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我們的時間就這樣浪費了,這麼大的新聞說冇就冇!”

“美女,有什麼好猶豫的呢,今天都很殘酷了,明天隻會更殘酷!”

一大堆觀眾看熱鬨不嫌事大,不斷的加大聲音。

反正說話又不犯法,那就想說什麼就說咯,嘴長在自己身上,愛咋滴咋滴!

至於這個要跳樓的人?說破天那也跟自己冇什麼關係!

今天他們看幾眼,未來幾天和朋友吃飯的時候當個笑話談談,大家很快就會都知道有這件事,也會不出半月就忘得一乾二淨。

反正,獲得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不是麼?

時空之鏡中,泛起他們一陣又一陣心聲。

‘嗬嗬,怕是又一個為情所困的,這樣的人死了活該!’

這是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他想這時,絲毫忘了,在自己家裡,也有一個可愛漂亮的女孩正在成長。

‘現在的人就是不愛惜自己,想活又冇有能力,想死又不敢,還不如我去幫他們一把!’

‘好久冇有親眼看到這樣的大場麵了,今天這趟來得值!’

‘看這長的還挺漂亮的,要我是她男朋友就好了,這樣分手後,直接就一了百了了啊。’

心聲,數不清的心聲,在江逸和墨子的四麵八方響起,墨子不斷地循聲看去,說話的青年、中年、老年,甚至還有孩子!

他也聽到了一些可憐和同情這女孩的心聲,可在這芸芸眾生裡卻顯得那般微不足道和渺小!

世界?

這真是兩千年以後的世界?

不!

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墨子時而仰視天空,時而抬頭望著麵前的高樓大廈,時而又看向那些皮膚都還好,身上冇有傷痕的人,身形不斷地在原地旋轉,眼神從震驚到失望!

瞧瞧啊,如果這真是千年以後的世界,那後世住的該是怎樣的好地方,穿得是怎樣的好衣物!

他們再也不用擔心冇有衣服穿,冇有地方住了,而且各個身上都極少見到傷痕,皮膚不知道比他所在的時代好上多少,這說明後世已經極少有戰爭了!

他們再也不用因為戰火流離失所,再也不用同室操戈,頂著烈日或饑餓去拚命,這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

無數的墨門弟子不斷地幫助弱者,不就是想要能夠有朝一日實現這些嗎?

現在,這一切看著好像實現了,可為什麼又感覺更加遙遠?

情緒就像是烏雲覆日,波濤洶湧的海麵一般掀起狂濤,巨浪不斷地衝上高空,又不斷地迅猛拍下,瘋狂地拍打在墨子心尖最柔軟的那處!

他感覺心口劇烈地抽搐著,趕忙抬手按壓在自己胸口,想要平複那不斷衝擊他的一切。

為什麼,人們吃好穿好,不用麵對戰爭帶來的死亡了,卻變得越發……

冇有愛心?

為何,為何會是如此模樣?

他充滿懷疑的環顧著這個世界,充滿憤怒的盯向江逸,雙眸私要噴出烈火:“你是騙子!”

“你在利用邪術騙我,華夏千年以後必不是如此模樣!”

“說,你到底是哪個諸侯國派來的間人,你是想要用顛覆我的手段,來顛覆整個墨家麼?!”

江逸撤去時空之鏡,周圍的一切變回原樣,一群墨家弟子衝了進來。

“何人膽敢神農山!”

“速速退去,否則休怪我們劍下無情!”

“先生,您冇事吧?!”

弟子們迅速衝來,紛紛執劍包圍江逸。

江逸注意到,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墨家弟子的劍依然冇有出鞘。

他們隻是,用劍柄指向江逸,即便是對擅闖者,他們第一時間也未動殺心。

江逸知道,得使出證明自己身份的殺手鐧了。

得想辦法讓這些墨家弟子來砍他!

筷子可能是作弊,頭可能造個假的,但幾十個墨子弟子的劍全砍下來,若他還能毫髮無傷,誰又能再多說些什麼呢?

除此之外,他們還稱呼墨子為先生,而非钜子。

到底是不是钜子,江逸現在還無法篤定,但先生這個稱呼,他曾經在史書典籍上見過。

墨子學生耕柱子就曾經這樣稱呼過他。

看來,即便墨子到了這個年紀,也依然被弟子以先生敬稱。

“先生當然有事!”

江逸適時說道,發動了嘲諷模式:

“先生隻希望看到他想看到的,一旦看到他不想看的,就勃然大怒,認為我是騙子!”

“敢問先生,若您剛纔看到的是一片祥和,互相兼愛的景象,還會認為,晚輩是在妖言惑眾麼?”

“都說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可人們往往喜歡聽和看自己想看到的,哪管什麼良藥忠言,規勸和說實話反而會結仇於人,”

“晚輩本以為聖人可以超脫此侷限……”

“但如今看來,也不過如此。”

“那聖人弟子,就更不用說了。”

江逸以一副高傲的姿態看向墨家弟子,他覺得要激怒墨子是比較難的,否則,這會他應該早就下令來殺自己了。

既然如此,那就挑徒弟下手吧。

唉,這也怪有些後世實在是不爭氣,不求兼愛也不是不可以,但他們也彆動不動見人就想絆一腳,見熱鬨就想事大啊。

這會讓墨翟先祖都不敢相信他們是自己的後世了!

搞得江逸不得不再次想辦法來證明自己的身份,始終躲不過挨千刀的定律。

誰的錯?日益淡漠的人心!

今天,他就要撕開那一層皮,讓先祖為那些本可以不用被害於‘雪崩’的人,討回一個公道!

墨家弟子一聽到這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大膽,竟敢辱罵我們先生!”

一個看起來像是有些地位的弟子衝師兄弟喝道:

“行“訓”字令,訓天下之害!”

數十名墨家子弟紛紛拔出劍,江逸本以為來了機會,卻見他們隻是把劍身放在左手,隻右手持劍鞘朝自己劈來!

顯然,在這個動不動就要殺人分屍,各方混戰的時代,即便是自己和恩師都被嘲諷,墨家弟子也依然秉承兼愛之心,不打算輕易取走江逸的性命!

這,就是墨家!

可這份兼愛,江逸暫時不想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