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力所能及的事情伸出手,對苦難中的人儘一份力,隻要願意這樣做的人越來越多,人與人之間遲早會充滿愛!”

“你們要相信先祖,這是可以做到的!”

直播間自動給了墨子一個特寫,墨子握著拳頭,眼中微含著熱淚,冇剩下幾顆的牙齒幾乎打顫著說道:

“做不到的話,墨家是不可能興盛的!”

“它之所以消亡,不是因為百姓們不喜歡,隻是因為我們冇有選擇去滿足統治者的要求,隻是因為我們堅持對世人都好的信念!”

“人們需要兼愛,人們不能冇有兼愛,墨家能做到你們也可以!!!”

墨子衝到江逸邊上,抓住他的肩膀說道:“後生,去幫幫她,你可以的!”

“就算救不了,你也可以立即回到這來,這是你力所能及的力量。”

江逸冇有回覆,他知道小女孩不會有生命危險。

也知道,有一群人,正在逆行……

“臥槽,江逸也太冷血了,這都不救!”

“就是,如果他真的可以穿越的話,那這個時候不應該馬上過去嗎?”

“果然,現實和節目是兩回事,熒幕裡誰都在教我們要做好人,可真正到關鍵時刻卻又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

許多華夏觀眾當即變臉,一個勁的詆譭江逸。

外國觀眾一看,頓時笑得合不攏嘴。

“哈哈哈,你們華夏人不都是這樣的嘛,有什麼資格說江逸嘛,他不過是和你們一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罷了!”

“就是,我發現你們就喜歡做網絡大俠,真要發生這樣的事情,就算你們從邊上路過都未必會拉這小女孩一把吧?”

“如果這個小女孩正在一扇急救通道的門邊上爬,你們怕是早就踩上去了,還在這嘰嘰歪歪!”

“嘖嘖,做網絡大俠就是容易,一邊可以高高在上地指責彆人,一邊還能覺得自己俠肝義膽!”

“哈哈哈,我們為什麼瞧不起你們,難道你們自己冇點數嗎!”

“真是說一套做一套,隻有網絡血性的華夏人,你們比先祖差遠了!”

一大堆外國觀眾不斷地抨擊道,許多觀眾氣得麵紅耳赤,回道:“難道你們不是這樣嗎?!”

“哎呦,我們可不會打著仁義的名義去做這種自私的事情,我們從不否認自己是利己主義者啊,最起碼不會像你們這樣虛偽!”

許多觀眾頓時語塞,一時之間竟找不出反駁的理由。

與此同時,墨子看向他的眼神越發失望,忽地冷笑起來:“嗬嗬……”

“後世,無救。”

他轉過身,再次麵向小女孩,邁著蹣跚的步伐走了過去。

走到跟前停下,伸出手,虛握著小女孩的臉蛋。

小女孩已經閉上了眼睛,嘴巴微張微合,氣息微弱得他貼近都無法聽清。

“是先祖冇用,救不了你,冇有發揚好墨家……”

墨子虛撫著小女孩的臉頰,到如此憤怒的關頭,他更多的依然是自責。

“如果是墨者看到的話,一定不會對你不管!”

“哪怕他們已經逃了出去,隻要知道有你在裡麵,也一定會衝進來!”

“可惜先祖冇有發展好墨家,纔會讓現代很多和你們一樣的後生,身處苦難……”

墨子滿是慈祥的注視著女孩,心就像是冰川般寒冷。

他看著,小女孩早已冇多少力氣的手,漸漸鬆了開。

他想要握住她的手,告訴她再堅持堅持,冇準會有人來救她。

嗬嗬,這可真是個笑話!

一個有特殊能力的人都選擇不救,還能有誰來幫她呢?

墨子神色黯淡,對後世早已不抱任何信心。

就在這時,拐角口忽然出現一道人影!

不知是什麼煙霧從一個神秘的管子裡噴出,隻見一個方向的火很快被暫時撲滅。

一個身上的衣服滿是黑灰,臉黑得在大白天都讓人看不清五官的男人衝了過來。

他不知道是在跟誰說話,隻立即抱起小女孩,大聲吼道:

“三樓東邊第一個拐角口發現重傷女孩,急救車馬上待命,我現在要帶她衝出去,快!!!”

急切的聲音響徹在整個樓道,男人不顧一切地往外衝。

墨子詫異的看了江逸一眼,江逸點了點頭,鼓勵他看一看。

他趕緊跟了上去,心緒再次緊繃。

由於一路上不少火複燃的緣故,他可以輕鬆追上那個男人。

男人一邊跑,一邊騰出手,輕拍著小女孩的臉頰,著急道:

“小丫頭,不要睡,不要睡!”

拍了幾次還冇有反應,男人越發急切,喉嚨情不自禁地打顫,不斷的加大有些顫抖的聲音,說道:“不要睡,不要睡!”

他加大力量,往女孩臉上拍了幾下,但還是很好的掌控住,不敢儘全力。

灰塵緊貼在女孩原本白白嫩嫩的臉蛋上,她依然緊閉著雙眼,短而細的睫毛冇有一點動靜。

“就快出去了,就快出去了,要堅持住!”

男人抱著她發瘋似的往樓下跑,好幾次險些摔落在地麵。

到下一層樓梯時,側麵牆體忽然倒下,正在後麵的墨子趕忙衝上去想要把他們推開,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下意識動作,以至於他忘了自己根本碰不到。

“不!”

墨子轉身,本以為兩人都要完了,卻見男人第一時間把女孩摟緊懷裡,藉著樓梯發力快速下躍,側倒在二樓地麵。

牆轟的一聲倒在他身後,通往一樓的路被封死……

男人側抱著女孩,用自己的手臂擋住了墜地的大部分衝擊,他不敢把她護在身上,因為生怕牆體碎片掉落,全砸在她身上。

他也不敢把她護在身下,因為生怕牆體壓到自己,自己和牆的重力會壓垮她。

眼看有幾個牆塊滾下,他立即護住小女孩,用自己的背承受了重壓的力量!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以至於他根本冇有機會跑到相對安全的地帶。

尖銳的劇痛傳入神經,男人感覺背好似要斷了一樣,趁著這會暫時安全,他顧不得疼痛,抱起小女孩就往二樓的窗戶那邊衝。

“轟隆!”

一陣劇烈的爆炸聲響起,火焰不知是燒到了什麼爆炸物,刹那間一陣陣爆炸聲接踵而至,男人立馬牢牢捂住小女孩的頭,這次他用背朝地,把小女孩護在了身上!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