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播間的觀眾也都期待已久。

按照典藏華夏一貫的套餐,這時候江神必須挨砍!

唉,不過許多觀眾也都認為,這個希望不大,畢竟是兼愛之祖啊。

不過,下一秒他們的樂趣卻絲毫未減。

“嗯……”

墨子走了一兩圈後,說道:“我現在可以確定,你的確不是諸侯國的人。”

“您怎麼確定的?”

江逸瞪大眼睛,他要不是有現代記憶,自己都不敢相信真能從古到今。

先祖就打量了自己幾眼,能有那麼準?

墨子手撫白鬚,說:“瞧你二十又幾的年紀,卻如此細皮嫩肉,怎像是如今紛爭之世的兒郎?”

“這些年你的父母都是在哪把你帶大的,竟能讓你避過外麵的紛爭?”

江逸明悟,墨子是把自己當成隱居山林長大的孩子了!

大概在他眼裡,隻有這樣的人,纔有可能在這戰國時代有如此皮膚。

“先祖,晚輩真是來自後世。”

他隻得重申道。

墨子慈眉善目地看向他,說:“如此年紀,當以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為己任,莫要招搖撞騙。”

“要兼愛,而非兼騙。”

“……”江逸。

“哈哈哈,求江神心理陰影麵積!”

“估計這次江神自己也想挨砍了吧!”

“唉,這期我讚成彆砍,就看江神怎麼證明自己好吧!”

觀眾們頓時“嗬嗬鵝”地笑了起來,大學裡一起看的情侶還不忘給其他單身狗喂點狗糧。

女的靠在男的肩上,享受著寬厚肩膀帶來的安全感,男的把頭貼在女孩的秀髮,輕嗅著沁鼻的髮香。

身旁正在吃薯片的單身狗氣得抓起一大把就往自己嘴裡塞,衝另一邊的室友說道:“快跟爸爸換個位置!”

“憑什麼啊兒子?”

“二十塊錢!”

“好的爸!”

和觀眾們的歡快截然不同,江逸正在想辦法證明自己,他隻手一揮,一麵時空之鏡在他和墨子麵前顯現,上麵出現了未來世界的高樓大廈和汽車。

“先祖且看,這就是未來世界的住房和行路工具。”

汽車快速往前開著,住宅區裡的環境不斷顯現。

江逸本以為墨子這下該信了,卻見墨子隻是露出無比好奇的神色,對著他道:

“你這是何等發明,竟能顯現出如此多的虛幻之物?”

“先祖,這是晚輩的能力,不是發明,裡麵的一切也不是虛幻之物,是後世真實存在的場景。”

“那是汽車,那是電燈。”

江逸指了指上麵的物體解釋道。

墨子撇了他一眼,顯然十分不信,甚至還滿臉鄙夷。

江逸無奈,說道:“先祖,若非晚輩來自後世,怎能顯現出如此多的後世之物,又怎會有如此能力呢?”

“嗬嗬,那不過是發明罷了。”墨子揭穿道。

江逸反問道:“這能力是能發明出來的?”

墨子點了點頭,隨即拿出一隻木頭做成的小型木鳶,不知是按了什麼東西,那玩意居然當著江逸的麵飛起來了。

呼呼呼!

忽然,頭頂一陣劇烈的風聲傳來。

“你此時出去,不妨抬頭看。”

墨子指了指門外。

江逸迅速奔了出去,抬頭看到一個墨子弟子,正坐在大號木鳶上飛翔,從上往下清晰地觀察著地麵上的情況。

見到江逸這個陌生麵孔,他的臉色當即一變,從懷裡掏出了迷你小木鳶,轉動開關,忽然那迷你木鳶居然短暫飛行起來,朝著東方飛去。

報信的東西?彆告訴我這玩意能知道路在哪?

江逸內心冒出了一係列問題,這不大現實啊,等會得仔細問問墨子先祖。

就在那小木鳶飛出的時候,屋裡的木鳶在墨子的操縱下再次飛了起來,這次它飛出了庭院,直奔剛纔木鳶的地方飛去。

江逸看得呆呆的,這要不是在主持節目,他非得把這套操作學會。

觀眾們也看得一愣一愣。

糙米:“請告訴我這是特效好嗎?!”

“這還需要說嗎,肯定是特效啊,華夏人就是喜歡往自己臉上貼金!”

“冇錯,他們的戰國時代不知道多弱後,而且都是冷兵器戰,怎麼可能發明出這樣的東西!”

華夏懟王:“我們翻遍全世界的史書,都找不到戰國時期的糙米人在哪!”

“唉,拜托說人之前先看清自己啊,你們糙米也夠資格說戰國弱後?”

……

江逸滿懷疑問地走回古堂。

墨子耐心地對他道:“木鳶且能飛,你剛纔顯現的那些畫麵又怎不能偽造呢?”

“不過這倒是給了我些啟示,若是能用此發明,記錄春秋戰國之事,待後世有朝一日開啟時,以戰亂的苦難為鑒,主張非攻,倒不失為好事一件。”

墨子思考道:“我要試著把它改進一下。”

江逸:“……”

隨即,他又看向江逸:“不過,你的確有些發明的才華在身上,如你所說的汽車和高樓都十分不錯。”

“可我們不應該隻把這些停留在虛幻之中,應當一起將它們發明出來,造福眾生。”

“若是可以改邪歸正,今後不再行騙,我便收你入墨家。”

“雖然墨家不大,但發明造物還是首屈一指的。”

江逸已經不知道再解釋些什麼了,他環顧古堂一眼,像是在尋找什麼。

“你在尋何物?”墨子問。

江逸回道:“刀。”

“刀?”

墨子詫異,還冇來得及想,就見江逸找了根冇用的筷子。

江逸把筷子遞到墨子手上,墨子不明所以。

“紮我。”江逸說道,現在怕是隻能這麼證明瞭。

“墨家的確會殺人,但那是在麵對天下大害的時候,所行的‘誅’字令。”

墨子拿緊筷子,始終把筷子尖對著離江逸的相反方向,回道:

“你雖然陰險狡詐、騙術多端,但還未到十惡不赦、不可教化的地步。”

“因此,墨家不會誅你。”

說完,墨子把筷子扳成了兩半。

“哈哈哈,這期是要把我笑死嘛!”

“江神內心:先祖您可以拒絕我,但請不要侮辱我好嗎,我真不是騙子!”

“我現在可以肯定這不是提前設計了,哪有這麼虐自己的哈哈!”

各大操場和大廳裡,傳出觀眾們爽朗的大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