

“你們是不是還打算請他吃月餅啊?!”

惡菩提簡直服了,他壓根看不上這兩個人的能力,但想到他們必然和糙米上級有關聯,這纔想著來臨時抱一抱大腿,不管怎樣先出去再說。

可他現在忽然發現,這兩人簡直比蜂女人還愚蠢!

還有他們的上級也該把腦袋拿去餵豬!

史密遜和夏利克麵麵相覷,史密遜幽幽一歎:“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現在就是有訊息也傳不出去。”

“我發現你們這些糙米人,就是喜歡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動不動就打自己臉。”

惡菩提越想越無語。

“你不是糙米人麼?”史密遜白了他一眼。

惡菩提聳聳肩:“嚴格來說,你們不配和我相提並論。”

“你……”史密遜態拳就要揮出,夏利克趕忙環腰抱著他退開。

“不要衝動,先看看江逸要帶他們看什麼,可彆又是對我們不利的!”

夏利克可不想再接到像幾天這樣棘手的任務,他現在一看到關於典藏華夏的就頭疼。

時空之鏡上層層疊疊,井然有序地陳列著一個又一個小畫麵,先是從中間顯現,隨後從左上角,一直佈滿右下角。

伸出手指,對著鏡身虛點一下,一個小畫麵隨之放大。

他一邊看,一邊在心裡想著,下一期應該對話哪位關鍵人物?

先祖們的話提醒了他,也許,自己是該對話一些有關這類的人,來點亮這一片龍鱗。

可是,曆史上有哪一位先祖,和這類相匹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