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牙齒咯吱咯吱的打著架,牙齦流出血來,挺著最後的力氣一步步往前……

他的腦海裡,響起了自己曾莊嚴宣誓過的消防誓言!

‘我誌願加入國家消防救援隊伍,對黨忠誠,紀律嚴明,赴湯蹈火,竭誠為民,堅決做到服從命令、聽從指揮,恪儘職守、苦練本領,不畏艱險、不怕犧牲,為維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維護社會穩定貢獻自己的一切!”

‘當人民群眾身遇險境;當祖國需要我的危機關頭;我將義無反顧赴湯蹈火決然前行,哪怕獻出自己的鮮血和生命!”

‘請祖國相信我請人民相信我!’

‘請祖國相信我請人民相信我!’

‘請祖國相信我請人民相信我!’

“啊!!!”

他的腦海裡不斷重複著最後這句話,不斷地警醒自己,自己身上還揹著人民群眾,人民群眾需要他,祖國需要他!

他將用生命,不負人民!

大張開嘴巴發出爆喝,牙齦上鮮血滲出,眼眸子裡的血絲和火像是在打著架,他爆發出生命最後的力氣衝出火場!

快了,就快了!!!

他拚命地往前跑,為了不讓背上的男人燒傷,他數次用自己的身前頂在火焰最盛的地方!

他的身前,很快燃起了火焰……

烈火,貼著他的心、胃、皮膚、腸胃,像是食人的螞蟻在亂竄,狠狠叮咬他的五臟六腑……

可這一刻,他似乎感受不到痛苦。

就像絕境中的人往往會爆發出最後的潛能,就像寒冷到極致的人會燃儘生命最後的熱量而死……

他始終頂著前方,火順著消防服往上爬,很快烤起了他的脖子……

咚咚咚……

沉重的腳步聲快節奏響起,他的眼睛再也難以睜開。

火,燒到了身後男人的身上,他看到男人的腿著火了,頓時著急萬分。

不!

不!

他如同瘋魔般往前衝,終於在大火燒到男人要害之前衝了出來!

得救了!!!

他看到,負責調度的隊長親自奔來支援!

他看到,他正在朝自己張嘴喊著些什麼!

可自己……為什麼聽不到聲音。

奇怪……

自己的身體為什麼冇有感受到清涼?

他還冇來得及多想,忽然身上的勁就散了,剛纔透支了多少潛能,現在就有多少劇痛在報複他!

“痛……好痛!!!”

這一刻,他終於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嚎了起來!

他流著淚,衝隊長投去求助的目光,隊長髮瘋似的衝了過來,拚命的喊著他的名字!

可他,還冇等到隊長的支援,就“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救……先救群眾……”

他最後微笑著,看了一眼,祖國的土地,隻低語了這麼一句……

不負祖國,不負人民……

他趴在地上,本想抬頭,再看一看自己的戰友,看一看被救出來的群眾是否安然無恙。

可他,再冇有任何力氣……

時空之鏡,泛起了他最後想唸的兩人的模樣……

爸爸,媽媽,對不起……

對不起……

微握著的手,禁不住地鬆開。

強撐著數次不能閉上的眼睛,這會,再也忍不住閉上……

他冇意識到的是,自己早在火場裡時,乾在臉上的看似是汗。

實際上,就已經是一滴又一滴鮮血……

他的眼睛、耳朵、鼻子,早就在流血,早就傷痕累累了!!!

可他的注意力,不是在用身體頂更烈的火,就是在尋找合適的逃生地,就是在掛念身後的群眾有冇有被燒著!

當兩個名字同時出現在閻王爺的生死簿時,在閻王爺的筆落下之前,他早已把所有生的希望,留給了他發誓要守護的人民!

當身上的火撲滅,觀眾們隻看到,那手骨已經不見血肉,甚至有好幾段指骨,都燒成了灰……

“啊!!!”

戰勝火災的戰友們衝了過來,有的冇有力氣癱軟在地,連滾帶爬也衝到他麵前,眼淚像是暴雨一樣流下。

他們發瘋似的咆哮著,憤怒的看向火場,憤怒的指天叫罵!!!

隊長流著淚,哽嚥著嘶吼道:“敬禮!!!”

“敬禮!!!”

消防員們一邊痛苦,一點極力挺著腰桿敬禮!

他們不斷地呐喊,祈禱著:

“兄弟,敬禮啊,你快敬禮啊!”

“難道你都不給兄弟們敬禮了嘛,你快起來,快起來啊!!!”

“小子,你又在裝死是不是,快起來給你爸媽打電話!!!”

“嗚嗚嗚……嗚嗚嗚……你起來啊。”

一群鐵骨錚錚的男人,這會或躺在地上,或像個孩子似的岔開腿坐在地上,或憤怒、自責的敲打著自己,撕心裂肺的痛哭!

哭著哭著……啞然失聲……

一串文字,緩緩出現:

“該戰士拯救四人之後,光榮犧牲。”

畫麵緩緩消失,許多觀眾陷入了悲傷!

包括外國觀眾見到這一幕,也都肅然起敬!

現代世界的先祖們都知道現代火災的強,但他們同樣很少注意到這個群體,如今看到,心中卻有了一番彆樣的滋味。

“這是我們的驕傲。”始皇帝說道。

“的確,他們是一群值得尊重的後輩!”朱老祖緩緩起身。

“我們都是見慣生死的人,多年打仗無非就是想讓後世能過的安穩太平一些,可這群後世,卻始終未得太平。”

漢武帝無奈道:“可惜,我們無法避免,我們能夠幫後世屠儘這天下任何一國,卻無法幫他們滅掉火。”

“後世科技發達,麵對的火隻會越來越強。”

太宗皇帝歎了口氣。

螢幕前,越來越多的觀眾紅了眼。

許多學子們回想起那消防員犧牲前的艱難和堅守,忍不住抽泣著。

小學裡,好幾個男孩女孩都拿起杯子,小跑到老師身旁,哭著道:

“老師,我們可以給消防員叔叔喝杯水嘛,他之前說過好渴的……”

“老師,我有一塊錢,我可以去小賣鋪買瓶水嗎?我想給那個消防員叔叔水喝,給他誰喝是不是就能活過來了?”

“我爸爸之前也口渴過,隻要喝了水就能好了,嗚嗚嗚,我要是在就好了,我家裡有好多好多的水的,老師你能讓他醒過來嗎?”

“我有水,我們都有水!”

越來越多的孩子,衝到老師麵前。

許多一二年級的小孩子還不明白死亡是什麼,他們隻是單純的以為電視裡麵的叔叔是缺水喝了,他們想要救他,他們認為這樣一定可以的。

老師看到這一幕,眼淚徹底繃不住流下,她顫抖著嘴唇,對孩子們回道:

“大家想給消防員叔叔送水喝的,就放在講台下麵好嗎?”

“等下午,我帶你們去消防局,給消防員叔叔送水喝!”-